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7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就看到了有一泓泉水从路边出现,并且蜿蜒着向密林深处流去,华子建就扶着老妈,来到泉水边坐下歇息一会,自己蹲下身子,双手捧了泉,洗了洗脸上的汗。一阵清凉拂过脸颊,很舒爽。周围很寂静,其实还是有不少声音的,比如偶尔的鸟鸣,比如哗哗的流泉声,还有风吹过树叶的声音,但是,华子建却觉得这里是如此的寂静!也许正应了古人蝉噪林愈静的说法和描绘吧。
  看来,无论古人今人,都是觉得,人的喧哗,才是真正的吵闹,没有了人,这个地球就是寂静的了。
  大岩寺坐落在半山腰里面一个山坳里,华子建他们慢慢走去,一路搀扶着老妈,用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看到一座规制不算很大的寺庙,白墙青瓦,有一棵大树从临街的墙里面探出一支横杈,形似手掌,好像在和人打招呼。
  挨着路左是一溜青石台阶,台阶上能看见红漆大门,大门外用铁皮搭了一个大大的屋檐。

  看着这古朴的寺庙,华子建也颇有感触,其实华子建在内心深处也有找一处清净地方修身养性的想法,虽然这个想法是如此的不可实现,但毕竟还是有过这样的想法,这些年来,华子建在官场上摸爬滚打,时常深夜思量,总觉得尘烟障眼,利欲熏心,究竟这一生所为何来?
  有时候他也很迷茫。
  四下一片静寂,华子建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存在感,这是多么久违的感觉,自己在大城市的人群中泯灭了多久啊?!
  华子建他们从台阶上走来,苍山隐隐,山雾迷迷,有位寺庙的师傅走了出来,互致问候,这师兄法号净信。
  净信师兄帮华子建拿着东西,在前引导,顺着老庙左边一条窄窄的石板小路往里面又走了大概200米左右,看到一座红墙琉璃瓦的巍巍大寺,这才算真正到了大岩寺。
  大岩寺的院子很宽敞,前前后后的有很多大殿,院中的几棵菩提树硕大无比,虽然已是深秋了,但它们还是那么挺拔苍翠,那映在绿树丛中的寺院,院墙,青灰色的殿脊,苍绿色的参天古木,全都沐浴在玫瑰红的朝霞之中。
  平台正前方是露天祭台,高约两尺,上有香炉和烧纸的槽,表面镶着瓷砖。祭台两边一边一座香火塔,用青砖砌成,表面用水泥抹平,高约2米,直径0.8米,看上去像小型宝塔。左边香火塔旁是“万年碑”,上面刻了400多人的名字,都是为整修宝峰寺捐过款以求流芳百世的。
  这时香烟缭绕,这座古老的寺庙像一幅飘在浮云上面的剪影一般,显得分外沉寂肃穆。
  华子建抬头望庙顶,令人眼花缭乱,那一个个佛爷凸起的脸也宛如夏季夜空数不清的星斗,它们神态各异,千姿百态。
  进了寺里,负责接待来寺还愿的师父带着华子建他们去大殿进香,上贡品等等,佛堂宽且空荡,里面靠正壁是神殿,上面供奉着各种木雕神佛,有手拿净瓶的,有盘坐莲花,宝相森严的,有头戴冲天冠,手捏指诀的,有赤脚跌坐,笑口大开的,不一而足,都惟妙惟肖。

  正中神殿前放一张供桌,上面摆着一个签筒,内盛满竹签,一本发黄卷边的签书,一个木鱼,一把敲锤,还有一些香烛纸钱,这些都是庙主的看家宝贝。签筒供人抽签,签书供庙主翻阅查对,木鱼供庙主念经时敲击,香烛纸钱则助他巴结神佛,孝敬菩萨。
  供桌左侧,放一条长凳,凳上垫着一破棉被,平时庙主就跪坐在凳上敲木鱼念经,供桌正前方,是一张矮些的双人凳,上面垫着草蒲团,是供善男信女跪拜许愿的,佛堂左边,摆着两张八仙桌和八条长板凳,大概是寺庙接待处吧,佛堂正方挂满了一帘一帘的红布匹,上有捐献者的敬辞和姓名,如“功德无量”,“佛法无边”,“妙手回春”等,由此可见寺庙和庙主的功德,再往上是屋梁,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八卦图,加深了佛堂内的神秘气氛。另外左右两边的墙壁上,也贴满了各地香客临时捐款的名单和数额。

