《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8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就踏进了季涵兴的房子,这房子真是不小,单是客厅就是50多平方米,华子建一进门就见到迎面走来一人,年约50上下,一身简单的毛衣、裤子的搭配,脸色红润,满头乌发。慈眉善目,不用猜,她就是季涵兴的夫人。
  “小华是吧?欢迎。欢迎。”季副书记的夫人笑意盈盈地冲华子建一点头,一面又招呼着一个30多岁的保姆给华子建泡茶。
  “伯母好。”华子建微微鞠躬。
  季副书记摆摆手说:“你也不用太客气。坐吧。”
  说完季副书记和华子建在客厅的沙发落座,季副书记的夫人亲自端茶上来,华子建赶忙又站起来,双手接过,连说:“不敢当,不敢当。”
  “小华啊,不要客套,告诉你当自己家一样。”季副书记淡然的说。
  季副书记端坐在沙发正中,问华子建:“到省城来办事吗?”
  “是啊,新屏市有个项目要来省厅批一下,我过来跑跑手续。”华子建恭恭敬敬地回答。
  季副书记不动声色的看了华子建一眼说:“有困难吗?需要我出面就说出来。”
  华子建摇头说:“不用,不敢劳动季书记。”
  季副书记点下头,这个华子建其实自己过去也是一直很看好的,当初是因为乐世祥的缘故,但后来随着对华子建的了解不断加深,季副书记就越来越欣赏华子建,这个年轻人,沉稳、淡定,不是夸夸其谈之人。
  再看华子建此刻坐得端正,脸色平和,虽然恭敬,却没有点头哈腰的讨好之态,这和一个失了势的市委副市长大不相同,在自己面前,很少有人能如此淡定,季副书记心中就更对华子建多了几分欣赏。
  再联想到华子建过去不管是在洋河县,还是在柳林市,再或者是现在的新屏市那一场场让人难以置信,眼花缭乱的手段,季副书记自然就不会太过小看华子建了。
  他用手一指茶杯:“来,尝尝新到的龙井。”

  华子建忙双手捧起茶杯,轻抿了一口,不由赞道:“好茶,兰花香气浓郁,滋味浓醇鲜爽,润喉回甘。”
  季副书记说:“看来你现在对茶道很在行啊?”
  “知道一点。”华子建微微点头,既不是卖弄的口气,又不是低下的口吻,而是就如平常聊天的对话一样说道:“此茶有强烈日光时不采、雨天不采、雾水茶不采的几个规定,一般是午后开采,当晚加工,然后在夜间制茶……”。
  季副书记一脸惊奇:“了不起,以你的年龄能对茶这么有研究,少见。”
  他和不少人谈论茶道时,自诩对茶道大有研究的人中,十有**说不出这样深的理论,没想到,华子建深谙茶道,说的是头头是道。年轻人能静心研究茶道者,极少,品茶需要静心,而年轻人往往都是心浮气躁……真是一个罕见的年轻人。
  华子建谦逊地说道:“季书记过奖了,对茶我可谈不上有研究,就是都爱喝茶,见多了听多了,了一些而已。”
  “你能说出这些来,就证明你有心得。”季副书记点头。
  华子建暗道侥幸,他爱喝茶的习惯受母亲影响极深。从小老妈就茶不离手。老爸对茶谈不上多有爱好,但慢慢在老妈的带动下,也爱上了喝茶。久而久之,华子建他们一家三人,几乎人人爱茶。老爸喝茶是基于解渴的基本需要。但在老妈的言传身教下,他也算是半个精通茶道的茶中高手了。老妈爱茶如命,对各地茶叶的品种、习性和特色如数家珍。

  也正是在老妈的熏染下,华子建才练就了一双识茶的慧眼。 可见,家教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确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启蒙作用。
  当然。后来进了乐世祥家里以后,华子建发现乐世祥也是喝茶高手,只不过比起老妈喝茶,乐世祥更为精致和讲究,他对茶很挑剔,对茶的认识也很独特,他的茶道也比老妈的茶道见解深刻而高明。
  “每个人兴趣和爱好不一样,我差的还很远,季书记才是真正的高手。”华子建轻巧而不着痕迹地谦虚了自己又奉承了季涵兴。
  “呵呵。”季涵兴呵呵一笑,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欣喜显然是深以为然,他站了起来,迈步向阳台走去:“小华你不要太自谦了。你有见微知著的优点,也有高瞻远瞩的潜质,不要妄自菲薄嘛。走,到阳台上晒晒太阳。”
  季涵兴家客厅的阳台十分宽敞,一半地方养了花草,另一半地方有藤椅、藤桌和茶具,此时正是中午时分,阳光正好,尽情地洒落在阳台的每一个角落,让人心生宁静和温馨之感。
  除此之外,阳台的私密性也很好,华子建就预感到季涵兴要和他谈关键问题了,不过华子建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季涵兴不和他在书房谈话,非要到阳台上。
  落座之后,季涵兴微微摇头说道:“子建啊,这一年是委屈你了,唉,想一想乐书记,有时候我都是心灰意冷的,我也知道,你在新屏市的日子不好过啊。”
  季涵兴的话来的很突兀,让华子建一下就不好去接,华子建就感到这话头有点飘,摸不准下面季副书记要说什么,所以就只好也点点头,等着季副书记继续说。

  华子建从来都认为季副书记是一个思维敏捷,性格刚毅,行事低调,讲求实际的人,更是那种明确目标后,不折不挠,顽强前行的人,在社会上,也极少能听到关于他的负面消息,在驾驭全局能力方面,季副书记也能高屋建瓴,运筹帷幄,有条不紊。
  所以华子建在季副书记面前,是不敢随意的接话的,他需要听懂,听清之后才能回答。
  “对了,子建,听说王封蕴书记见过你一次面?”季涵兴似乎是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忽然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华子建,说:“是不是很感激他对你的这次提携啊?”
  季涵兴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还是春风拂面,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平静如水,不过不是一般的水,而是深不可测的海水。

  平静如水也分深浅,有人的水是池塘的水,一眼可见底,有人的水是河水,浑浊而奔流,不知深浅,还有人的水是海水,表面上风平浪静,暗中潜流暗流,而且深不可测。
  华子建心中一惊,体会到了季涵兴不动声色之中的威慑,这突如其来的单刀直入,就是想一举突破自己的心理防线,让自己如实说出当时的情形,厉害,果然厉害,华子建心里清楚,他的回答是否称了季涵兴之意,将会决定他以后在季涵兴心目中的位置。
  如果一言不慎让季涵兴对自己产生了反感,那么之前的努力不但付诸东流,而且还会让季涵兴对自己彻底失望并且拉到黑名单之内,但同样的,如果自己的话深得季涵兴之心,就会让自己在季涵兴心目中的形象,好上加好。一语两重天啊,华子建屏住了呼吸。
  中午的阳光让季涵兴家里的阳台格外明亮,一下让华子建想起了一句话:亮堂堂的正午。是的,太阳升到了最高,正午时分来临了,正午是一天中最明亮的时刻,坐在正午的阳光下谈话,就颇有开诚布公的意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