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8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好吧,高兴就好。”
  谢丹阳说:“因为我能和徐男在一起一辈子了,他们虽然不会同意接受,但已经不反对了,怕我自杀。”
  我说:“哦,恭喜你,目的达到了。”
  谢丹阳说:“但是我还是想生一个宝宝。”
  我说:“哦,是吧。要通过什么人工什么的试管什么的吗。找一个什么硕士后博士后的高材生的爸爸,身高一米八以上,遗传基因要非常好的。”
  谢丹阳说:“我想和你生。”
  我说道:“你,你说什么。”
  谢丹阳说:“和你。”
  我说:“你得了吧你,别拿我来玩,你们玩你们的,别拖我下水。”
  谢丹阳说:“我没和你开玩笑。”
  我说:“我也没和你开玩笑。不行。”
  谢丹阳说:“给你钱。”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开什么玩笑,别胡扯了。”
  谢丹阳说道:“小气。”
  我说:“我靠,丹阳姐,这就叫小气了啊,这能叫我小气吗?你怎么不想想,生出来了,会对孩子有什么影响,对我有什么影响。”
  谢丹阳说:“你不用管,什么抚养教育长大成人,都是我们管。我想要个女孩。”

  我说:“你开国际玩笑呢。那我呢,我不是她爸爸了。”
  谢丹阳说:“如果你愿意,她可以认你做爸爸,如果你不愿意,她可以认徐男做干妈,然后我们一家人抚养就好了。”
  我说:“那岂不是认贼作父了吗。”
  谢丹阳说:“你说什么呢,什么认贼作父呀。”
  我说:“好好好,不是认贼作父。那,怎么说呢,我怎么可能不管啊,她好歹是我孩子啊。”
  谢丹阳说:“嗯,我知道。”
  我说:“那我不可能对她一丝感情都没有的是吧。”
  谢丹阳说:“那你就经常来看她就好了呀。”
  我说:“靠,滚吧你,那我以后组建家庭,我老婆会介意!我家庭会被这件事给破坏到。”
  谢丹阳说:“这点我也想过,但是你这人那么乱来,反正怎么样人家都介意的。”
  我说:“你得了吧你,反正我不同意。”

  谢丹阳说道:“我也不强求你。”
  我说:“你找别的男人去。话说回来,别的好男人你不找,那些人才你不找,就找我这种家伙,你瞎了你狗眼了。”
  谢丹阳说:“别人我想到就恶心。”
  我说:“不是吧,那么严重。”
  谢丹阳说:“偷偷告诉你,我有时候,遇到别的男人接触我,就恶心,更别说,什么进入身体,怀了他们孩子,我想到我就想吐了。”
  我说:“这也是什么病啊,看来你真是病得不轻。”
  谢丹阳说:“这不是病。我没病。”
  我说:“你没病你走两步。”

  谢丹阳说:“你才走两步。”
  我说:“反正我是坚决不同意,你另请高就,抱歉。”
  谢丹阳白了我一眼。
  我问道:“对了,你知道a监区指导员挂了的事吗。”

  谢丹阳说道:“康雪是吗。”
  我说:“是。”
  谢丹阳说:“知道。”
  我说:“那,a监区指导员谁上去了。”
  谢丹阳说:“我不清楚,没去关注。我记得你和康雪关系可不一般,怎么了,你不感到很心痛吗。”
  我说:“是,心痛也有,爽快也有,因为我和她,相爱相杀。”
  谢丹阳说:“她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但是她的聪明劲,都用错了地方。”

  我说:“是吧,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追求,想要获得利益,但她走的路错了。”
  谢丹阳说:“你要是像她一样,在监狱里什么坏事都做,你这朋友我也不要了。”
  我说:“不要就不要吧,和你做朋友貌似都是我受委屈多。”
  谢丹阳用叉子戳我手:“你受什么委屈了你,都是我受你的委屈!”
  我急忙缩手回来,她竟然真的捅啊。
  我对谢丹阳说道:“你还真的用叉子**啊你。”
  谢丹阳说:“让你受委屈,受委屈。”
  我抓住她的手,抢过了叉子,然后捏着她脸庞,用叉子戳她的脸蛋:“痛不痛,痛不痛。”
  她委屈的差点哭了:“你,你这么对我。”
  我急忙放下叉子:“别,别哭,我和你逗着玩的,别哭啊。”
  谢丹阳说:“以后绝交了。”
  两个女的从里面走出来,从我们旁边过去,很高,我斜眼一看,是薇拉。
  怎么那么巧啊。
  她盘起了头发,和一个外国妞走过去,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飞速低头走过去了。
  竟然那么巧,薇拉是在里面和朋友吃饭来蒸桑拿啊。
  真有意思。
  和谢丹阳逗了一会儿后,然后就离开了。
  她非要闹着去我那里睡,我不给去,因为现在我搬去了明珠酒店宿舍那边了。
  想想自己真是活得颠沛流离,到处搬房子,估计也不敢买房了,怕被仇家放个丨炸丨弹给炸死我了。
  好不容易,把谢丹阳给支走了。
  我也有点担心,担心我和她躺一起,受不了她,万一她这人疯起来,有了我的孩子,不打生下来,那我这辈子一世英名和幸福,肯定毁在她手中。

  想到薇拉,竟然看到我,都不打招呼了,妈的,外国人也那么善变的,想起来我们没多久前还是患难之交,都互相有救命之恩,一转眼,她竟然不理我了,因为有林斌啊。
  妈的这也太容易遗忘人了吧,也太无情了。
  算了,忘了就忘了,我还能怎么样呢。
  没想到,第二天晚上,薇拉就找了我。

  刚好和强子在饭店吃饭,聊着和薛明媚一起合作去市区开ktv的事,薇拉打给了强子电话,说在这饭店里吃饭,强子就说可以给你打折。
  薇拉就问了我是不是也在。
  强子就说是,薇拉问强子她方不方便过来。
  强子看着我问了,我说可以。
  薇拉找过来了。
  进了我们所在的小包厢。

  强子对我说:“我先走了,还有事。”
  我说:“好的。”
  他出去了。
  关上了门。
  薇拉坐在了我旁边,我给她拿餐具,筷子。
  她拿着筷子,夹菜,很熟练的样子。
  我说:“很厉害。”
  她说道:“什么厉害。”
  我说:“拿筷子很熟练。”
  薇拉说道:“刚来就学会了。”

  我问:“找我什么事。”
  薇拉说:“我昨晚看见你了,在xx桑拿。”
  我说道:“我也看见你了。”
  她说:“你不和我打招呼吗。”
  我说:“你也没和我打招呼,你看都不看我就走过去,我想打招呼,但你走过去了。”
  她说道:“你不找我。”
  她说:“我不找你,你也不找我,你不想我。”

  这外国人,是不是直接那么直接的。
  不过,我倒是喜欢她这么说。
  我问:“你想我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