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4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市里已经开始顾忌这件事了,柯子华一旦出事,这事确实是没法解释,这是白山的脸面,难道说是副局长亲自去侦查情况了?这他妈的也太荒谬了吧,但是,现实往往比理想荒谬的多,这就是生活。
  “久攻不下,势必会让那些人疯狂,到时候发生十几口人的伤亡,丁长生,你让我怎么向上面解释?你倒是给我个理由,怎么解释?”唐炳坤坐会椅子上,看着丁长生,问道  。
  唐炳坤盯着丁长生,但是丁长生实在是不想做任何的反应,一句话,这件事自己不想插手,林一道在一边虎视眈眈,自己要是在这件事上陷进去,那林一道可以正大光明的建议将自己拿掉,而自己和他的交易,并不包括自己的位子。
  “我怎么解释?”丁长生反问道。
  “这件事本来是可以很秘密的解决,但是你非要从外地调人来,事实呢,调人来就弄成这样子,是我们白山的公丨安丨干警没能力吗?”唐炳坤问道。
  丁长生简直是欲哭无泪了,这件事和人家湖州的丨警丨察有什么关系?谁也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啊,但是很明显,唐炳坤现在是不讲道理了,而且已经在想着找个可以承担责任的人出来。
  想到这里,丁长生的心凉了半截,抬头看了唐炳坤一眼,说道:“我去现场吧,你告诉曹建民,我来指挥,出了问题我负责”。

  “长生,我不是这个意思”。唐炳坤说道。
  “唐书记,我明白,这样的事,总要有人出来负责的,我还年轻,曹局长年纪大了,再背上这件事,恐怕就很难起来了,再说了,我和曹晶晶是朋友,我不能让她父亲陷到泥里去”。
  “长生,这件事你要理解我的苦衷,省里局势很复杂,我可能在白山也呆不了多久了,所以,我和曹建民其实是一个道理,你明白吗?”唐炳坤皱眉道。
  “我明白,我这就去,劳烦领导给曹建民打个电话吧,我这就到”。丁长生无奈的说道。
  丁长生到现场时,曹建民已经在车下等着了,但是见到丁长生的第一句话就是:“长生,你搞什么,这是公丨安丨系统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一边等着就行了,就数你能啊?搞什么搞?”
  “曹局,不好意思,这件事让你为难了,我和唐书记说了,这事,我不能让你陷进去,这不是什么好事”。
  “你也知道这不是好事,那你还说个什么劲呢,我当丨警丨察一辈子了,这要是我的最后一战我也认了,领导的脑子比较复杂,考虑问题可能多了点,但是我们丨警丨察就是一根筋,凡是违法乱纪的,就一个字,抓”  。曹建民根本不想让这个指挥的位置,虽然开始受挫时很恼火,以为丁长生坑了自己,但是过了一会,想想,自己和丁长生有什么利益冲突吗?好像没有,而且丁长生这小子一直对自己还不错,渐渐地,从反馈来的消息分析,丁长生肯定也不知道这事,尤其是刘振东,不可能向自己隐瞒什么事。

  “那怎么办,我都向领导请示好了”。丁长生为难道。
  “废话,你在这里就行了,我们一起指挥,好吧”。曹建民坚决不让丁长生来指挥,要是那样的话,传出去自己真的没法在白山混了。
  这个时候,贺飞从湖州被运回来了,得知运回自己的目的居然是要端了自己的俱乐部,那精神立马就神气起来了,奶奶的,端了自己的老窝,还得自己配合,姥姥。
  “曹局,丁局,贺飞不肯说,说根本没图纸,更没有留其他出口,出口就是入口,入口就是出口”。刘振东过了一会汇报说道。
  “我去看看”。丁长生说道,刘振东跟在他身后一起向囚车走去。
  “振东,你待会去找人给我借一套特警服装,我和你们一起进去”。
  “丁局,还是算了吧,太危险了”。刘振东说道。
  “危险?咱们一起干掉了阿豹,还剩下一个阿狼,还能怕他,再说了,我也得做出点态度来,市里本来是要我过来指挥行动的,说白了,结束后就是要我承担责任,既然要承担责任,还不得过过枪瘾”。丁长生笑笑说道。
  “唉,这领导啊,没一个好东西,哦,丁局,我不是说你啊”。刘振东开玩笑道。
  贺飞神色憔悴,被关在汽车里,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但是打开门,一看到是丁长生来了,就知道这事肯定和丁长生有关系,立马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上前吃了他,但是却连一步都移动不了。
  “怎么,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可以和我们谈谈条件了?”丁长生上了囚车,坐在贺飞对面,说道。 
  “丁长生,你可真是记仇啊,当年在海阳时,那不是我要阴你,那是林春晓想巴结我叔叔,所以才让你当了替罪羊,有本事你去找她,你和我较劲有意思吗?”贺飞问道。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和你这样的人较劲的确是没意思,我现在想知道,地下室的图纸在哪里,留了几道暗门可以进去,你贺飞不是那种不给自己留后路的人,说吧,说了大家都好过点,现在是三点多了,大家还可以都回去睡一会,你也好歇着,困坏了吧?”丁长生笑笑,问道。
  “我要是不说呢?”贺飞昂着头,斜着眼看着丁长生,带有挑衅的味道。
  丁长生没说话,这是把自己的脚朝前一伸,正好将贺飞的脚给踩在了脚下,开始时贺飞以为丁长生不是故意的,但是没想到,再也抽不回来了。
  别人看不出来,车里虽然有灯,可是灯光非常的昏暗,刘振东看到了其中的猫腻,让身边的人走远点,只见这两人直盯盯的看着对方,丝毫都不带错眼珠子的,可是刘振东看得出来,贺飞的脸上开始不停的滚下豆大的汗珠子。
  “你不说可以,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到了这个地步了,再受这样罪有意思吗?我记得你贺飞不是个吃眼前亏的人啊?”丁长生微笑着,但是脚下却渐渐加大了力度,直到贺飞闷哼一声,再也忍受不住了。
  “停,我说”  。贺飞咬着牙说道。
  不是贺飞真的忍不住了,而是丁长生那句话说的好,眼前亏吃了也是白吃,再说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自己最清楚,即便是自己不说,丁长生要想收拾自己,估计自己都活不到开庭判决,进了看守所,是不是冤案还不是人家说了算。
  “这不就完了,没事,没有骨折,休息个几天就行了,说吧,图纸在哪里?”丁长生松开了脚,贺飞赶紧把自己的腿搬回去,脚上都没有知觉了,只是一个字,就是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