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24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烟就算了,苟老板有些无奈的慢慢往路边的石阶上走去,弯下腰,转身坐下来,两眼盯着自己的车门下方,大脑中却是一片空白。对了,他到底是怎么认识秦书凯这个瘟神的?想起来了,当初是自己死皮赖脸的求着牛大茂,要牛大茂帮自己介绍一下化工园区的秦主任,以便自己下一步方便竞争化工园区的项目建设。
  牛大茂当时还推辞说,不行,秦主任这个人是个原则性比较强的人,一向不喜欢在私底下跟建筑商来往密切,自己要是私自介绍他给领导,只怕领导会对自己有看法。
  结果呢,秦书凯哪里像牛大茂说的那么廉洁,自己花了三百万,还不是把工程竞争到手了,表面上看起来,自己的确是参与了招投标,那标书弄的像朵花似的,可是只有他自己的心里最清楚,没有自己送给秦书凯的三百万垫底,标书用金子做也没用。
  现在工程是承揽到手里,自己的高兴了一阵子,可是谁知道底下可能有宝贝,于是苟老板想分一点也是当然,毕竟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苟老板那都是分的很大的一块。有了以前的经历,苟老板就认为秦书凯是个政府官员,一定不敢自己去挖掘,那么就要和苟老板合作。
  谁知道,这个秦书凯现在自己不愿意开发也不和苟老板合作,闹到现在,公司却被秦书凯找人给封了,这孙子实在是太狠毒了,苟老板心里断定,他一定是已经从地底下挖出了什么宝贝,这宝贝的价值一定是不低于三百万的,否则的话,他怎么会舍得把到手的好处又给吐出来呢?

  秦书凯!秦书凯!牛大茂!苟老板在嘴里反复念叨这两人的名字,眼下自己连个宝贝的影子都没见到,就被人玩到了这么惨的下场,看来当初真不该脑袋一拍就做出决定,非要跟秦书凯去抢什么宝贝。
  可是,错误已经酿成了,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苟老板早饭,午饭都没吃,饿的心里感觉有些发慌,他猛然想起秦书凯对自己说过的二十四小时期限,想起自己的老婆孩子在秦书凯的手里关着,也不知道有口吃的没有?他立即条件反射似的从地上跳起来,他要立即去找牛大茂,请他帮忙做个中间人,告诉秦书凯,他提出来的条件自己都同意了。
  牛大茂最近也是很不开心,上次岳父常文怡和秦书凯合作忘记挖掘地下的东西,牛大茂是知道的,后来秦书凯就把自己送到外地去学习,也就不了解当时挖掘的情况。

  后来,牛大茂学习回来,发现岳父常文怡现在更加的不喜欢和他们说话了。老婆当时问牛大茂,父亲如何变为这样?牛大茂不敢说出和秦书凯挖掘下面东西的事情,就说,也许岁数大了,都是这样。
  其实,牛大茂心里就在想,也许是岳父和秦书凯合作不愉快,或者没有弄到什么宝贝?现在见到苟老板的时候,不由吓了一大跳,这才几天没见这位兄弟,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一看就是严重的睡眠不足,两眼充满了血丝也就罢了,整张脸都有些晦暗的不成样子了,好像受到了什么严重打击一样。
  牛大茂很是关切的口气问,兄弟,你这是遇上什么事情了?怎么会弄成这副样子?
  苟老板看了牛大茂一眼,瞧着他的眼神里的关心似乎不像是演戏,于是随口应付道,兄弟,一言难尽啊。

  苟老板说,牛大茂,咱们到别的地方谈点事情吧。
  牛大茂就说,好。
  两个人在一家极不起眼的面馆里见面,牛大茂匆匆赶到的时候,苟老板要的一碗拆骨面,服务员也刚刚端到苟老板的面前,眼看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摆在面前,苟老板顾不得客气,对牛大茂说了一声,我是饿坏了,先吃几口再跟你说话。
  说完这句话后,苟老板几乎要把整个脸埋进了装面条的大腕了,呼哧呼哧的痛快吃起来。
  牛大茂见状,看出苟老板必定是遇上了什么大事,他不好催问,只能静静的等着,看着苟老板把一碗面都吃的差不多了,才开口问道,兄弟,吃饱了没有?要不要再来一碗?
  苟老板摆摆手说,够了。
  牛大茂又问,苟老板,你现在负责工程建设,应该督促工程建设,你这么着急找我过来,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苟老板伸手抹了一把嘴,刚想把整件事说给牛大茂听,猛然想到,如果秦书凯知道牛大茂已经知道了整件事的内情,只怕牛大茂以后别想在秦书凯的身边混了,哪个领导能容忍自己的下属掌握自己那么多的**呢?
  想到这一层,苟老板说,大茂,咱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不是一两天了,我现在遇到了困难,很需要你的帮助,你也了解我的个性,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也不会请你帮忙。
  牛大茂说,你有话直说,这些垫底废话就全都省了吧。
  苟老板点点头,又说,大茂啊,我跟你说句实话,我这两天做了几件出格的事情呢,严重的得罪了你的顶头上司秦书凯了,现在市纪委的人在找我,我的公司的账户被封了,银行的账户也被采取了措施,我现在不方便自己出面,所以我想要请你帮我带句话。
  牛大茂听了苟老板的话,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让自己的好兄弟苟老板变成这副模样的人里头,竟然还有自己的顶头上司秦书凯的事情,这怎么可能呢,秦书凯跟苟老板最近一阵子为了工程的事情,不是打的相当火热吗?自己也没看出来,秦书凯对苟老板有什么看法啊?

  牛大茂不由安慰说,兄弟,你是不是搞错了?这怎么可能呢?黄老板跟你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你做你的工程,他当他的领导,你怎么就得罪了他呢?再说,你的公司出现这个情况,和秦书凯有关系?
  苟老板摇头叹息了一声说,细节不想和你说,总之,一言难尽,我这次找你来,只是想要请你帮我带句话给秦书凯,我答应他提出的所有的要求,也请他兑现自己的承诺。
  牛大茂听了这话,脑袋更有些转不过来了,这两人打的什么谜语,秦书凯要求苟老板做了什么?而苟老板又要求秦书凯做出什么样的承诺?
  苟老板见牛大茂一脸茫然的样子,劝说道,大茂啊,有些事情,你是外人,你知道的越少越好,这是兄弟对你肺腑之言,我不想连累你,你只要帮我把话带到就可以了。
  牛大茂听出苟老板这是话里有话,有些不解的问,兄弟,我们也是认识多年,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既然不愿意跟我说事情的来龙去脉,又为什么要选我来带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