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4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对科长说:“马上通知司机,立刻去一中。”
  说话间,庄峰也急急忙忙走了出去,华子建也跟着庄峰出了值班室。等车的时候,华子建问庄峰:“市长,这事要不要跟市委办那边说一说?”
  庄峰看了他一眼,说:“这是你的职责。”他的脸黑得发紫。
  华子建忙用手机拨秘书科电话,说:“你们问一问市委办那边,他们知不知道这件事。”
  接电话的人说:“市一中也向他们汇报了。”
  庄峰很不以为然的说:“这是什么素质?这么大的事想压?压得住吗?我看,他这个校长是不想当了。”
  这个校长是下面县上调来的,据说在下面县上当校长的时候,能力就不怎么样,却与某领导有些交情,去年,某领导发话下来,希望把他调回市区工作,并暗示要担任一中。
  全市长当时便很为难,考虑来考虑去,最后还是照办了。
  那校长到任不久,争取某领导支持,也点了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办了几件好事,什么教学改革啊,什么降低学费啊,还筹了一笔款,盖了这学生宿舍楼。
  现在的问题是宿舍楼没封顶就塌了,虽说天气不好吧,又是暴雨,有是狂风的,但全市其他在建的楼房很多啊,怎么别的地方一幢没塌,就你这塌了?而且怎么就要把这情况压下来迟迟不上报?更让人起疑的是承建这宿舍楼的承建商竟找不到人了。
  庄峰在市一中的现场脸黑着,说:“马上通知公丨安丨局,把承建商给我搜出来!马上通知技术监督局检查这工程质量!马上把那狗屁校长扣起来!”

  华子建本来一直对庄峰是有成见的,但现在听到他如此果断的处置,心中对他还是有点佩服的,至少他没有含含糊糊的来处理这件事期,华子建也就暂时放下了两人的隔阂,准备好好配合庄峰的工作,不管两人私下里矛盾多大,但工作上,却不能有太多的个人情绪,这一点华子建是清楚的。
  庄峰在发出了这些指令之后,转头问华子建:“有关单位都到齐了吗?”
  华子建说:“都到齐了。”
  庄峰冷冷的说:“马上开个碰头会。”
  华子建问:“就在一中的会议室开吧?”
  庄峰看了华子建一眼,没说话,径直往一中的会议室走去。
  在庄峰和华子建的身后,紧紧的跟随了一大堆人,每个人脸上就表现着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一起到了会议室,十多个各有关单位领导围坐在椭圆型会议桌前,竟没一人说话,气氛显得很凝重。
  庄峰坐在中间的位置上,环顾了一下所有的人,说:“事故很严重,非常严重!这将造成极坏的影响,全省都是会通报,***,就是一个豆腐渣工程!”
  下面的人也在频频的点头,很认可庄峰的话,连华子建也颔首附和着,心中也在想,这场暴雨来的好啊,要是晚来几个月,或者一两年,里面住上了学生,那要是塌了,恐怕就不是现在这个情况了,不要说省上,就是中央电视台都会播报的,而且所有的新屏市主要干部,谁都脱不了干系。
  现在提前垮了,好,好。
  这时候,市委冀良青书记带着自己的秘书小魏走进了会场,大家一见他进来了,忙都站起来和冀良青书记打招呼,冀良青双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示意大家坐下,然后找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下来。
  庄峰也不得不站起来了,他极不情愿的地指着自己身边的位子说:“书记,坐这中间吧。”
  冀良青书记说:“不用了。我来晚了,没发言权,主要是听,听听大家的。”
  庄峰就不再客气,说:“既然这样,我就不谦让了。”
  庄峰转过头去,捋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对大家说:“今天这场事故,大家都看见了,也有了初步了解。说是自然灾害造成的,我不同意,我想大家都不同意。这完全是一场人为事故。虽然,质量鉴定还没出来,但我可以主观地说,这是一场人为事故。新盖的一幢楼,竟经受不了一场风雨,这不是笑话吗?我们要追查事故原因,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质量?原因在哪里?现在,我提五点意见。
  一是迅速成立追查事故小组。组长由市政府秘书长担任,负责全面追查工作,公丨安丨局、建设局、技术监督局等相关单位领导为小组成员,各尽其责,各司其职,通力合作,把整个事件查个水落石出。
  二是突出重点抓主要问题。承建商是关键人物,必须把他找出来。只要找到这个人,我们的追查工作就完成了一半。这是公丨安丨局的重点工作,他就是跑到天边,也要把他抓回来。三是技术监督局,要立即对这幢楼进行质量鉴定,我们不能仅凭一张嘴说空话,它是不是豆腐渣工程,我们要拿让人信服的科学依据..........。”
  庄峰说的正起劲,没想到冀良青传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庄市长,你看我可以提一点个人看法吗?”
  庄峰脸一黑,感觉冀良青是在有意和自己为难,就带点情绪,说:“冀书记,等一会吧,我还没说完。”
  冀书记呵呵一笑,说:“有的是时间让你讲,不过啊,你这第一点出问题,我看你说多少点都没有用。”
  庄峰愣了一下。
  冀良青笑笑说:“我对向政府秘书长路翔没有任何偏见,但是,我认为,让他负责这项工作不合适。”
  庄峰很敏感,“嗖”一声站起来,问:“请问冀书记,这为什么不合适?”
  冀良青点中了庄峰的穴,如果,他只是指出庄峰的不足,甚至于批评庄峰,庄峰或许还能忍耐,但他偏偏点了他秘书长的名字,因为秘书长和庄峰一直关系不错,庄峰就会认为,冀良青是在故意挑衅。
  冀良青淡淡说:“你们现在谁负责城建工作?”
  庄峰梗着脖子说:“我负责。”

  冀良青笑了笑说:“据我所知,应该是华子建同志负责。”
  庄峰针锋相对的说:“他只是协助我负责。”
  冀良青说:“这不是一样吗?所以我看这调查组组长啊,就应该是华子建同志来担任,”
  庄峰也有点毛了,这政府工作应该是市长说了算的,你一个书记老是来插的什么手啊,老子是庄峰,不是全凯靖那个蠢蛋,你想怎么捏就捏。
  庄峰就毫不退让的说:“书记啊,这幢宿舍楼应该不属于城建项目,不是市财政拨款,不属于公用设施,它是某一个单位的建筑,应该由它主管单位负责。所以,我认为让政府路秘书长负责追查这事完全合适,在一个,政府有政府的安排,还有其他的事情做,所以用谁应该要全盘考虑。”
  庄峰的话不软不硬,意思也很明确,这是政府的事情,你冀良青少来乱管。
  冀良青菜不在乎他的情绪呢,说:“这是你的理解。我的理解是,凡是城市里的建筑,都属于城建范畴。城市里建一幢楼房你能说他不是城市建设吗?所以,这幢楼房不是豆腐渣工程吗?不是要追查下去吗?那么,至少应该找个内行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