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4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枪没有毙命,只是打中了阿狼的左臂,左臂一疼,迟滞了阿狼举枪的速度,再次举起枪时,丁长生的一枪击中了阿狼眉心,当时就倒在了地上,而这两枪也只是“噗噗”两声而已  。
  丁长生一想都是除恶务尽,绝不会给对方咬自己第二口的机会,此时柯子华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这一次是他离死亡最近的时刻。

  丁长生丢下柯子华,将阿狼手里的枪踢到了一边,然后又朝着胸口补了几枪,这才叫刘振东等人过来。
  “怎么样,还能走吗?”丁长生过去踢了柯子华一脚,问道。
  “丁长生,我和你有仇啊,你拿我当盾牌,你也好意思啊?”柯子华倒打一耙说道。
  “我不拿你当盾牌拿谁啊,你和贺飞那点事贺飞都交代了,本来我是打算让你死的,死了还是个烈士,但是我又想了想,你我也是几年的兄弟了,当时我在海阳时,你也帮过我,咱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你还是想想怎么交代吧”。丁长生面不改色的说道。
  听到丁长生这么说,柯子华自己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所以脸色立马变得难堪起来,丁长生不再理会他,招了招手,把刘振东叫了过来。
  “贺飞说这地下室的监控是另外一套系统,你去找来,把硬盘拿走,把关于我带人进来这段删掉,把你的枪给我,我们换换,这事就是你做的了,好好干,我不方便出面,也只能是委屈你了”。丁长生拍了拍刘振东的肩膀说道。
  “丁局,那,这多不好意思”。刘振东笑道。
  “我把你从湖州弄来,什么都没帮你弄成,这个打黑的案子就算在你的头上吧,我再找市里运作一下,看看能不能让你接替那个混蛋的位置”。丁长生拉着刘振东在一个角落里嘀嘀咕咕,说到混蛋时指了指不远处的柯子华道。
  出了地下室的门,东方天色已经开始蒙蒙亮了,丁长生没出现在特警的队伍里,换了衣服,到了二楼,看着刘振东带队把人押出去,接受记者的采访,介绍了里面的情况,无人质伤亡,一切顺利。
  丁长生看着下面的情景,此时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头一看,是兰晓珊上来了,开始的时候兰晓珊没看到丁长生出来,还以为他出了事呢。 
  “是不是要很快回湖州?”丁长生淡然一笑问道。
  “这么做值得吗?你现在结婚了,要负起责任来,老是这么莽撞,你老婆知道了不知道多担心?”兰晓珊没接丁长生的话,而是说了这么一番话。
  “这是最后一次了,这次牵扯太大,如果不能最好的解决,牵扯进来的人会更多,我不想有人因为我背黑锅,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丁长生叹息道。
  “你在白山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实在不行还是回湖州吧,至少湖州还是你的根据地,白山这地方不是那么好混的,从今晚的事就可以看出来,市里怎么能临时把你推出来?市委的担当也太儿戏了吧”。兰晓珊早就对这个安排有疑问,此时正好是和丁长生单独在一起,不由得问道。
  “趋利避害,人之本能,人人都有一本账,这都是无所谓的,看看吧,实在不行,我就隐居了,说实话,这个官场,我也待的够了,做一个平凡人未尝不可,只是还有些事没解决,我还得再撑一段时间”。丁长生看着渐渐散去的人群,说道。
  “嗯,你有自己的方向就好,我也看出来了,你最近挺累的,结了婚也不能毫无节制吧,做多了是会伤身体的”。兰晓珊调笑道。
  丁长生笑笑,看了看周围,但还是没敢接这个话茬,兰晓珊心里一阵失落,说了声再见,离开了,下楼上了警车,在丁长生的注视下渐渐远去。
  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嗅着毛巾被上秦墨的味道,沉沉睡去。
  醒来后,丁长生发现手机上有一条短信,是成功发来的,是想和丁长生见一面,丁长生明白,肯定是因为柯子华的事情,但是他也很为难,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本来,想想郎振怀对自己做的那些事,在地下室里击毙他没有任何的问题,更何况还有贺飞的交代  。
  但是毕竟是曾经的兄弟,在自己的仕途上,贺飞是出过力的,过河拆桥的事丁长生做不出来,更何况柯子华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有了孩子,丁长生更下不去手了。
  来到了成功约定的茶楼,离他给自己发短信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七个小时,但是当丁长生到了后,发现成功居然还在等自己。
  看到丁长生来,成功站起来,笑笑说道:“我知道你会来,一定会来”。
  “等了很久了?”丁长生看看桌子上的点心盘子都有三四个了,时间肯定不短了。
  “等你一天了,你现在忙我知道,所以,就等着吧,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因为自从那晚华子带你到我的会所,我就看出来你是个有底线的人”。成功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请丁长生坐下。
  “既然都吃了这么多了,再来一盘吧”。丁长生笑笑说道。
  看来自己果然是没猜错,成功叫自己来,果然是还是因为柯子华的问题,但是自己怎么接这个茬,成功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自己还能怎么说?

  “昨晚忙了一夜,今天睡了一天,刚刚醒了,看到你的短信就来了,饿了”。丁长生解释道。
  服务员又上来两盘点心,成功又要了一壶新的龙井茶,权当是晚饭了。
  “辛苦,来,以茶代酒”。成功茶杯说道。
  “谢谢成少”。丁长生也举起茶杯,说道。

  接着就是沉默,沉默了很久,成功都没说话,其实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绝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自己说了柯子华的事情,但是丁长生没有接,他就明白了,在柯子华这件事上,丁先生是很难吐口了。
  “我和华子曾经是兄弟,我至今都记得第一次去你那里玩的情景,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是我们的地位变了,还是人心变了,或者是因为地位变了而人心就变了,可是我不明白的是我和华子根本就是不冲突的,他在白山,我在湖州,即便是我来白山,也和他没有冲突吧,要说唯一的冲突,可能就是白山分局的局长了,但是无论怎么说,我们都是兄弟,孙琦那件事我的心凉了,成少,那一晚我真的是悬啊,如果孙琦当时只是想杀我,二话不说,直接把我干掉,我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和成少喝茶吗?”丁长生说起这事时有点激动  。

  成功默不作声,自己的确是无话可说。
  想想这些年来,自己和丁长生的确是没有什么冲突,虽然一直不是很亲密,但是至少自己还是欠丁长生人情的,这一点成功心里有数的很。
  可是柯子华面前陷入麻烦,如果成功不伸手,柯子华会不会咬一口,这都很难说,柯子华可谓是成家的黑手套,成家的很多事,或者是成功的很多事,柯子华都很清楚,这也是成功很着急见丁长生的原因,如果成功见无人救他,人心凉薄会让人疯掉的。
  日期:2016-01-2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