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8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见黄文化这作派,邹怀义顿时明白了,这个黄文化并非不知道张文定的背景,而应该是也打听清楚了,正因为打听清楚了,再这么和张文定小闹上一回,向姚雷表忠心,就更显得有诚意了。
  这个,只是邹怀义的怀疑,至于事实是不是这么回事,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若是平常情况下,张文定今天算是占了上风了,应该高兴。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徐莹还坐在这儿呢。黄文化和邹怀义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着他的女朋友,他就比较郁闷了。
  徐莹听到这些话,心里会怎么想?

  徐莹脸上不动声色,这种情况下,她不是很方便插话。反正张文定现在也没吃亏,但如果张文定被欺负了,她是肯定不会坐视的。
  她是在基层呆过的,还当过副乡长,自然知道县里的领导们说话是个什么习惯。所以,她也乐得看一看张文定要怎么融入这个层面。
  张文定心里恼火,却又没办法发出来,毕竟邹怀义和黄文化刚才的一番对答,明面上还是赞了几句他的女朋友,他总不能还怪罪人家吧。
  暗自调整了一下心情,张文定笑着道:“黄主任古道热肠,工作之余还要关心同志们的个人问题,我真的,很感谢......我要是早跟黄主任认识,恐怕现在都要摆谢媒酒了。”
  这个话一出来,酒桌上的火药味顿时就散了开去。

  只不过,姚雷算是对张文定有了一个较为深刻的印象了,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能屈能伸可刚可柔,甚至可以说是比较不要脸,这种人本身就相当难缠,再加上还有强大的背景,那就更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了。好在这小子只是分管农林水,交通国土城建这些部门,他插不上手,倒也无关大局了。
  说起来,姚雷现在也是相当郁闷的,顶着市委常委的光环下来当县委书记,可是政府那一块儿仿佛被姜慈给经营得插针无缝。
  他是书记,是一把手,管宏观的。可是他宏观管得再好,抱负再大,政府那边不认真配合的话,那结果就只有一个——书记的话出不了县委大门。
  这么说或许太过夸张,但姚雷确确实实是觉得有些放不开手脚。安青这边的人,太排外了,而自己只是顶了个市委常委的帽子,没有兼县人大主任,很多时候,就容易被动。
  石盘省的位置不南不北,只有省里是省wei书记兼任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下面市里县里,书记都不兼人大主任的,而省市县三级的党校校长,都由组织部长兼任。
  这种搞法,跟南方大部分地方的搞法差不多。
  姚雷的心里,还是比较羡慕北方大部分地方的搞法,有些市里县里的书记不仅仅兼着人大主任,还兼着党校校长的职务呢。如果那样的话,很多时候就会方便许多,他现在也绝对不会这么举步维艰。
  唉,虽然收服了组织部长,可是人大那边,却还是若即若离。人大虽然没啥实权,可是架不住人大主任副主任们的人脉强悍,只要表现出来这个态度,那政府那边,姜慈的压力就会小许多,而他姚大书记,一时半会儿的也不好轻举妄动,只能先忍一忍,等待机会一击凑效。
  又是几杯酒之后,姚雷突然道:“文定同志,到安青还习惯吧?紫霞山的旅游开发,堪称神来之笔呀。市委能够把你放到安青来,这是安青的福气,安青农林源资丰富,山高林深,绿色环保,发展前景相当可观......以前这方面的工作,也有过尝试,你要发挥你的优势,引进来走出去,啊,打响安青的绿色农林产品的牌子......县委对你,是有信心的。”
  听着这个话,张文定心里一下就波涛翻滚了。
  他不明白,姚雷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是想招贤纳士呢,还是仅仅只是为了让他心里对姜慈生出不满呢?
  什么叫以前这方面的工作也有过尝试?不就是暗示他姜慈让他分管的是个烂摊子么?

  心里满是疑惑,张文定嘴里很快答道:“感谢县委和姚书记的信任,我一定认真工作,尽最大努力把工作做好。”
  他话里把县委排在了姚书记的前面,那就表示,目前并没有站队的意思,只想做好工作,你们大佬之间要怎么比力气,哥们儿不想掺和。
  姚雷对张文定的态度似乎没有不满,微笑着勉励了两句,看上去对张文定颇为关心颇为欣赏似的,然后便又和徐莹说话去了。
  他并不指望张文定一下就投到他这边来,但他却觉得这个张文定可以利用一下。这小子一看就是个不安份的家伙,姜慈既然能够用这小子做刀子来县委搞事,那自己也可以用这小子在县政府那边搞出点动静。
  要不然,想要政府那边几个老狐狸直面姜慈,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毕竟姜慈淫威太盛,而且那几个家伙也人老成精了,得加加催化剂。
  这个催化剂,自然就是张文定了。
  姚雷不是在安青干过县长或者专职副书记然后升为书记的,而是从外面直接调过来的。不管安青县原来的政治格局是个什么样子,对于所有人来说,他都是外来人。
  安青县的几股老势力,肯定都不希望他这个新书记把权力收拢,那他要想在安青干出了点成绩,困难可想而知。
  虽然人大政协的权力不大,但只要县政府那边在前头顶着,他们两家在后面一助威,不说把全县的中层干部都收拢吧,但也有大部分脱不开这张网。别看姚雷是高配了市委常委的县委书记,面对这样的局面,也真的不适合胡乱出手。

  官大一级确实是压得死人,但你压得死一个,压得死一窝吗?
  当官的,光靠级别压人,那是没能力没信心的体现。
  姚雷知道到安青来,上面有人看着他呢,是干出耀眼的成绩,还是灰溜溜地败走,这关系到以后的前程,不可不谨慎啊。但是,谨慎也是有个时间限度的,上任一个月左右,就能够看得出来他这个县委书记是不是称职,能不能定得住县里的局面了。
  姚雷到安青之后,并非不想很快把工作理顺,只是,他作了几次尝试,却都感觉到了重重压力。正面不好突破,他就决定,先从县政府内部下手——只要县政府那边有两个副县长明确地对姜慈的工作不配合了,那他就能够顺势而为,堂堂正正地把触角伸到县政府里去了。

  所谓润物细无声,这才是一把手应有的风度和强势。
  至于说什么党政分开,那个,说谁都会说,可哪个县委书记忍得不住不插手政府事务呢?只不过是一个插手程度的深与浅的差别而已。
  县委书记真要是从不插手县政府的事情,那县长一准能把县委书记吃得死死的——发展经济呢!
  在刚来安青的时候,姚雷都不用通过别人了解,就知道县政府那边不可能完全铁板一块,总会有副县长对姜慈不满,只不过,没胆子唱反调而已。
  姚雷只是稍稍放了个风,县政府那边,果然就有副县长意动了。
  但是呢,都是些人老成精的主儿,不见兔子不撒鹰,姚雷在没有表现出来能够掌控安青县的能力之前,他们不会轻举妄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