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7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书记很不屑的一笑,说:“不要把我们这些老头子想的那么小气,在省政协的这几年,我自己也曾今仔细的反省了一下自己这些年走过的历程,有首诗叫: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过去我是局中人,很多事情都认为自己做的没有错,本来就应该那样做,谁悖逆了我的想法,我当然应该坚决的还击。但现在回过头再去看看,很多事情已经不是当初的感受了。”

  华子建这才知道,华书记的确已经不会在忌恨自己了,华子建一下就收敛起刚才有点咄咄逼人的锋芒,歉意的说:“华书记,我绝不想奉承你,但你真的很值得我学习和尊重,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学会你此刻的胸怀宽广。”
  华书记摇下头说:“我们的处境不同,你还在局中,我已在局外,这里里外外是不一样的,用局外的思维去办局中的事情,那是要吃亏的,哈哈,不过你小子还不错啊,这么短的时间又有了东山再起的迹象,很难得,很难得。”
  华子建就谦虚了几句,这个时候,华子建就发现刚在在华书记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已经站到了华悦莲的身边,虽然华悦莲脸上表情淡淡的,没有和身边那个年轻人表示出亲昵的模样,但华子建还是相信,这个男子应该就是华悦莲的爱人了。
  华子建就望着这个男子,笑了笑,伸出了手,说:“你好,我是华子建,过去在华书记手下工作。”
  这男子依然在笑着,不过却没有对华子建伸出的手有一点反应,他挽住了华悦莲的胳膊,笑着说:“听说过,听说过,不过不是从悦莲的口中听说的,呵呵,是从别人的嘴里听说过华市长的鼎鼎大名啊。”
  华悦莲身形抖动了一下,想要摆脱挽住自己的这个手,但并没有成功,华悦莲勉强的对华子建笑笑说:“这是我丈夫刘宏涛。”
  华子建有点尴尬的缩回了伸出来的手,笑着点点头,就把视线移开了,看着华书记。
  华书记也看到了华子建有点尴尬的样子,却不动声色的说:“嗯,那是小婿,以后要有机会了你们可以认识认识,多亲近一点。”
  华子建又看了一眼华悦莲丈夫脸上那样傲慢的表情,华子建就在想,他为什么表现的这样骄傲。
  但仅仅是骄傲吗?也或者不完全是,在华子建隐隐约约的感觉中,这个叫刘宏涛的男子眼中似乎还有一种对自己的蔑视和仇视,当然,他用惯有的微笑隐藏的很巧妙,不过明睿而眼毒的华子建,还是能体会到那么一丝丝的痕迹来。
  华子建对华书记笑笑说:“刘兄一定是才华横溢,前途无量的人,以后还望多加提携,指点一二。”

  华书记不置可否的笑笑,就问:“对了,华子建啊,你今天怎么也上山了。”
  华子建就把自己陪父母前来还愿的事情说了一遍,他却没有发现,在他说道父母是为江可蕊怀上孩子来还愿的时候,华悦莲脸上出现了一种很奇异的悲哀,这种悲哀说不上来是哪一种,不是嫉妒,也不是憎恶,却是一种揪心的惆怅。
  日头也慢慢的变化了,时间也不早了,华子建和华书记一家分手了,华子建提议过,下山之后自己宴请一下华书记,但华书记拒绝了,说下山之后他们直接就回省城,华子建有点惋惜着,他甚至因为华悦莲的丈夫在旁边,他连华悦莲的电话都没有问。
  看着华悦莲一家慢慢的走出了自己的视野,华子建觉得自己其实也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自己不是说要和华悦莲做永远的朋友吗?为什么连电话都不敢要?是不是心中还残留着作贼心虚的情绪呢?
  挥一挥手,终于看不到华悦莲的身影了,那是爱、是恨、是喜,是忧,都让他淡化在这个变化不断的天气里吧,华子建想,或许在下一个剧情中我们一起当主角,剧本让我们一起来写,我们一起来导演,音乐我配,场景你来设计,故事情节要像牛郎织女,要像梁山伯与祝英台;我们的结局要的像一则童话,也不是现在这样的悲剧。
  虽说历史上没有完美的爱情故事,但是我们不能放弃,我们来创造我们要成为前所未有,成为爱情史上之最。
  华子建相信,所有的美丽都会和自己结伴同行,所有的缤纷都会为自己俏丽嫣然,所有的一切定会在轻轻一握中,由手心穿越,随肌肤传递,将心湖溢满……。

  这次华子建和华悦莲的邂逅相逢,让华子建在回去的路上久久不能忘去,现在细细想来,似乎华悦莲的丈夫也很不错,但华子建总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华悦莲过的并不幸福,而这个不幸福,又好像和自己也有很大的关系,为什么会这样?
  华子建摇摇头,想要甩开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但效果并不明显,在其后的好几天里,华子建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在华子建离开柳林市的时候,老爹老妈却没有和他一起去新屏市,他们说江可蕊离临盆还早,现在去会影响到华子建他们小两口的生活,再过一段时间,等真正需要他们过去的时候,他们再去。
  华子建想想也成,至少要给父母一点心理上的准备,要他们一下子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这个家,确实也不是三言两句就能做到的事情。

  反正江可蕊这才怀上一两个月的时间,不急,等等再说吧。
  华子建就在收假的前一天,独自离开了柳林市,回到了新屏市自己的家里.........。
  华子建是晚上到的新屏市,他轻轻打开了自己家的门,先嗅到一阵香风,似兰似麝,他连忙深呼吸,室内似有一团艳光,他定睛一看,只见灯下坐着一个美人,眼波像潮汐,叫人晕眩,华子建像是见到一尊高贵的佛像,沉默,宁静,端庄,秀丽,挺直鼻子,明亮眼睛,唯一现代的是她略翘的嘴唇,使她有种骄傲的感觉。
  江可蕊回眸,正看见华子建一脸中魔神情,此刻他眼里除了她外再没有别人,华子建说:“天啊,可蕊,几天不见,你怎么又漂亮了一大截呢?”
  他痴痴迎上去。江可蕊就嘻嘻的笑了,说:“少来啊,少给我上温柔,来,张嘴。”
  江可蕊纤指优雅地剥开镂空花纸,取出一小颗尖顶糖果放进华子建嘴里。糖入口即化,钻入味蕾,如丝绒般滑溜甜美,“哗!”华子建失声,“这如婴儿之吻般甜蜜芬芳的糖果是什么?”

  江可蕊笑了,很温柔地说:“巧克力吻。”
  华子建不太明白:“什么?”
  “吻。”
  “真浪漫,”华子建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挨着江可蕊坐下,微微笑,“你知不知道巧克力最神秘之处是什么?巧克力含有一种化学分子,当人堕入情,脑中会分泌同样分子。”
  “你脑中也有这种分子吗?”江可蕊轻轻握住他的手,目光深邃似宝石蓝深海。
  华子建笑笑,温柔地捧起江可蕊的脸,她的手很凉,像一块玉,接触到她的手有安抚作用,他抬眼看她,相信她也感受到:“可蕊,我发现越来越喜欢你了,以后更会永远的爱你。”华子建忽然说得很认真很认真。
  “永不说永远,我只要你现在。”江可蕊神色愈转温柔,紧紧把他搂在怀中,江可蕊一下就感觉到,华子建看似30多了,在外面也是叱咤风云,但有时候自己看他依然是可爱的,尚未长大的一个大男孩,他的性格还未成型,他是一本小说的草稿,一张油画的素描,还未有对白的剧本,无法料到结局,可那有什么关系呢?值与不值,纯是当事人的感觉,只要当下享受就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