  华子建的老母亲很是虔诚的跪在了大殿中央的蒲团上,上香磕头,华子建当然是不会下跪了,不过他还是在旁边的功德箱中投放了100元钱进去,老妈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跪着说什么,华子建就在大殿中转了转,耳听的旁边佛堂唱经声不断。
  华子建就问旁边的接待师父:“星云大师大师能否一见?”
  这师父就说:“不好意思啊,大师近日闭关诵经,不能出来和施主相见面谈了。”
  华子建点点头,很有的惋惜的,这个星云大师据说出生在江苏扬州一个名叫江都的小镇,母亲告诉他,他出生时半边脸是红色的,半边脸是白色的,母亲认为生了一个妖怪,几乎不敢抚养他,过了一段时日,他才逐渐恢复正常。
  他从小家里贫穷,母亲多病,父亲是一位朴实的农民,介乎农商之间,父母生养了4个儿女,他上有一兄一姐,下有一个弟弟,星云大师三四岁时,跟着外祖母学会念《般若心经》,还和七八岁的姐姐比赛吃素,他没有进过正式的学堂,但背下了家乡寺庙墙上贴的《三世因果经》。后来他去常州天宁寺做了行单(苦工),不久又转到镇江焦山佛学院,20岁时,他离开焦山佛学院,结束学习生涯。

  多年修炼之后,他简单带了几件换洗衣服,带领70余名青年同道,来到了柳林市的大岩镇,募捐多年,修的现在的大岩寺,几十年之后,这大岩寺也就在柳林市乃至于北江市赫赫有名了,据说每年春节大年初一早上,为争这头柱香,很多明星大腕,达官贵人们,不惜百万功德钱,有些年头啊,就算你拿上上百万来,也未必能挣得这头柱香。
  华子建有点遗憾,但也无可奈何,知道这闭关诵经,不到时候绝不会出来的,就算你天王老子地王爷来了也是枉然。
  等老爹老妈拜完了佛主,就过来一个寺院的师父,问:“施主需不需要在禅房休息一下。”
  华子建看看老爹老妈,感觉这一路上山走了一个多小时,确实也太辛苦,就点头对寺院的师傅说:“那行吧,我们就稍微的休息片刻。”
  这和尚阿弥陀佛一声,带着华子建三人就到了禅房休息去了。
  到了地方,老爸老妈在禅房的靠椅上坐下,有小和尚送来了茶水,华子建见茶很一般,但水却不错,一会又有和尚端来了清粥小菜,,华子建也试着喝了一碗,倒也淡然香甜。吃完之后,华子建感到身体安适泰然,他也没有感到太累,就对老妈老爹说了一声,自己出了禅房,到外面闲转一会。
  华子建闲庭漫步,一路走去,远远就见一位师父正在菜地里劳作,灰布僧衣,竹篮小锄,身前近处是一片水嫩的青菜,身后拥着一丛青翠的竹子,竹子后面就是寺院一人多高的灰瓦围墙,从围墙上方能看到远处的几座青青山峰,真像一幅水墨画。
  杨柳醉清风,烟花舞朦胧,华子建在寺院的后山看到了自己意境中最美的一幕,拨开浓雾飘渺的纱曼,走进那如诗般清新,如画般优雅的梦里景色,流水的一端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青山,身边是清一色的青砖,黑瓦,白墙。
  华子建想,此时此地,应该有电影中那种伊人静候窗边,手抚琴弦,修长的素手拨动着一丝丝的琴线,一曲春江花月徐徐从指间流淌,多情的昙花也伴着悠悠琴声悄悄的绽放着幽香,空气悬浮着一丝丝清凉的味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