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9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个,他又有点后悔起来,刚才真应该让左正给自己解开铐子算了。
  让县委政法委书记给自己松铐子,那也算有面子了,现在居然变成了左中承这小子,唉,谁能想到这姓左的那么不要脸呢?
  左正刚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徐莹和张文定道歉,第二件事情就是说要给张文定解开手铐,甚至刚才还准备给张文定解开手铐来着。可是张文定一心要把事情搞大,再说了,徐莹没有发话,他就没同意,只是用一种赌气的语气说要到派出所去把事情说清楚。
  见到张文定当时的情绪,左正就没再坚持了,而且左正本身也确实不是很愿意亲自给张文定打开手铐——他就见不得年轻干部嚣张。
  对于刚才张文定一直强硬的表现,徐莹还是很满意的。
  但她也知道,张文定仅仅只是一个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在安青县里,要跟政法委书记兼公丨安丨局长死磕,那是力有未逮的,所以眼见张文定被左正这一通乱拳攻得抵不住了,她就发话了:“别忙着松铐子,我要让孙坤同志看一看,啊,看一看公丨安丨局的铐子是怎么用的!”

  俗话说,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
  左正在安青县横着走那是习惯了的,今天他好话说尽,儿子被人打了又还自己扇了耳光,他自我感觉今天已经很给徐莹和张文定面子了,可是徐莹这么油盐不进得理不饶人,那就太不把他左正当回事儿了。
  哼,不就是个团省委的副书记吗?论起实权来,你还不如我左正呢,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你要搞搞清楚,你是团省委的副书记,不是省公丨安丨厅的副厅长!
  心头火气一大,左正说话就有点不客气了:“徐书记,公丨安丨局跟张县长的误会,刚才已经说开了,您的事情,我代表县公丨安丨局向您道歉......”
  徐莹确实管不到公丨安丨系统上去,但她副厅的级别摆在那儿的,眼里怎么会有左正这么个副处级的干部呢?
  听到这家伙居然敢顶撞自己,教自己怎么做事,火气顿时又大了几分,两眼中精光乍现,冷声道:“你代表县公丨安丨局?啊?就你这样的人,能够代表县公丨安丨局?!你凭什么代表县公丨安丨局?”

  左正气得牙痒痒,胸膛一阵起伏,眯着眼睛,再一次报出了身份:“我是县公丨安丨局局长!”
  徐莹当然知道他是县公丨安丨局局长,因为刚来的时候,他就作了自我介绍了。
  刚才徐莹说那个话,其实主要是发泄怒气,只要怒气发完,也就可以好好说话了,但一见左正没有服软的意思,还硬顶了起来,顿时大怒:“就你这样子还公丨安丨局长?儿子都管不好,你能够管得好一个公丨安丨局?”
  这句似乎有质疑随江市公丨安丨局和安青县委用人不当嫌疑的话,让刚刚到来的县委书记姚雷给听了个正着。
  听到徐莹这个质问的话,姚雷心中的感受是相当矛盾的。他有点高兴,也有些恼怒。
  高兴的是徐莹这么大的怒火,他就可以借势向左正拖压,让左正彻底的靠向自己。
  若是姓左的不听话,那就以这个事情为由头,好好教训一下左正,让市委政法委书记左wei革也无话可说——这种胆敢放纵儿子调戏女领导的家伙,没哪个领导会可怜他。
  恼怒的呢,就是徐莹这话把安青县委都指责进去了。
  他左正管不管得好安青县公丨安丨局,那应该由安青县委和随江市公丨安丨局来评说,你团省委,还真没有这个认定的资格!
  妈的,你下来调研,老子亲自接待,可你居然还指责起了县委的工作,欺人太甚了吧?
  心里有着这复杂的感觉,姚雷脸上却是丝毫都没有表露出来,带着黄文化和秘书走过来,声音相当诚恳:“徐书记,我来迟了,我代表县委向你道歉。”
  他不问发生了什么事,甚至看都不看一脸哭相无比恭敬地叫了他一声“姚书记”的左正一眼,直接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很低的角度,然后一开口就扯上整个县委,既显示了对徐莹这位省里来的领导的尊重,又狠狠地将了左正一军。
  原本这个事情的起因仅仅只是因为左正的儿子所引起的,可以说是私事,但姚雷给徐莹道歉的一句话,就将此事定性为公事了,而且不仅仅只是公丨安丨系统的公事,就连县委都一起扯进去了。
  嗯,左正不仅仅是公丨安丨局长,还县着县委政法委书记呢,公丨安丨局,那也是政法系统的一份子。
  左正怎么会听不明白姚雷这么说的意思呢,可是他听明白了也没办法。
  以前他游走在姚雷和姜慈之间,待价而沽,肯定会让书记和县长都心里不爽的,现在出了这么个事情,书记大人抓住了机会,不发难那就不正常了。
  更何况,出了这个事情,自己只想着赶紧把事情解决好,却没有第一时间向姚书记汇报,这个是对领导相当不尊重的,也是很犯忌讳的啊。
  徐莹对左正没有好脸色,那是因为左正级别太低却又还摆不正位置,但现在姚雷这个兼着市委常委的安青县一把手来了,第一句话就是代表县委向她道歉,她就不能再摆架子,脸色缓和了许多,但语气中,还是难掩怒气:“姚书记,通过今天的走访,我对安青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看到了安青人民勤劳奋斗的一面,看到了安青人民朝气蓬勃的一面,我由衷地为安青可喜的经济建议和饱满的精神状态感到高兴......啊,但是,今天晚上,就在刚才,就在这里,我也看到了安青的另一面!不好的一面!啊,这还是在咖啡厅,要不是有文定同志, 我......”

  我了两声之后,她深吸一口气,像是费了很大的毅力才压下心中的怒火,然后继续道,“安青的治安状况,实在是令人担心,我都不知道住在房间里会不会有人半夜来敲门!”
  左正听得想吐血,尼玛,就这么一个意外的小事,这女人太特么会发挥了吧?
  他倒是忘记了,他自己在遇到那些没势力没能量的人的时候,也习惯性的把小事弄得天大。
  徐莹难得说这么一长串的话,听着那真是气到极点了,可张文定知道,如果徐莹真的气到极点了的话,绝对不会说这么一长通话,肯定只会不咸不淡地来一句。现在说了这么多,那就表示她要正式谈论这个事情的解决之道,开始讲条件了。
  张文定能够看得出来的东西,姚雷当然也不会不知道,等到徐莹话一说完,他就接过话了:“徐书记的指示非常及时,县委一定会认真调查,发现问题,严肃处理,给徐书记一个交待。”
  他先说了徐书记的指示,那是表示对徐莹的尊重之意,然后只说给出一个交待,却没说给一个满意的交待,那就是他身为县委书记的尊严和底气了——这个事情,县里是有责任的,但你也别想狮子大开口胡乱扣帽子。
  徐莹眼皮子翻了一下,没有接话。
  这种时候,如果再说什么不是给我一个交待而是给安青人民一个交待之类的套话,那就有点自损威严了。

  姚雷也没有再看徐莹,而是把目光扫到了张文定脸上,仿佛刚刚才发现张文定手上戴着铐子似的,惊诧地说:“文定同志,你这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