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1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才几天不见”小曲你这张嘴可是越来越会说了。”钟严明虽然对李长根和曲艳红搞出这个阵仗有所不满,但是这次到京城采跑项目,还需要多多仰仗他们出力,所以呵呵一笑,伸手接过鲜huā,洌是也没再批评他们什么。

  寒暄过后,李长根在前面领路,出了机场大厅,驻京办的三辆小车已经等候在外面,钟严明、商山峦、董明鑫等人分别被李长根和曲艳红请上了小车。至于尚晓红、包飞扬等人,则在驻京办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的停车上登上了一辆大巴车,追着前面三辆小车去了。
  等赶到天源大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钟严明先进房间里洗漱,商山峦则把带过来的人召集在一起,说道:“今天晚饭就不统一吃了,大家根据自己的情况具体安排。需要今天晚上去拜访人的,可以直接到下面的库房去把礼品领出去。如果是明天早上才安排拜访的,现存就抓紧时间吃饭休息,养好精神,精力充沛才能干好工作,对不对?”
  大家都散去后,商山峦垢意把包飞扬留下来问道:“飞扬,听尚科长说,你在京城也有亲戚?”
  “嗯,有一家亲戚。”包飞扬知道商山峦意思是想问他的亲戚在什么地方工作的,可是这个,问题他不菲回答,只好故意装糊集。

  商山峦见包飞扬避而不答,就认为包飞扬这家“亲戚”只是普通人家,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工只是说道:“你什么时候计划去亲戚家?”
  “看领导们对我工作的安排了。”包飞扬说道。
  “你没有什么特别的工作安排,让你过来的目的主要就是学习。”商山峦笑了起来“你的时间可以〖自〗由把握。”钟严明安排包飞扬过来,本乘就是一和奖励的性质,并不指望包飞扬在这次跑项目的过程中能出到什么力。
  “那我明天上午过去吧工……”

  “明天上午?”商山峦想了一下,说道 ……我等下问一问李主人,看看他明天上午能不能派一辆车去送送你。”
  “不用不用,距离不远,我自己打车去就好!”
  谢过商山峦,包飞扬回到自己的房间。天源大厦主要客户就是天源市到京城乘办事的人,入住率并不高所以这次跟着钟严明来办事的人员无论职务高低,每人都是单独的一间标间住宿条件角是蛮高。
  包飞扬简单洗漱一下,到下面餐厅吃过饭,回到房间放了一大缸热水,美美地泡了一个热水澡,然后上床睡觉。半夜里迷迷糊糊地还听到外面走廊里有人的说话声,大概是其他出去跑关系的人回来了:第二天一早,包飞扬起床之后用过早餐,然后又到商山峦的房间汇报了一下,这才拎着一箱贡桃和两罐三江口的多味萝卜出了天源大厦,打了一辆车,往位于长安里东大街的中J委大院而去。
  这时候首都还没有变成首堵,虽然车辆也比较多,但是交通还比较顺畅,从天源大厦出发,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到了中J委大院  。
  中J委大院在地图上没有标注,也没有门派,查号台也没有电话登记:如果不是赵根红的秘书小李告诉过包飞扬地址,包飞扬还真找不到这个地方。大院门口站了两名身材魁梧的武警战士,腰杆笔直,威风凛凛地注视大门外往来的行人。
  旦包飞扬向大门口走了过来,一名腰间插着手枪的武警中局疾步走了出乘,用锐利地目光盯着包飞扬:“干什么的?”
  若是一般人,看到这个阵势就首先吓个腿软,包飞扬自然是不会,他淡定地微笑道:“我来找第八纪律督查室的赵主任。”
  “有预约吗?”
  “哼,昨天上午,我跟赵主任电话联系过。”
  “赵主任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报一下!”
  包飞扬就把赵根红的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报了出来。
  武警中局见号码没错,就准备向包飞扬拿过身份证,打第八纪律督查室的办公室电话进行核对工就这时,只见一辆黑色的蓝鸟车从大院里再开了过来,行驶到包飞扬身边停了下乘,后车窗的玻璃缓缓地降了下来,一个中年女性的面尔露了出来,正是铁面女包公赵根红。
  “啪”!武警中局冲赵根红敬个礼“首长好!”
  赵根红点了点头,算是回礼,然后一脸抱歉地对包飞扬说道:“小 、包同志,我现在忽然间有点急事,要出去一趟,要不咱们回头再约时间?”
  “赵主任,不用了,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包飞扬怎么敢再给赵根红添麻烦,说道:“就是从天源市带了集土特产,送给您尝一尝鲜。”
  说着包飞扬就把手里的贡桃和多味萝卜往赵根红车里塞。赵根红看着外面粗陋的包装,知道确实是土特产,不值什么钱,也就没有阻止包飞扬,只是问道:“你住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去?”
  “我住在天源市驻京办,也就是天源大厦。回去时间不一定,可能还要五六天。”
  “那好,这几天有空我联系你,难得进京一趟,怎么着也得到家里吃顿饭!”赵根红非常欣赏包飞扬,虽然包飞扬拒绝了到中J委工作的邀请,但是赵根红心里依旧是十分喜欢这个聪明机智的年轻人。如果不是她刚刚接到父亲赵老今天早上又不肯吃东西的消息,今天上午无论如何都会和包飞扬谈一谈的。
  赵根红的专车绝尘而去之后,包飞扬自然也不在中J委大院门口久留,走到大门口对面拦了一辆出租车,返回天源大厦。对于赵根红说要邀请他到家里吃饭的事情,包飞扬也不敢当真。倒不是他怀疑赵根红的真诚,只是他知道,职位到了赵根红这一步,已经是身不由己了,就好比今天一样,即使是事先敲定了好了时间,但是遇到突发的紧急情况,赵根红自然是无暇再接待他。
  那边在赵根红的催促下,司机开车一路狂奔,越过一道道关卡,很快就开到玉峥山桂苑。赵根红一下车,她父亲的秘书,赵办主任杨翔远就迎了上来了“老杨,情况怎么样?”
  杨翔远面容凝重的摇了摇头“情况很不乐观。老首长昨天晚上就没怎么吃东西,今天早上体温又升上去了,更是什么东西都不肯吃,医疗专家组也素手无策……、
  赵根红的父亲赵天海是开国老上将,从红军时期就开始跟着太祖南征北战,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更是立下了卓越的战功。一九五五年我军第一次授勋的时候,不管是论资排辈,还是按功行赏,赵天海都应该更进一步,可是最后却仅仅被授予上将军衔,这其中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军内各山头平衡的结果。对此太宗爷也曾说过,我军历史上是由各个山头、五湖四海集中起来的。过去,有三个方面军,每一个方面军又是由很多山头结合起来的。因此,鉴于这段特殊的历史,第一次授勋的时候,就不仅仅是论资排辈和按功行赏,还要讲求一个综合平衡,这一综合平衡,赵天海就得做出些个人牺牲,最后仅被授予上将军衔。不过这并不影响赵天海个人在军中的声望。

  十年动乱之后,太宗爷重新出山,由于开国老帅老将纷纷凋零,赵天海就成为太宗爷非常倚重的对象,长期担任军委重要领导,两年多前才正式从军委重要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在家颐养天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