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25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苟老板见牛大茂一心想要知晓事情的内情,不敢多说,只能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解释说,牛大茂,还不是为了工程上的事情,我跟秦书凯之间闹出了些矛盾,现在我有把柄揪在他的手里,我只好先低头再说。
  牛大茂心想,这段时间苟老板倒是找过秦书凯一两次,可是并没听秦书凯露出什么口风来,提到苟老板跟他的合作有什么不妥当之处,难不成,秦书凯因为顾忌自己跟苟老板之间的关系,所以对自己有所隐瞒。
  这样想着,牛大茂的心里不由也是一沉,如果真的为了苟老板的什么事情,让秦书凯心里对自己从此有了罅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牛大茂说话的口气不免有些责怪的意思,他对苟老板说,兄弟,你看看你干的这叫什么事情?好不容易费尽心机把这么大的工程弄到手了,你却跟秦主任争一时之气,这下倒好,秦主任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不拘小节,其实心眼里细着呢,我估摸着,你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得罪了他,最好亲自当面跟他解释清楚,大不了低头道个歉也就算了,何必要我做这个中间人呢?
  苟老板见牛大茂提出这样的建议,心知他必定对所有事情都一无所知,否则的话,他绝不会说出道歉之类的话来,如果真的只要自己去向秦书凯道个歉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的话,他宁可向他道一千一万个歉,又有什么了不起呢?在这种时候,还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老婆孩子性命更加重要呢。
  苟老板苦笑了一下说,大茂,如果事情不严重的话,我怎么会求你帮忙带话呢,你也别多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办吧,最好,一会你回到化工园区后立即把我的话带回给你的秦主任,我现在还有一些要紧事要处理一下,这件事就全权拜托你了。
  苟老板说完,转身不理睬牛大茂一脸的仍旧是一脸的茫然,径直开门先离开了面馆。
  牛大茂不禁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苟老板,明明是他打电话约自己出来,请自己帮忙,现在这态度哪里像是求人的样子,若不是看在苟老板跟自己多年老朋友的交情上,自己绝对不会插手这种稀里糊涂的烂事。
  牛大茂见苟老板已经先行走了,只好怏怏的回到化工园区,见秦书凯的办公室里正好一个人坐在那里,于是推门进去,笑眯眯的把苟老板请自己带的话,说一遍给秦书凯听。

  秦书凯瞧着牛大茂满脸堆笑的样子,很是不满,***,你是什么东西,竟然参与老子的事情,于是问他,牛大茂,这个苟老板可是你的兄弟,还跟你说了什么?
  牛大茂想了想说,没有,反复只是说了这一句话,对了,他还说,我知道的越少越好,搞的还挺神秘的。
  秦书凯不出声,他在心里猜测着,到底苟老板跟牛大茂说到了哪一步,从牛大茂的言语中分析,他似乎对整件事并不知晓太多。
  牛大茂见秦书凯只是静静的坐着,脸色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顺势帮苟老板说好话说,秦主任,其实我这个老朋友人品还是不错的,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做事一直相当有分寸,这次我怎么问他,他也不肯说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秦主任,还请秦主任看在他是我老朋友的份上,要是能行个方便的话,大家一起沟通一下,能解决的问题就解决掉,好了,毕竟大家原本都是朋友吗?

  牛大茂显然是一心想要帮苟老板说些好话,化解苟老板跟秦书凯之间的矛盾,只不过,这次他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竟然大着胆子帮苟老板说话,这显然是犯了秦书凯的大忌。
  对于领导来说,最讨厌的莫过于下属存心想要干涉自己做出的决定,下属除了坚决执行领导的指示外,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是没有多少话语权的,这一点牛大茂的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只不过这次涉及到的人是自己的老朋友苟老板,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不觉的犯了大忌。
  秦书凯冷冷的看了牛大茂一眼,口气冰冷的对牛大茂说,牛大茂,我倒是还忘了感谢你呢,你可是介绍了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给我呢,苟老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是最知根知底的,这样不算东西的老板,你也费尽心思往我的面前领,依我看,你可真是够有眼力的。
  牛大茂再傻也听出秦书凯话里贬薄的意思,他不由有些胆颤心惊起来,赶紧满脸堆笑说,秦主任,苟老板要是有什么对不住您的地方,在这里,我帮他向您道个歉,毕竟他是个生意人,素质不高,哪里能跟秦主任您……。
  牛大茂的意思是见自己帮苟老板说好话,惹的秦书凯不高兴了,因此想要说几句拍马屁的话,哄秦书凯高兴一些,这样这屋里讲话的气氛也能稍微好些。

  没想到话没说完,就被秦书凯打断了,这是以往自己跟领导交流中从未有过的现象。
  只听见秦书凯依旧是冰冷的口气说,牛大茂,你也是我的老下属了,我当初把你从人社局调动工作到化工园区来,可不是要你来给我添乱的,希望你能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你要是嫌弃化工园区的庙小,或者不适应你的发展,改天我就跟人社局的张局长说一声,你还是回去吧,那儿也许是你最好的舞台。
  牛大茂听了这话,吓的腿一软差点跪下来,他当初从人社局到化工园区来,大家都知道是因为秦书凯要重用他的缘故,现在要是秦书凯再把他退还到人社局,自己的处境就极其尴尬了,倒是比原先在人社局的处境还不如。
  以前,局长张达明毕竟心里念着几分自己是秦书凯的人,不敢过分的为难自己,现在自己要是被秦书凯退回去,那就是明明白白的让所有人都知道,秦书凯抛弃了自己,不再把自己当成自己人了,一条没有主人的狗,还不是任人欺凌吗?
  官场,很多时候不是看个人的能力,重要的看给自己后面撑腰的人。后台硬,那么说话做事就是牛逼,这是真理。
  牛大茂哀求的声音说,秦主任,对不起,您消消气,我知道我是说错话了,念在我对您这些年忠心耿耿的份上,您就原谅我这一回,我以后再也不多嘴了,苟老板的事情我不会再多说一句话。
  秦书凯显然对牛大茂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冲着牛大茂一挥手说,你先出去吧。
  牛大茂哪敢多说,赶紧屁颠屁颠的小跑出门,只要秦书凯不再提调整他回人社局的事情,他就已经感激不尽了,哪里还敢多一句嘴。
  其实,秦书凯的心里并没有对牛大茂厌恶到不可忍受的地步,说出要把他退回到人社局的话,也不过是为了吓唬他一下罢了,毕竟秦书凯心里有数,只要牛大茂撰在自己手中,对常文怡也是个牵制作用。
  眼下盗墓一事中,除了参与盗墓的一个人已经死在了墓里,后来被秦书凯让人拖出来埋了。从墓里总共出来了六个人,除了一个周德东是自己人,大狼等人人已经被灭了口,如果盗墓一事有可能泄露风声的话,只怕常文怡是最大的隐患。
  日期:2016-11-10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