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飞扬,那你能不能让你姐……”话刚出口,孟德海又停了下来,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了。虽然说看着陶茂德对包飞扬的姐姐非常尊重,可是想要让包文颖帮着说服陶茂德,这难度实在是太大了。老陶可是连市委书记市长的面子都不买,又怎么会在意一个生意场的伙伴呢?他对包飞扬姐姐的尊总,无法就是想推销一下他们矿上劣质的高岭土而已。

  出乎孟德海意料的是,他的这个请求包飞扬竟然答应了下来。
  “主任,我明白你的意思。马上就让我姐姐试一试看。”包飞扬说道,“市长去接洪省长了吧?就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到市里,我担心时间怕来不及。”
  孟德海抬手看了看手表,说道:“还有二十多分钟,如果现在能够说服陶茂德,让他抓紧点行动,应该还来得及。”
  “好,我需要一个单独的办公室,好让我姐姐跟陶茂德谈  !”包飞扬说道。
  “什么,包飞扬,你不是疯了吧?”计连发一直在旁边竖着耳朵听包飞扬和孟德海的谈话,他听包飞扬恬不知耻地大包大揽,实在是无法忍受下去了,也顾不得孟德海如何作响,压着嗓子厉声说道:“现在每一分钟对我们来说都很宝贵。哪里有时间让你和你姐瞎折腾!”
  在计连发看来,无论包文颖如何再有大家气度,但是实际年龄摆在那里呢,最多也就是二十五六岁。能让这样的小丫头片子做公司老总的公司想来也不是什么大公司。说不定就跟天源市那些社会上的片子一样,连个办公地点都没有,一个公文包几张名片加一枚公章随身一装,就成了某某大公司的总经理董事长之类的,看起来似乎很了不起,其实还不是个皮包公司?指望着这样的人去做陶茂德的工作,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包飞扬屡次被计连发呵斥,即使是修养再好,这时也有些按捺不住,他不卑不亢地反问道:“计主任,这么说你肯定有说服陶矿长的办法了呀?”
  “我……我……”计连发没有想到包飞扬竟然当场顶撞回来,让他无法下台,不由得老羞成怒,指着包飞扬说道:“包飞扬,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样对领导说话的吗?”
  他扭头对孟德海说道:“老孟你看到了吧,老孟你看到了吧?包飞扬方才是怎么对我说话的?他这算什么?”
  “老计!现在是什么关头了,你还纠缠着这些?”事关钟严明的政治前途,作为钟严明的嫡系,孟德海早已经心急如焚,哪里有时间听计连发讲这个?他也顾不上会不会得罪计连发,压着嗓子说道:“既然你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我们就让包飞扬和他姐姐试一试又如何?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扭头又对包飞扬说道:“飞扬,你让你姐姐和陶茂德就在小会议室谈吧,我们都退出去。不过最多给你们十分钟时间,能谈拢就谈拢,谈不拢也不要为难。实在不行,就只有押着陶茂德到现场去碰碰运气。”

  说着一挥手,招呼在场的其他人员都跟着他退出去,小会议室里只留下包飞扬和陶茂德。
  时间再倒推到三十分钟之前。天源市和天阳市的交界处,十几辆小车沿着天源市界这一侧的路边依次排列,这就是天源市五套班子的领导成员,排最前面那辆黑色桑塔纳正是钟严明的专车。
  由于正值盛夏,气温非常高,大部分领导都很自觉地坐在小车之内,享受着车载空调带来的凉爽。只有个别领导受不了在空调车内抽烟的感觉,钻出车外,躲在路边的柳荫之下,夹着一根香烟在吞云吐雾。
  钟严明靠在专车的后座上,听着车载录音机里播放着豫剧朝阳沟的选段,手指不停地在腿上打着节拍,嘴里还跟着小声的哼唱。
  商山峦坐在前面副驾驶座位上,听着钟严明略微有些走板的哼唱,心中充满了担忧。从省粮食局开始,他就开始跟着钟严明了,自然了解钟严明的习惯。钟严明虽然很喜欢听豫剧,但是只有在内心非常紧张的时候才会跟着哼唱,借此缓解内心的情绪。
  这也难怪,虽然说钟严明已经安排好了让孟德海主持贷款协调会,他们早上往市界出发的时候,陶茂德和市里几大银行的负责人都赶到了小会议室准备开会。但是这个协调会的效果是不是会像钟严明设想的那样,几家银行的负责人能不能完美的配合着孟德海把这场戏演下去,实在是关系这次行动的成败。万一出了什么纰漏,激起了陶茂德的犟脾气,会出现什么样的场面可很难预料啊……RS

  正在想着,商山峦腰间的传呼机嘀嘀嘀的响了起来,他取下来传呼机扫一眼,不由得脸色大变。
  “什么事?”
  几乎在同时,钟严明停止了哼唱,坐直了身子问商山峦道。
  “市……市长,”商山峦不敢隐瞒,低声说道:“向阳坡高岭土矿的工人们上街散步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
  虽然是心里早有预感,钟严明的脸色还是一下子就变了。
  “孟德海是怎么搞的?陶茂德人都到了市府办,愣是没有控制住局面?”
  “市长,怕不是孟德海的责任。陶茂德一直在小会议室,人都没有离开过。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向阳坡高岭土矿的工人们就行动起来了……”
  与此同时,在和钟严明专车中间隔了一辆车的一部黑色的蓝鸟车中,市委副书记高峻岭的秘书祝中元腰间的摩托罗拉汉字传呼机也嘀嘀嘀的响了起来。他取下来看了一眼,不由得面露喜色。
  “高书记,高总那边成功了。”祝中元从前座探过身来,小声地对靠在后座上假寐的市委书记高峻岭汇报道:“向阳坡高岭土矿的工人基本上全部都出动了,现在正往市政府大院方向去呢!”
  高峻岭用鼻子“嗯”了一声,表示知道。
  祝中元扭头往前面看来看,又说道:“这下即使前面的那位本事再大,怕也是无法收场了!哼,搞什么粮食购销制度改革。让我说就是哗众取宠,胡闹台!”
  高峻岭目光中闪过一抹得色,却又压了下去,伸手抚摸了一下保养的油光水滑的大背头,叹了一口气,说道:“有些事啊,还真难讲!人家上面可是有人啊!”
  “再有人护着他,闹出这么大篓子,也没办法交代。”祝中元能够被高峻岭从政研室选过来当秘书,其中最大的秘诀就是他很会搔高峻岭的痒处,知道高峻岭最喜欢听什么话,“要我说啊,现在的官场风气太不正了。踏踏实实埋头苦干的老黄牛得不到提拔,那些只会夸夸其谈的干部去提升的飞快。高书记,您就是为人太正派了,有的时候光埋头苦干可不行,也得学习学习别人的秘诀,抬头看路啊!”

  “中元,你的话太多了!我如果要跟他们一样搞那一套,那我还叫高峻岭嘛?”高峻岭处心积虑安排的计划今天终于实现,心情大好,又连连被祝中元搔中痒处,早已经是心花怒放,脸上却偏偏不肯显露出分毫,板着脸训斥着祝中元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