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4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少来吧,我还不了解,我会给你个惊喜,你以为我是自己来的吗?你看看对面的酒店,那里还有个人在等你,你见了肯定喜欢,而且她可不是来找你办事的,纯粹就是想和你聊聊人生”。田鄂茹指了指对面的酒店,满脸风*的说道。
  丁长生一愣,不知道田鄂茹在搞什么鬼,看了看她,问道:“谁啊?”

  “你猜呢?”田鄂茹的脸几乎是贴到了丁长生的脸上,丁长生只得扯着身体躲开她这种猛烈的攻势。
  “我不知道,你说不说,不说我可走了”。丁长生无可无不可的说道。
  “你呀,真是没一点情调了,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对我和寇大鹏的事肯定是耿耿于怀,但是我也是女人啊,霍吕茂不行,你知道的,你也不来海阳了,你让一个女人就这么守寡?”田鄂茹说的好像是丁长生委屈了她似得。
  其实和田鄂茹的关系让丁长生很是纠结,一来自己和田鄂茹确实是没有多少感情,俩个人之间的关系可能真的是紧紧存在于肉体之上。
  但是,男人也是善妒的动物,当丁长生知道田鄂茹又回到了寇大鹏怀抱后,确实是有点郁闷,但是却也没拿这事当回事,自己给不了田鄂茹任何的好处和承诺,所以,岂能奢望田鄂茹为自己守身如玉,那不是扯淡吗?
  “你想多了,我真的还有事,先走了”。丁长生起身要走,可是硬生生被田鄂茹摁在了沙发上。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是我姐姐,我叫来的,我今晚不打扰你们,你尽管去,没人知道的”。田鄂茹笑道。

  “没人知道?成功不知道?”丁长生奇怪道。
  “不知道,我姐姐是来看我姐夫的,我来这几天也是住在我姐夫家里,但是我姐夫和我姐的关系不怎么样,好像这几天又有什么案子,所以昨晚就没回家”。  田鄂茹说道。
  丁长生本来还想问到底是哪个姐姐时,一想,自己想多了,她们姐妹三个,除了她和成功的老妈,那肯定就是她的二姐田清茹了,对于这个女人丁长生是知道的,但是这个女人一直都是很清高的那种,怎么会听从田鄂茹的摆布?
  “你开玩笑的吧?”丁长生不信的问道  。

  “我知道你肯定是不信,但是我就告诉你,为了你,我做了好几年的工作了,而且,我这个姐姐,也是个苦命人,她老公常年不回家不说,还在外面有了人,因为离婚的事,和我姐姐吵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有我在旁边敲边鼓,你害怕什么,再说了,我还不知道你的本性?”说着,一把掏向了丁长生的裤裆里,丁长生来不及躲,被他抓了正着。
  “你,你干什么,松开,这是什么地方,别胡来”。丁长生吓了一跳,低声训斥道。
  “说吧,你到底去不去?”
  “你这不是扯淡吗,我和她怎么可能呢?”丁长生哭笑不得,但是自己的命根子被田鄂茹死死地抓住了,田鄂茹的手就好像是手铐一样,越挣扎越紧,不知道是命根子的事还是手铐的事。
  “我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这也就是她一时糊涂被我利用了,你要是再犹豫的话,恐怕煮熟的鸭子就真的飞了”。田鄂茹恨很的说道。

  “什么意思?”丁长生不解的问道。
  “本来,我姐这次来是想和姐夫好好谈谈,如果能过下去,就好好过,如果真的过不下去了,那么大家就好说好散,离婚算完,但是,没想到的是,我们昨天上门时,把我姐夫和他的小三堵在了家里,还没起床呢,这下,你想想,那是我姐姐的大床,是他们的婚床,可是我姐夫呢,居然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在这床上做那种事,而且不知道玩的多嗨呢,要你媳妇和别人这样,你受的了吗?”
  “滚蛋,我媳妇不会这样”。丁长生不自觉的爆出了一句粗口。
  “嘿嘿,我就说吧,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吧,我就和我姐姐这么说的,他能找女人,你就不能找男人啊,所以,我就推荐了你,这么好的事,你该感谢我才是啊,你也知道,我姐姐那是多么清高的一个人,副检察长啊,你上过副检察长吗?女的。”田鄂茹得意的问道。
  “怎么,你的意思我上过男的?”丁长生白了田鄂茹一眼,说道  。

  “行不行给我个话,我来了这么久了,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开好房了,你等会,我打电话问问”。田鄂茹兴奋的说道。
  趁着田鄂茹给她姐姐打电话的功夫,丁长生起身赶紧走了,这都是什么事啊,还有妹妹给姐姐拉皮条的,别说是田清茹自愿的,自己是不想在招惹成家的人了,虽然田清茹和成千鹤没什么关系,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最为关键的是自己和秦墨都结婚了,再胡来不合适。
  丁长生撇开了田鄂茹,自己一个人去了白山区委,已经好几天没过问区里的事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
  让丁长生感到意外的是梅三弄还没下班,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梅三弄还在办公室看材料呢。
  “梅主任,还没走啊”。
  “哎呦,丁书记,您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忘了拿东西了?”梅三弄急问道。
  “没有,就是过来看看,这几天区里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都挺好的,对了,养殖中心全部拆完了,接下来就是土地整治了,对了,有个女人来找过你,我说你去了省城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留了个名片,让我回来交给你”。说着梅三弄拉开抽屉,在自己的笔记本里找出来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丁长生。
  丁长生开始时还以为是田鄂茹来找过自己呢,但是打开一看,居然是肖寒,肖寒来这里找过自己了,怎么不给自己打电话呢?丁长生拿出手机想不给肖寒拨过去,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住了。
  “老梅,我前段时间和你说起过,想不想换个地方工作,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丁长生将名片塞进兜里,问梅三弄道。
  “呵呵,我听丁书记的安排”。梅三弄虽然比丁长生大很多,但是在丁长生这里,他永远都感觉自己比丁长生矮很多,这大概就是官位的压力吧,在高自己一级的官位压迫下,下级永远都直不起腰来,其实说到底,还是人心直不起来。
  白山的事情还不算完,照目前来看自己还得在白山干下去,但是现在想想湖州的事情,觉得自己的从政经历是很失败的。
  丁长生越来越感觉到,从政是否成功,不在于你为这个地方做了多少事,而在于你走后,你在这个地方留下了多少人,多少人多少年后还能记得你。
  想想湖州,现在谁还记得自己,谁还能自己一个电话就能约出来吃个饭聊聊天,现在想想,的确是不多,在白山,更是不多,所以丁长生现在就在想,既然还能在这里干下去,那么从现在开始,丁长生就得培养几个自己的人,几年后,即使自己走了,这里还能看到自己的影子,这才是成功的从政者。
  日期:2016-01-21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