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7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走过去,接在手上,捧着看了起来,主要内容就三条:一、调整人员的权利,但要经过开发区党工委认可,并报县委批准。二、按照市里招商政策的框架,给予进入商家政策的支持,需要开发区拿出具体方案,报县里批准。三、给予开发区一些特殊政策支持。
  “没什么疑问了吧?”郑义平说完,又对着徐敏霞,“徐副县长,你说一下第二件事。”
  徐敏霞未曾开言,先笑了:“好啊,小楚你可别高兴过度了。”
  听到此话,楚天齐就是一楞,不解的看着徐敏霞。
  “经**玉赤县委研究,从即日起,成立中小企业局筹备处。筹备处书记,由常务副县长徐敏霞同志兼任。筹备处主任,由楚天齐同志担任。”说到这里,徐敏霞补充道,“文件另下。”
  什么?又是一个主任?自己走什么狗屎运了,天上掉馅饼能砸到自己?楚天齐一时真有点晕了,直觉得这是一个玩笑。
  接下来,郑义平和徐敏霞说的好多话,楚天齐几乎根本就没听进去,直到走出县长办公室的时候,还在晕乎着。
  从楼上下来,到了院里,才发现天已经黑了。雷鹏的电话适时响了,要他等着,一会儿开车来接他。
  刚挂断雷鹏的电话,向门口走去,电话又响了。楚天齐看都没看,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你怎么啦?听着无精打采的。不是听说解决的很顺利吗?”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她的话,楚天齐“嘿嘿”一笑:“是解决的很顺利,顺利的有点出乎意料。”

  “那你好好给我说说呗,夏雪说的太笼统。”宁俊琦声音甜甜的。
  楚天齐把今天的事,拣重点说了一遍。
  “哇,你太棒了,这就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宁俊琦声音很夸张,“对了,那个叫大鸭梨的和你认识吗?”
  “以前在老幺峰抗战旧址见过一面,他还撞过我的肩膀,但两人没有说话,除此再没有接触。”楚天齐如实回答。
  “哪更不对了,按理说他应该找你的麻烦才对,怎么反而态度变得这么友好呢?你没问他为什么吗?”宁俊琦发问。
  楚天齐回答:“当时挺多人,哪好问呀?后来他们就一起走了。”
  “事出反常必为妖,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宁俊琦叨叨起来,然后忽然问道,“对了,真的任命你为开发区主任了吗?”
  楚天齐自得的说:“当然,红头文件都出了,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亲自宣读,县长也专门找我谈了话,就等着走马上任呢。”
  “哈哈,听得出你挺兴奋,有没有跨马游街,夸官三日之说。”宁俊琦“嘻笑”着。

  楚天齐不谦虚的说:“差不多吧,现在是新社会,不兴哪套旧礼俗了。”
  “德性,看把你美的,都快找不着北了。”宁俊琦俏皮的说,“就没另外赏你个黄马褂。”
  楚天齐笑道:“哈哈,还真让你说着了,不过不是黄马褂,而是又赏了一个主任。”
  “什么?又一个主任?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主任是土坷垃,一抓就一把?”宁俊琦显然不信。
  “不信是吧,那我说给你听。”楚天齐把筹备中小企业局的事讲说了一遍。

  “哇噻,双料主任,你家祖坟该冒清烟了。”宁俊琦大喊道,“天齐你真棒。”
  楚天齐正要和她多腻歪几名,路边响起了“嘀嘀”的汽车喇叭声。他抬头一看,对着手机道:“雷鹏来了,晚上再聊。”
  “嗯”手机里传出宁俊琦温柔的声音。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又和宁俊琦通了一会儿电话,楚天齐简单洗漱一下,上床钻进了背窝。

  今天晚饭,楚天齐只喝了很少的酒,头脑很是清醒,但他却觉得今天一天晕晕乎乎的,就跟在梦里一样。昨天的这个时候,自己还在老幺峰乡,虽然空自得了五千元奖金,着实欢喜了一阵。但心中的那份忧郁还在,因为没有工作可干而带来的忧郁。
  谁知,今天一早就被调回县里。经过短短的十几个小时,自己不光是处理了一起上丨访丨事件,更是成了双料主任。事情反转之快,就跟做梦一样,真应了那句话:世事变化无常。
  今天的事情确实让人费解,尤其是大鸭梨到现场后,事情几度反转,让楚天齐也不明就里。他静静躺在床*上,努力回忆着当时的点点滴滴,试图从中发现蛛丝马迹,找到原因所在。
  时间倒拨六个小时,回到下午三*点多,回到那间小会议室,回到楚天齐和大鸭梨对峙的现场。

  见楚天齐没有回应,大鸭梨再次问道:“你到底是不是青牛峪乡楚副乡长?”
  “这和你有关系吗?”楚天齐不屑道,“告诉你也无妨,我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后来你是不是做调研了,还带人到省里调研过?”大鸭梨追问道。
  楚天齐感觉对方在故意耗时间,鼻子“哼”了一声:“你问这么细干什么?我就做调研了,就去省里了。少费话,你想怎么着,就划出道来。”
  大鸭梨楞了一会儿,忽然使劲的摇了摇头,然后四顾左右:“我刚才怎么了?为什么一点也记不起来?”说着,他转向骆长财,“我们是不是在谈判?对方的方案是什么?”
  虽然觉得大鸭梨有些奇怪,但骆长财还是如实回答:“我们是在谈判,对方的方案是:所欠款项分三次付清,明年二月底之前支付百分之二十五,在六月底之前支付百分之三十五,在十月底之前支付百分之三十五。”
  “哦,是这样。”大鸭梨看似思考了一下,对着楚天齐道,“条件还算公平、合理,就这么定了吧。”说完又看向八名代表,“你们说呢?”
  八人不明白大鸭梨是怎么了,都不吱声。
  “你们倒是说呀,行不行?”大鸭梨瞪着众人。
  见大鸭梨凶相毕露,那八人赶忙说:“行行,挺好的。”
  大鸭梨一笑:“楚主任,我们同意了,赶紧签字吧。”
  对方做法太反常了,反常的让楚天齐觉得不真实,不知道对方要耍什么花招。但楚天齐还是说道:“此话当真。”
  “楚主任,千真万确。你看我现在像不清醒的人吗?”大鸭梨双手一摊,做出一副无奈状。
  “好。”虽然狐疑不已,楚天齐还是让邹英涛去向徐敏霞简单汇报一下,并打印备忘录。
  不光楚天齐不解,现场所有人都不解,当然大鸭梨除外。大家几乎都认为大鸭梨神经有问题,要不就是吃错药了。否则,怎么先是气势汹汹,后又装糊涂,现在却又变得通情达理?
  大鸭梨并不在乎大家怪异的目光,而是坐到椅子上,大谈政府搞开发区政策的正确,大谈百姓应尽的职责。看他讲话条理清晰、引经据典,说的又头头是道,根本不像是头脑不清醒的人,但他今天一系列的做法确实不像正常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