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24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到苟老板走出房间的时候,秦书凯给周德东打了电话,说,周德东,今晚你派人在我家里的周围对派几个人盯着,现在有个老板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和我闹了矛盾,很可能对家人不利。
  周德东自从挖掘古墓之后,秦书凯给了他500万,说是报酬。
  周德东当时不要,想到那大狼几个人的死,自己能好好的活着,已经算是幸运的事情了,现在好不容易心情安静了下来,还要什么钱呢。
  秦书凯却说,周德东,你不要,但是你的兄弟们要过日子。如果嫌少,那么就再加上二百万。
  这么一说,周德东赶紧说,秦主任,都是自己人,真的不需要这样,如果你真的要给,我就代表何洁下面的人谢谢你。
  那500万,后来何洁把大部分分给了下面的人。
  底下人帮你做事,说白了,还不是为了钱,每个人能够拿到这么多,当然很是高兴,说,这样做事那才是有干劲。
  周德东以前跟何洁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何洁说,其实,大家都是为了一个字,钱,既然秦书凯能够为他做事的弄到这么多的钱,其实也就不要考虑很多了,现在的很多人跟着我混,还不是为了钱。
  周德东当时想,这个何洁说的也是正确的,要是一个人跟着你混,混不到钱那么谁也就没有信心,毕竟这个世道有钱才能是老大,没有钱,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现在周德东听说有人威胁秦书凯家人的安全,当然很是放在心上,说,秦主任,你放心,我会安排的。
  秦书凯说,你安排兄弟们只是负责保护,我的家人晚上最近也不在那儿,但是让你派人去那就是抓住几个人,知道底细,看看对手到底什么底细?如果什么事情也没有,那是最好。

  周德东说,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苟老板因为不知道铁耙那边对付秦书凯的情况,所以也是一晚没睡好,天亮的时候模模糊糊睡着了,竟然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的老婆和儿子被人狠狠的抽打。
  醒来以后,全身是汗,不知道这个梦意味着什么?这个时候电话响了,那是铁耙来的电话,苟老板赶紧问,铁耙,如何?
  那边的铁耙的口气不是很有好的说,苟老板,你明知道得罪的人道上的人,为什么还要让我去做?昨天晚上去的8个人都失踪了,早上丨警丨察就到了我这边,说是我这边涉嫌绑架,现在好几个人被丨警丨察带走了?
  苟老板一下子慌了神,问道,怎么会是这样?

  铁耙说,***,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想害我,我的人刚到那儿准备行动,就被人控制了,冲突的时候有一个兄弟因为反抗,结果被人用刀子当场捅了几刀,这个时候丨警丨察到场,全部被抓住,后面的结果你应该知道,在公丨安丨局里面,还能不被问起来。
  铁耙继续说着,我找了很多人的人都说,我这次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个人白道那是官场的处级干部,背景十分雄厚,至于说黑道,黑道的朋友说,那也是很有背景的人,我现在估计要被公丨安丨打压一年,你说我这一年损失是多少,你一定要赔偿,否则,我和你没有完。
  苟老板想不到是这样,看来自己的一切行动根本就在秦书凯的眼界内,这小子已经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就等着自己出招呢。
  苟老板无奈的说,铁耙,不说了,你的那边损失我会补偿的。

  苟老板偷鸡不成蚀把米,心里的失望可想而知,原来认为抓住绑架秦书凯的家人,可以和秦书凯讨价还价,现在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他有些无力的放下电话,眼下自己手里早已没有任何底牌,自己还凭什么跟秦书凯拼一个鱼死网破呢?
  苟老板简单的洗洗后,没有用司机,自己爬上车,不知不觉把车子开到公司门口,早有一个副总看见苟老板的车子来了,远远的从楼上跑下来汇报说,老板,您怎么来了?我刚准备打电话通知您,赶紧先找个地方避一避。
  苟老板不由又是一愣,问副总,这是我的公司,我不来能到哪儿去,出什么事情了?
  副总低声汇报说,老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早上,我们刚上班突然来了公丨安丨和市纪委的人,说是我们这边涉嫌涉黑和贿赂官员,二话不说先把咱们的账目的封了,我好话说尽了,这帮人都是不理,说公司涉及到贿赂相关官员,所以要纪委要介入调查,银行的账户今天也已经采取了措施。
  苟老板听到这,不由惊的张大了嘴巴,从昨晚到现在,一个紧接着一个全都是重大刺激,他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如果银行的账户被查封,那么自己现在等于拿不出一分钱,而账户上的相关漏洞,那么这一切都是要自己的公司倒闭啊。

  苟老板想到铁耙和另外一个黑道朋友说的话,真正的感到这个政府的官员要是想对付一个人,比那些黑道上的黑社会要阴险,这些人都是利用政府的资源和你斗。
  副总催促说,苟老板,您的车子不能停在这么公司楼底下,纪委那帮人正找你呢,吩咐说,只要见了你,就让你立即到纪委去一趟,有些情况要找你了解一下,我寻思着,公司正处于万分危急的时候,您要是真去了纪委被他们给扣下了,咱们公司就失去了主心骨,只怕军心大乱,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大事,所以您还是赶紧先避避再说吧。
  苟老板一听说涉及到贿赂官员的问题,心里便明白了过来,自己这段时间,除了贿赂秦书凯没接触过别的官员,这件事只怕又是秦书凯搞的鬼,这次自己是真的彻底服了,他真不知道秦书凯还有多少招数没有使出来,黑的,白的,一切似乎总在他的掌握之中,苟老板感觉自己似乎掉进了一张网里,越是挣扎,这网就纠结的越紧,现在已经缠的自己有些喘不过起来。
  苟老板感觉自己现在需要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的整理一下思绪,当昨晚的愤怒,不安,今天上午跟秦书凯对恃时的鱼死网破心态,到现在的绝望,他终于醒悟过来,自己这次是遇上了高手,只怕自己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不过是别人游戏的筹码罢了。
  苟老板已经开始后悔,说到底都是贪心惹的祸,如果自己听说工地底下可能有宝贝的时候,不起那份贪心,又怎么会把事情弄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局面,到最后处理不好,说不定家破人亡。

  苟老板立即掉转车头,茫然的向前方驶去,家里已经物是人非了,公司里也不能再回去,自己一时之间不知道到底该去哪里才妥当,他慢慢的把车驶出普安市区,找了个僻静的路边停了下来。
  这里是普安市出城上高速的必经之地,路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苟老板慢腾腾的从车上下来,随手想要从口袋里拿出根烟抽抽,却摸了个空,口袋里的那包烟早就被昨晚抽完了,今天一直在车上轮轴转到现在,连买包烟的功夫都没有,眼下哪里还有烟抽。
  日期:2016-11-10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