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2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匆匆用过午饭,钟严明带着莫道林、董明鑫和商山峦一起出发赶往国家计委。农业司二处处长约钟严明三点见面,他们怎么着也得提前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去排队。
  包飞扬本来以为 自己应该有机会跟着钟严明到国家计委去见一见大场面,谁知道钟严明压根都没有提,商山峦也没有什么特别交代  。看来这次钟严明带他过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种镀金行为,并没有指望他包飞扬出什么力气。只要这个项目跑成功,作为市长的随行人员包飞扬怎么也算是积累了一段资历。年终的档案考评中,必然会加上一段某年某月某日跟随市长参加某某项目申报,表现优异,获得了相关领导的一致好评如此等等。至于说相应的物质奖励,对包飞扬来说反而是很次要的东西。

  包飞扬在二楼餐厅用过工作餐想起房间内的便笺没有了,于是就下到一楼大厅,准备向前台服务员要两本便笺好继续整理他的陶瓷化工配方。可是他刚到一楼大厅,就看到有一群人正堵着前台吵吵嚷嚷地说着什么,其中有一个十六七的女孩子看起来很是面熟,他仔细一想,才想起来,这不就是上午抱着那个两三岁小男孩的女孩子吗?她来这里干什么?是过来感谢自己吗?
  这下可就糟了,自己本来想低调一些都不成。自己这个见义勇为行为啊,又要曝光了。
  就在这时那个女孩子也看见了包飞扬,她伸手拉了一下一个正情绪激动地对前台服务员说着什么的三十出头的少丨妇丨,用手指着包飞扬小声说了句什么。
  那个少丨妇丨就尖叫一声,冲过来一手抓住了包飞扬的T恤,大声地说道:“你这个坏种,把我家钢钢害得那么惨,以为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你?”
  包飞扬的真维斯T恤衫一下子被少丨妇丨长长的指甲抓出一道口子,一时间不由得十分气恼,说道:“什么你家钢钢,我怎么害他了?真是莫名其妙!”
  “装你还真能装!”少丨妇丨死死地抓着包飞扬的T恤不放,嘴里一阵阵冷笑,扭头对身后那个十六七的女孩儿说道:“芳芳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是不是这个坏种把钢钢撞下引水渠的?”

  那个女孩儿低头躲闪着包飞扬的目光,嘴里却说道:“是他就是他把钢钢撞下去的!”
  什么?
  虽然女孩儿的声音不大,但是包飞扬却听得清清楚楚。他现在也猜出来了这个少丨妇丨和女孩儿嘴里的“刚刚”或者“钢钢”什么的,肯定就是他上午从引水渠中救出来的小男孩。
  如果不是包飞扬遇到,他根本就不相信他竟然还会遇到这种事情。在上一世的时候,他从报纸上新闻中也看到不少类似的事情,热血青年好心好意地救人,最后反而被救助的对象讹诈,甚至还要赔偿被救助者数额不菲的赔偿金。可是大都是进入二千年之后发生的事情,在整个九十年代,大其是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民风还是相当淳朴的,包飞扬几乎没有听到过见义勇为者救人之后反被诬陷的事情。可是包飞扬没有想到,偏偏就是在九二年的时候,就是在皇城根儿脚下,他遇到了这样令人寒心的事情。所谓英雄流血又流泪,绝对不是传说中的故事,它在现实中可是一再发生啊!

  虽然心中异常的气愤,包飞扬的情绪还是保持相当的稳定,他平静地对少丨妇丨说道“大姐,这个小妹妹肯定是弄错人了。我不是撞倒她的人,相反,我是跳入河里把你家钢钢救出来人。”
  说到这里,他扭头望着那个女孩儿问道:“你叫芳芳对吧?你好好回忆一下,是不是我跳进河里把钢钢救上来的?当时可是很多人都看到的。”
  芳芳眼里掠过一丝惊慌,嘴里却强辩道:“是你先把钢钢撞下河里的,然后才跳下河里去救钢钢的。”
  “对啊,你还真有脸说你跳下河里救人!你把我家钢钢撞进河里,难道你不该下河去救人?”少丨妇丨更是得理不饶人,口中的唾沫星都喷到包飞扬脸上,显然情绪非常激动  。
  这时候曲艳红闯讯赶了过来,上前拦着那个少丨妇丨劝道:“妹子,不管是不是他把你家孩子撞下去的,但是孩子总是被救起来了,没事就好……”
  “什么没事?没事我会往你们这破地方来吗?”少丨妇丨的情绪更加激动“我家钢钢发烧三十**度,这时候正在医院输液呢!如果不是他,我家钢钢会遭这个罪吗?”
  尚晓红也从楼上赶了下来,她看到包飞扬的衣服都被扯破了,不由得十分气愤,指着少丨妇丨说道:“你家孩子发烧,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当时也在现场,看的清清楚楚,当时你家孩子被撞进引水渠的时候,小包还距离你家孩子七八米远呢!如果不是他跳进河里救了你家孩子,谁知道你家孩子会出什么事情!”
  “呸!你看得清清楚楚?你们本来都是一伙儿的,自然是狼狈为奸,替他打掩护了!”少丨妇丨圆睁着双眼骂道:“你们是不是想仗着人多就糊弄过去?告诉你,这里是京城,不是你们乡下的小地方,想撒泼打滚糊弄过去没门!”
  尚晓红气得浑身发抖,还想说什么,却被包飞扬伸手拦住了。包飞扬知道这样吵来吵去不是办法,有理也说不清楚。反正当时京密引水渠旁边有很多人,想找到旁观者也很容易。
  到时候肯定能找到证人证明不是他把人撞下去的,相反,他是一个见义勇为者。
  “大姐,既然你不肯相信我们的话,那么你看这样行不行?”包飞扬平静地说道“咱们报警吧!请〖警〗察过来处理。当时在现场有很多人,只要找到目击者,就可以证明是不是我把你家钢钢撞下河的。”

  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有人喊道:“肇事者呢?肇事者在哪里?”就看到三个〖警〗察从大厅外面走了进来。
  曲艳红看到〖警〗察过来了,不由得暗舒了一口气,作为驻京办副主任、天源大厦的总经理,曲艳红可是不少和京城地头蛇打交道。对于天源大厦所属片区的〖派〗出所,那关系自然是早就打通了。这个为首的〖警〗察曲艳红可是认识,还在一起吃过饭,正是黄龙桥〖派〗出所副所长宋火旺。
  “宋所长,你来得可正是时候。”曲艳红连忙迎了上去“我们这里可能发生点误会,你帮忙给调解一下。”
  谁知道宋火旺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走到那个少丨妇丨面前,大声指着包飞扬问道:“梅子,是哪个王八蛋把钢钢撞下引水渠的?大哥给你做主!”
  “你不是废话吗?”少丨妇丨瞪了宋火旺一眼“如果不是这个坏种,我抓着他干嘛?”
  “你放手吧,有大哥在这里,这个小王八蛋跑不的。”宋火旺等少丨妇丨放开包飞扬,瞪大了双眼问道:“小王八蛋,你老实说,为什么把钢钢撞下引水渠?”
  包飞扬当时就气乐了,这个〖派〗出所所长明显是拉偏架的,只听了少丨妇丨的一面之词,根本就不给他们这方讲述当时情况的机会,就直接把他安上了撞孩子进引水渠的罪名。
  不过他也不愿意在这里多讲。毕竟这里是天源市驻京办,有很多客人住在这里,大厅里聚集了这么多人,客人看到了影响肯定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