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领着包飞扬走进市委小招,一路穿行,来到最后面的五号楼,对把守在外面的警卫耳语了两声,然后就带着包飞扬进了五号楼,乘坐电梯来到五楼的一个房间,用手轻轻敲了房门  。
  房门应声而开,一个面容和善的中年人出现在门后,他一看见包飞扬就热情地伸出了手,“你就是小包吧?你的名字我早就听说了,但是还是第一次见面。”
  包飞扬品味着商山峦话中的丰富含义,礼貌而又恭敬地说道:“秘书长,您好!”
  “老汪没有看错人,给我推荐的好苗子啊!”商山峦手指着一张单人沙发,示意包飞扬坐下,然后回身坐在长条形沙发上,“老孟已经把情况简单地给我介绍过了,你现在把详细情况再跟我说说。”
  包飞扬一头雾水,实在弄不清楚商山峦嘴里的“老汪”究竟是何许人也。看来不是伯父直接推荐过来,而是至少捻转了一道手续。不过这样也好,越少人知道自己的背景越好。
  包飞扬又把情况详细给商山峦讲述了一遍,商山峦越听越严肃。听包飞扬讲述完之后,他又重点问了那个高总和陶茂德的长相。包飞扬又详细描述了一遍,商山峦见孟德海在旁边点头,心中就有数了,他告诉包飞扬:“小包,你先在这里坐一下,喝杯茶。”
  然后起身带着孟德海出去了。
  很快一个身穿制服服务员进来,为包飞扬倒了一杯茶,说了声请慢用,然后又退了出去。对此包飞扬倒不奇怪,像市委小招这种地方,二十四小时都会有值班人员为领导服务的。
  商山峦带着孟德海上到六楼,轻手轻脚走进走廊最里端的房间。就看到钟严明身上披着一件米黄色的浴袍,神色疲倦地斜靠在沙发上。
  作为钟严明的老部下,商山峦当然知道钟严明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天源市虽然是全省最小的省辖市,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副地级架构摆在那里,市委市政府里正副职数量一点都不比那些大的地市少,又因为地方小,利益集中,所以派系斗争尤其厉害。钟严明作为空降干部到天源市任职,几乎没有一个自己的嫡系。如不是两个月前钟严明把他从省粮食局调过来,恐怕到现在钟严明还是孤家寡人呢!而推行粮食购销体制改革又是一件得罪人的活,不仅会得罪地方上寄生在粮食统购统销体系中的既得利益集团,也会得罪吃了几十年平价粮的城市市民。作为西北省第一个吃螃蟹的城市,粮食购销体制改革成功了固然会获得上级的肯定,但是失败了下场恐怕会更悲惨。尤其是那些对天源市长位置虎视眈眈的人,肯定不会放弃任何能够给钟严明添乱的机会,因此从七月一日到现在,粮食购销体制改革仅仅推行了半个月,不仅钟严明心力憔悴如斯,连商山峦也跟一个救火队长一样被搞得焦头烂额的狼狈不堪。

  不过商山峦并不后悔跟着钟严明到天源市来蹚这趟浑水。当初他只是省粮食局团委的一个小干事,一家五口三代人都挤在一间十几平米的筒子楼里。如果不是钟严明的赏识和提拔,他也不可能一步一步地上升,短短几年之间由一个普通的小干事成为现在的副处级市府办主任。从这一点上,商山峦对钟严明除了感激就是感激,甚至愿意为钟严明做任何事情。
  钟严明并没有听见商山峦和孟德海的脚步声,但是仅仅凭着直觉,就感觉商山峦来到了身边,于是就睁开眼睛看向商山峦:“问清楚了?”
  “是啊,都问清楚了。”商山峦说道,“那个高总,应该是市委高副书记的二弟,天源恒通煤炭贸易公司的总经理高俊才。恒通煤炭贸易公司办公室本来就是从向阳坡高岭土矿里租赁来的。只是没有想到陶茂德竟然会听他的煽动。”
  “是啊,确实令人想不到!”孟德海在一旁说道:“陶茂德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和高俊才走到一起。”
  钟严明用手揉了揉眉心,说道:“正因为,这样情况才更麻烦,更棘手啊  !”
  钟严明虽然到天源市任职时间不长,但是对陶茂德却不陌生。因为天源市仅有的两个正处级国企负责人,一个是天源市地方矿务局的局长庞恒阁,另外一个就是向阳坡高岭土矿矿长陶茂德。钟严明熟悉陶茂德,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行政级别高,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陶茂德几乎三天两头往他的办公室跑,向他哭穷。
  向阳坡高岭土矿曾经有一段辉煌的历史,和天源市地方矿务局一起成为天源县的两大经济支柱,当初天源县还归天阳市管辖的时候,向阳坡高岭土矿和天源县地方矿务局的一把手甚至和天源县的县委书记县长平级。后来随着向阳坡高岭土矿优质高岭土被采挖殆尽,剩下的高岭土资源虽然储量还很庞大,但是由于品级差,几乎销售不出去,向阳坡高岭土矿的地位一落千丈,成为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角色。

  当天源县升格为省计划单列市的时候,天阳市甚至都没有争一下,直接同意把向阳坡高岭土矿划归天源市管辖。天源市也几乎是在被迫的情况下,接收了向阳坡高岭土矿这个大包袱。
  且不说市里这些年多次出面为向阳坡高岭土矿出面协调了贷款供向阳坡高岭土矿发工资,单单说向阳坡高岭土矿三千多名职工和两万多名家属的平价粮供应就是一个沉重的财政包袱,压得天源市喘不过气来。
  当时市里曾有领导提议参照一九八六年沈阳市防爆器材厂破产案的处理方式,对向阳坡高岭土矿实行破产。陶茂德听说之后当即就冲到该名市领导办公室里拍了桌子,说该领导不顾工人的死活,比黑心的资本家还黑心。如果市里真要对向阳坡高岭土矿实行破产,他就率领全矿三千多名员工和两万多名家属找省领导评理去。该领导吓坏了,再也不提这件事情。
  陶茂德行政级别高,资格老,在矿上工人们心目中威望高,又不怕被撤职,市里还真拿他没有办法。再者说来,留着他在那个位置上,还可以压一压矿上那些工人。一旦把他撤掉了,有没有人愿意到向阳坡高岭土矿这个烂摊子去先不说,就是有人愿意去,恐怕也压服不了矿上的工人。不是说领导没威信,而是因为领导手里没有钱,连工资都发不下去,工人又怎么会听你怕你呢?
  陶茂德第一次来找钟严明的时候,他也非常同情矿上那些工人,硬压着市里各家银行凑了三十万贷款让高岭土矿发工资。但是第二次陶茂德再来找到时候,钟严明忽然间发现他这个市长面子不管用了,市里没有一家银行愿意再给高岭土矿贷款。他们说的也很简单,钟市长您让我们给高岭土矿贷款,可以啊,但是先让刘茂德把前面拖欠我们银行的贷款还上去。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一句话堵得钟严明也没有话说,以至于他以后听说陶茂德来找他,不是让秘书挡驾,就是偷偷的溜出去。却没有想到,这次因为粮食购销体制改革的问题,又要和陶茂德发生碰撞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