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6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点点头,说:“行,那就明天吧,我给远大去个电话,明天借他车陪你们一起上去。”
  两位老人都露出了笑容,本来她们还是有点担心的,知道华子建现在是当着大官,也不大相信这些事情,没想到华子建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
  华子建回到了卧室,就给赵远大去了一个电话,说了借车的事情,赵远大当然二话不说也就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大亮,赵远大就把车送了过来,华子建迷迷噔噔的起来,也没怎么招呼赵远大,就想在睡一会。
  那料想,老爹老爸已经把早饭都做好了,准备好了现在马上就走,华子建也不能睡了,一家三口吃了饭,华子建开着车就往大岩镇去。
  这个寺庙在柳林市城外60公里大岩镇的旁边,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很像一个世外桃源,关键是寺庙之中有几位德高望重的大师在,据说许愿,求签是很灵的,华子建已经好多年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了,但依稀还是记得那山腰上寺庙的模样。
  清早的路上也没有多少人,这里通往大岩镇也不是主要的交通要道,所以来往的车辆也不多,华子建他们就一面走着,一面聊着天,后备箱中的那两支用来还愿的鸡,却不时的叫上几声,引得华子建连连摆头,他本来说在镇上买鸡,但老妈一定说要从家来带,那样才显得心诚。

  这样跑了一个小时的样子,就到了大岩镇。
  太阳从东面斜斜地铺下来,这所小镇的古朴与这十月早上的阳光相得益彰,在此时更显得深沉、厚重、安详与宁静,以至于甚至透出了它的沧桑与衰老,时光与岁月就是这么神奇的东西,一方面,它洗涤掉狂热与毛躁,催生出了成熟与沉稳;另一方面它不断侵蚀着万物的生机与活力,带来了无法避免的衰落与破败。
  不过,沧桑与衰老却可以给人以一种平衡感,让人觉得从悠久的历史中走来,饱览各种变化,早已波澜不惊。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一切都是那么平淡,岁月很神奇地让人安心本分地守住这样一种平衡,把所有的一切甘心情愿地交付给造物主的安排。这就是岁月的独特魅力。 小镇在岁月的洗涤下,它的所有一切在这个十月的早上都显得很是平衡,但是不平衡的是许多从大城市来的客人,他们的衣着对小镇来说很是新奇。

  老房子上的瓦松无论生长的多么快速与茂盛,它能吸引的也不过是偶尔瞥过来的目光,因为它早已成为了一种理所当然;但是,这些客人却不是。人们特别愿意多留意他们,或者说情不自禁地多看几眼。
  而这一切对小镇的平衡来说,是一种强有力的冲击与破坏,它造成了一种不易觉察到的失衡。
  镇上的人每张脸都铺满了低眉顺目,谦卑与祥和,所有人都是如此。
  华子建把车停在了街边的一个小客栈的院子里,给了老板50元钱,老板就很殷勤的将华子建招待到了早已收拾好的小店里,奉送上准备好的茶水,这一切就像以往任何时候一样。
  店老板是个老头了,也有着一张岁月赋予的平衡的脸面,几年前老板深夜从大岩寺下山,一不留神被绊倒摔下山来,断了一条腿,他晚年成了瘸子,这一切好像并未在精神上对老板造成太大困扰,出了行动不怎么便利之外,他的脸上总是显得那么宁静、淡然与闲雅,看不出丝毫儿的感伤、悲切与怨艾。
  尽管行动上有些不便,他还是很喜欢让来往的客人在客栈坐一坐,所以这里总会聚一些得着闲暇的人,尤其是远来的客人,他更喜欢和他们聊一聊,他很乐意知道些其他地方的事情,乐意知道的多一些。
  并且,在镇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也喜欢多插手管一管,大家也很乐意他这样。
  此时,老板就和华子建聊上了,华子建说:“好茶!”
  老板说:“普通的茶叶,算不得什么好茶。”他只是憨憨地微笑,他这个表情从早到晚都是如此,几乎不变。
  华子建认真的喝了一口茶,说:“水好,水好。”
  老板说:“山里的泉水。”

  华子建问:“最近来的香客多吗?” 老板说:“最近香客稀少,不过今天在你们前面,还上去了几个人,看起来像是大城市的,一个个西装革履的很是有股气质。”
  华子建就点点头,看着老妈和老爹都已经喝掉了一碗茶水,就站起来告别了客栈老板,带着父母,从客栈后面的石阶小路,往上面去了。 此时,老板就和华子建聊上了,华子建喝了一口茶,不由的惊叹一声,说:“好茶!”
  华子建又认真的喝了一口茶,说:“水好,水好。”
  华子建问:“最近来的香客多吗?”
  老板说:“最近香客稀少,不过今天在你们前面,还上去了几个人,看起来像是大城市的,一个个西装革履的很是有股气质。”
  华子建就点点头,看着老妈和老爹都已经喝掉了一碗茶水,就站起来告别了客栈老板,带着父母,从客栈后面的石阶小路,往上面去了。

  华子建远远望去,整座山上一片葱茏,林木繁茂,枝枝叶叶重重叠叠,绿得隆重而狂热。再看近处,青石板的小路两旁,高大的乔木遮荫蔽日,花花草草则铺满大地,不知道名字的鸟儿在树丛间声嘶力竭地叫着,不知在向这个世界不停地喊着什么?还有几只叫不出名字的鸟儿,却兀自在林子的上空盘旋飞舞。
  走不多时,华子建和老爹老妈的身上就开始出汗了,好在华子建带了一大瓶子的矿泉水,边走边不时地让两老喝上几口。
  华子建现在才发现,自己的体力是真的下降得很厉害啊,一方面因为年龄的原因,一方面,现在基本上天天处于养尊处优锦衣玉食的享受状态,不要说锻炼身体,连步行都很少了。遥想当年,十几二十几岁的时候,天天早晨去跑步,还有哑铃臂力器什么的,又是俯卧撑仰卧起坐什么的,那可真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啊,那时候身体棒得似乎一拳就能将墙壁打个洞。
  后来,做了官了,开始忙起来了,又整天的吃吃喝喝迎来送往酒桌牌桌,好了,肌肉越来越萎缩松弛,赘肉越来越膨胀增多,整个人,就渐渐变形了哦!随着身体的变形,心灵和思想,是否也变形了呢?应该是吧,想当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胸藏宏图,心怀伟业,总想着要轰轰烈烈干一番惊天地泣鬼神、对人类作出不朽贡献的大事业!正所谓意气风发,踌躇满志!

  但是现在呢,当年的那些胸怀和志向呢?似乎少了许多啊,但是,这样的变化是从何时变的?是具体怎么变的?华子建却又确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也许,一切,都像极了那个温水煮青蛙的著名实验吧?一点一点,一天一点,慢慢地,就让你从生涩变得熟透了,甚至,熟烂了,然后,彻底死亡,彻底消亡。
  华子建一边胡乱地想着这些,一边穿着粗气往山上走。 已经到半山腰了,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