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5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走出市委,还没上车,就接到了周佳贞的电话,他还以为是祁凤竹的案子有了重大进展呢,没想到周佳贞的消息是个很坏的消息。
  “丁书记,实在是不想打扰您,但是这件事必须告诉您,祁凤竹死了,我刚刚接到西北监狱的电话通知,还没来得及赶往西北,你怎么看这件事?”
  “死了?怎么死的?”
  “据说是心梗,早晨起床时发生的事,据说送到医院时已经不行了,抢救了四个多小时,还是没抢救过来”。周佳贞低声说道。
  “嗯,我知道了,辛苦了”。
  “我现在要赶往西北监狱,看看情况我们再联系吧,毕竟我是他的委托人,不过,这件事实在是太过蹊跷,是不是和他家人联系一下,做个尸检,我的意思是委托第三方机构做个检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周佳贞问道,她觉得事情太巧了,可是做尸检,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丁长生往办公室打了个电话,梅三弄接的,丁长生告诉他自己去省城了,有事可以打电话请示,他此刻想到林一道那里问问,到底还谈不谈,如果真想鱼死网破的话,那自己奉陪。
  丁长生打林一道的电话,没人接,他只好联系了钟林枫,现在和钟林枫倒是有几分交情了,毕竟交往了时间比和林一道交往的时间还长。
  “小丁,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又出什么事了吗?”钟林枫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省委家属院门外的咖啡厅,一见面,就着急的问道。
  “林夫人,你们林家还有个讲信用的人吗?”

  钟林枫一愣,不明白丁长生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丁长生的脸色不善,也不敢再说其他的了  。
  “我得到消息,祁凤竹死了,你别说和你们家没关系,哪有那么巧的事,祁凤竹的案子刚刚开始热起来,他本人就死了,要是换做你,你会怎么想?”丁长生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我问问老林”。钟林枫现在很怕丁长生,虽然有交易还没谈成,但是一日不结束了这事,横在钟林枫心里始终都是一根刺。
  可是钟林枫也没有打通电话,看来是有会议之类的耽误了,于是钟林枫放下手机,说道:“我保证,这事和我们家没有关系,肯定没关系,谁会那么傻,牵扯到我们家了,我们把人杀了?对了,人是怎么死的?”
  “监狱方面说,是心梗,但是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回来告诉林省长,我今晚不走,他要是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上次的事我们还没谈完”。丁长生说完拍在桌子上一百块钱,离开了咖啡厅。
  丁长生去了省委大院,本想去见石爱国的,但是到了石爱国的办公室,被告知去开常委会了,不在办公室,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今天自己来的还真是巧了,居然是开常委会的时间,无奈,他只能是等在石爱国的办公室里,也想知道常委会的都研究了什么内容。
  虽然为了身体健康,已经有很多常委都戒了烟,但是常委会依旧是烟雾缭绕,有些依旧抽烟的人毫不顾忌别人的感受,一根接一根的抽。
  “冠云湖那块地很长时间没动静了,拆了也就拆了,拆了不建设,又是在市中心,就这搁置下去,很不好看,我的意思是,按照相关法律,要给企业提个醒,要开发赶紧开发,不开发,市里有权力按照法律规定收回,重新招拍挂,我的意见是这样的”。林一道说完后,看了程耀武一眼,似乎在说,我也只能是帮到你这里了。
  林一道这番话是受程耀武的委托,在常委会上提出来的,很简单,因为汉唐置业等不及了。

  对于林一道这番话,很多人都感到了吃惊,虽然林一道来中南省时间不长,但是有些事还是应该知道的,那块地是磐石投资进行前期土地开发。 
  而磐石投资和省委书记梁文祥的关系是怎么一回事,就算是聋子,肯定也能听到一言半语的,就这样在常委会上提出来,委实有点过分了。
  梁文祥不说话,眼睛向前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这事事关梁文祥,他不说话,其他人也不好出言说自己的意见。
  不说话也是一种态度,这是跟着梁文祥一样,无视的态度,程耀武也是一愣,本以为林一道说完后,会有人符合,或者是涉及到这件事的梁文祥也会表个态,但是没想到的是都不说话,好像林一道偷偷放了屁,没人闻到任何味道似得。
  程耀武本来也有几句话想说,但是自己是军方代表,虽然是常委,可是这毕竟是地方上的事,自己要是参合的太多,会让人生厌,还会让人都防范你,所以还是默不作声为好,看来在冠云湖这块地上,很多人还没想明白。
  “还有其他事吗?”沉默了几分钟后,梁文祥问道。

  林一道一愣,这是什么话,自己说的这不叫事啊,难道自己说了就白说了?于是想再次说一遍,但是又一想,这件事本来和自己的关系并不大,自己也不过是受程耀武的委托,大可不必这么卖力,自己又没有任何的好处,所谓的程耀武的支持,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罢了。
  可是就这么被忽视了,林一道心里也是颇不甘心,而且也是在常委会上失了面子,想再开口时,梁文祥已然宣布散会了  。
  石爱国没想到丁长生会来,还能闲情逸致的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报纸,见石爱国进来,丁长生赶紧站了起来,伸手去端石爱国手里的杯子,在饮水机那里接了水,然后放到了茶几上。
  “你怎么过来了,有事啊?”石爱国问道。

  “嗯,有点事,没找到人,就到你这里来找杯茶喝,不想你也去开会了”。丁长生毫无掩饰的说道,和这么多领导共事,但是唯有和石爱国共事时心里最安稳,而且他对石爱国的感情也和其他领导不一样,这种感觉不用说出来,石爱国也感觉的到。
  “找林一道?”石爱国皱眉问道。
  “书记,你怎么知道,猜的很准,你们开常委会了?”
  “嗯,刚刚开完,都是无关痛痒的一些屁事,倒是快要散会时,林一道放了一炮,梁书记很不高兴”。石爱国笑笑说道。

  “这很正常,以林一道的脾气,他们早晚会车对车,炮对炮好好厮杀一番,倒是林一道忍到现在,不容易了”。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嗯,看来你对林一道还是做了些了解的,这个人,早晚会栽跟头,太高调,而且无论是对何人,都不知道收敛,他爹活着的时候,还有人看着他那个老头的面子,现在嘛,哼,坟中枯骨还能发挥什么余热吗?”石爱国摇摇头,说道。
  “书记,我来也是和林一道有关,我之前说的那件事,祁凤竹死了,我虽然没去西北监狱,但是这人死的也太巧了点”。丁长生说道。
  “死了?什么原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