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6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就看到了江可蕊似笑非笑的眼睛,华子建一下收住了坏笑,有点痴痴的发呆了,江可蕊此刻真的好美,她眉目之间的情意,唇齿之间的低语,华子建如何不懂她真实的内心。
  华子建想,这只是开始,永不会有句点,在自己的一生中,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可蕊,你笑什么?”在华子建直呼其名后,江可蕊终于缓缓侧转身子,把青春和俏丽带给了华子建。 “我笑什么你不知道了!”她没有微笑,眼睛里含有一丝水水的温情。
  “呵呵,敢不给我老实交代啊!”华子建笑着向她慢慢靠近。 “哼哼,你离我远点,少套近乎!”江可蕊使着小性子,眼神却遮不住内在的心思。
  华子建知道她并不想拒绝自己,这也是华子建早就有过的心得,在感情纠葛中的男女,特别是女人,你只要留意观察她们的眼神,基本就能够判断出感情的结局,江可蕊的眼神让华子建有了些心动。
  对于爱,究竟什么是爱,大概没有人能够真正搞得清楚,也不可能去为它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就正如老子所说的,“道可道,非常道。”以华子建的愚见,爱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爱是一种道不尽的感动,爱植根于有爱的人的心底,很深很深。

  这一个晚上,华子建睡了一个非常踏实的觉。
  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划着一艘很是华贵的小船行进在一条河道里,而且是往上游划的。这河里的水纯净清晰,水中的游鱼也看得清清楚楚。河水一会深不见底一会又浅可见滩;河的两岸景色如画,那些个村庄的屋子建造得非常雅致。从来没有划过船的华子建竟然很顺当地抄起橹来摇着,那船也很听话地朝着前面驶去,所到之处并划开一道道的波纹……河岸上不时有熟识的男女在跟自己打着招呼,有些人甚至手里抓着大把钱对这自己撒来…… 其间甚至还有那个叫柯小紫的女孩子。

  醒过来这梦很还清晰地印在脑子里,华子建坐着没动,静静地想了一下。是啊,就眼下的状况来看,自己的处境也尤如这个梦境,新屏市就好比是这条船,自己就是驾船的,驾得好船就稳稳当当地前行,驾得不好就会船沉命丧.....!
  第二天一早,华子建就带着纪检委的人到了治安大队,那个叫陈双龙的队长据说昨晚上是加夜班了,现在还没起来,不过看到华子建带着这些人来,治安大队的教导员,还有武副队长等人就一起迎了上来。
  华子建没有刻意的招呼武副队长,只是点点头,武副队长也聪明的很,一本正经的过来说:“我是治安大队的副队长,请问华市长有什么事情。”
  华子建说:“我们来提人的,你们昨天羁押的那个建筑商是我们正在调查的对象。”
  武副队长有点茫然的说:“这个事情啊,我还不知道,等我们陈双龙队长来了在说吧。”

  华子建就有点想笑,这小子装的还挺正经的,更让华子建好笑的是,这个治安大队的队长叫陈双龙,和自己过去大学一个室友是同样的名字,这样的巧合真是少有。
  华子建也不等这陈队长起来了,拿出了自己在公丨安丨局一大早开好的单子,递给了武副队长,说:“这是韩局长的签字,你看下,人我们马上就要带走。”说完直接就到了他们的羁押室。
  武副队长当然不可能真的阻拦了,不要说有局长的单子,就是没有局长的手谕,有华子建在此,什么人他都敢放的。
  所以武副队长跟着进来,对羁押室外面值班的干警说了几句话,很快就把那个建筑商带了出来,华子建一看,这小子脸上一条条的红痕,肯定是在昨晚上挨打了,但一想到这家伙如此丧心病狂的,敢用劣质的材料给学生修楼房,一点都不顾及学生的生命安全,华子建就心中有气,打就打吧,反正不是自己动得手,自己假装没有发现,带走就得了。

  他们又询问了几句,做了记录,签了交接手续后,很快就离开了。
  这个建筑商本来就是个怂人,昨晚上就稀里哗啦的把问题都交代了,起初他真的以为是自己过去嫖娼让人家小姐给举报了,但后来没想到,说说的问题还严重了,人家那个小姐还说他是强~奸,说的鼻一把,泪一把的,他有点毛骨悚然了,早就听说过,有的小姐为了自己少罚款,进去了就乱咬人,这样才能挣表现,宽大处理,为了躲避罚款,有时候她们就直接说客人是对自己强~奸的,不是自己愿意干的事情。

  这建筑商真的有点糊涂了,自己好像没强迫啊,但有时候喝醉了酒,也说不上啊,就算真没有,现在人家一口咬死了,有没有说得清的证据表明自己,这事情也麻烦的很。
  他就只有否认,求情,认罚。
  但治安大队的那个陈队长,却好像还认为他有别的事情,东问西问,连打带下的,他把其他一些事情也都交代了。
  当时啊,他在里面就一个心思,赶快说了,赶快让自己睡觉,至于以后怎么样,那是以后的事情,在这挺着太难受了,不管什么地方,那都没关系,反正都比那个黑屋子好。
  其实此刻的治安大队的陈队长并没有睡觉,他经常熬夜也是习惯了,而且他手里拿着一个很有分量的口供,他有点兴奋,一到上班时间,就带着一辆车,到了市政府庄峰的办公室。
  今天不巧的很,庄峰要在竹林宾馆陪客人一次吃早点,所以他就让庄峰的秘书给庄峰去了一个电话,庄峰说让他在办公室等着,他就坐在庄峰的办公室,一直等着。

  这心里有事还算不错的,能挺的住,现在一个人在庄峰办公室这沙发上一坐,一会就有点迷迷噔噔的,在坚持几分钟,到底还是睡着了。
  他睡就睡吧,还一会梦话,一会屁的乱响,惹得庄峰的秘书进来了几次,也不好把他叫醒,只能有由他闹腾,不过也怕庄市长回来感觉这办公室气味不好,所以秘书就打开了两扇窗户,让空气能够对流一下。
  等庄峰回来的时候,这陈队长还在睡觉呢,庄峰倒也没有生气,知道这是为自己在干事,晚上一定辛苦了,心中反倒有了一中体恤之情,对秘书说:“你到食堂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给陈队长弄一点上来。”
  这秘书一听,赶忙就下去了。
  房间里人一多,一说话,这陈队长就一个哈气打醒来了,一看庄市长已经坐在了那雕花靠椅上,心中就是一惊,忙站起来,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不好意思....。”
  庄峰摆摆手,说:“没关系的,你们基层同志也辛苦啊。”
  陈队长忙谦虚的说:“应该的,应该的。”

  “呵呵呵,怎么样,昨天有什么收获吗?”
  陈队长忙说:“有,有。”一面就从包中掏出了一叠纸来,递给了庄峰。
  庄峰当然是知道这就是昨晚上那个建筑商的口供了,就认真的看了起来,看了不多一会,庄峰的眼中就露出了笑意,好好,这就好啊,有这么多的问题,还有这么恶劣的行为,你冀良青还要做他们的保护伞,我就看这件事情你怎么收场,过几天我就把这送到省上领导们的手中,看看你怎么去和他们解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