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7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午,徐莹一行人在市委组织部长木槿花等人的陪同下,深入市一中、文锦区尚文街道办事处、市青年旅行社、紫霞山旅游开发公司、紫霞会所等单位进行个别走访和实地查看。
  对这个安排,徐莹又小小地意外了一把,原以为只会有团市委书记作陪的,没想到市委组织部长会亲自出马,这让她在一众下属面前实着挣足了脸面——看到了吧,我这个副书记也是有底蕴的!
  木槿花陪同徐莹一起,心中也是颇多感慨。面前这个女人,真的很美,作为女人,她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长得漂亮,又有能力,还能够攀上领导,这种女干部提得快,那也是人之常情了。
  就是不知道,从开发区党政一肩挑到团省委的副职,她心里那份遗憾是怎么排解的。
  这一下午,徐莹和木槿花之间还是相处得很愉快的,时不时就会说得笑起来。

  二人谈笑间,自然不可避免的会提到张文定。毕竟这二人都是张文定的领导,而且张文定又相当出色,有这么个下属,也算是她们共同的骄傲了。
  “张文定那小子能力是有的,不过,也是他运气好,能够跟在木部长身边学习锻炼,要不然就凭他那个性子,啧......”徐莹笑着摇摇头,不动声色地抬了抬木槿花。
  木槿花笑着道:“还是他在开发区的时候底子打得好,肯干事,能干事,会干事。那小子吧,性子是急了点,但重感情。到组织部的时候,还念念不忘开发区的工作,徐书记,你是不知道,我那时候可羡慕你,啊。”
  徐莹就道:“那时候我更羡慕你呀。”
  二人对视一眼,都笑了。
  星期四,安青县迎来了以团省委副书记徐莹为首的调研组。县委这边,由县委书记姚雷亲自出面接待。
  市里接待的时候,市委书记、副书记、组织部长都出动了,到了安青县,借姚雷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不亲自出面。
  徐莹来安青,木槿花就没再作陪了。
  毕竟昨天在市里的时候,去的多是基层和企业,今天下到县里面,如果市委组织部再陪着一起,那恐怕县里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把目光盯着木槿花看去了,从而会让徐莹遭到冷落。
  所以,陪着徐莹的,只有团市委的书记和副书记了。
  姚雷只是迎接了一下,真正陪着调研组下乡镇的,就只有县委组织部长邹怀义和县委办主任黄文化两个领导,这二人都是县委常委,份量还是够的。况且,巨木镇的丨党丨委书记邓经纬也是个县委常委呢,三个县委常委相陪,足够显示县委对团委工作的支持了。
  当然了,县委对团委的工作都这么支持,那么团省委有什么好政策,也要多向安青基层团组织倾斜嘛。
  前往巨木镇的途中,徐莹没有给张文定打电话,只是在心里想着,张文定那小子,会不会真的在巨木镇等着自己呢?

  张文定是不可能真的在巨木镇等徐莹的。
  尽管思念如潮,可从小就接触着道家思想的张文定,多少还是有些定力,知道跑去巨木镇等徐莹的搞法是很不可取的。反正就算是他现在去了巨木镇和徐莹见面,也不可能有空开个房间温存缠绵,何必那么猴急呢?
  至于说借徐莹的势,那也不必去巨木镇啊。
  毕竟乡镇不比行局,行局是有分管领导的,可是乡镇呢,那头上的婆婆太多了,敷衍起领导来,比行局厉害多了。他在乡镇借徐莹的势,没多大作用。
  再说了,巨木镇的一把手是邓经纬,二人关系不一般,哪儿用得着搞这种把戏?

  他宁愿去水利局搞个突然袭击“偶遇”徐莹,也不可能下乡镇去相见啊。
  这时候的张文定,已经在去县农业局的路上了。
  他对手中分管的那一摊子事情都不怎么了解,想要了解,光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肯定是不行的,还是要多到各部门走一走,才能尽快了解情况。今天,他选择农业局,那是因为农业局局长梅林还算比较尊重领导,在他对民政局搞了突然袭击之后,农业局局长梅林是第一个向他汇报工作的部门负责人。
  当然了,如果梅林不是县委副书记邹长征的妹夫,张文定也不见得能够一下就记得住他,就算是记住了,会不会把对农业局的视察放在前面,那也两说。
  他记得魏本雄好像说起过,跟县委副书记邹长征还小有点交情。
  张文定前往农业局,倒也不是说想用这个事情来向邹长征示好。只是,身在官场,做事情之前总要考虑得全局一点,有些情况下意识地就会优先照顾了,既然暂时还不知道别的部门负责人有什么强硬的靠山,那先走一趟农业局,也是人之常情了。
  这次去农业局,张文定没提前打招呼,还是突然袭击的搞法。
  其实张文定也不愿意搞突然袭击,但是民政局的时候搞了一回,如果来农业却提前下了通知,那可就会传递出去一个很不好的信息了。
  哦,民政局局是组织部长的小舅子,你这个分管副县长一个突然袭击过去抓到点毛病就往死里踩,农业局长是县委副书记的妹夫,你过去视察就先打电话叫别人准备好,你这么搞区别对待,是和邹副书记拜了把子呢,还是跟邹部长抢过女人啊?
  张文定在安青县的第一次出手是在县政府门口为了救魏本雄而打架,第二次出手直接就让县民政局长被免了职。
  说起来,葛盛被免职,张文定算是把组织部长邹怀义得罪惨了,可如果他这次去农业局却是先下通知再去,那就算是把邹怀义给彻底得罪了——欺负人也得有个限度,不带这么打脸之后还再吐一口啖的。
  按理说,这两个事情是扯不到一块儿去的,可是身在官场,做任何一件事情,都会让人情不自禁地往深处想,思维的扩散性相当大——谁要单纯到认为领导做一件事情就真的没有别的意思,那这官场也不用混了。
  所以,张文定尽管心里万分不愿,却也只能再搞一次突然袭击式的视察了,但他已经决定,这次情况特殊,以后的视察,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一定要先下通知。突然袭击这种事情,偶尔为之还行,可作奇招,却非正道啊。
  县农业局局长梅林最近的工作态度相当积极,每天都按时上下班,像以往那种上班时间很少在办公室能够找到他的情况,仿佛一去不复返了似的。农业局上下都觉得这事儿有点不习惯,局长大人这一反常态的工作作风,他们还真不适应。
  以往局长没上班的话,下面有些人也可以偶尔抽个空子迟到早退什么的,可是局长大人这么一搞,他们就只能打起精神来了。谁知道如果一不小心惹得局长大人不高兴,那会有什么后果?
  梅林跟别的单位一把手一样,时不时的喜欢自己找地方玩,对于一天到晚呆在办公室,是没多大兴趣的。但这几天他毕竟要呆在办公室,因为这是他大哥——县委副书记邹长征跟他说的。
  梅林是从农村出来的,是苦过的,和老婆结婚后也苦了一段日子,后来才慢慢地好起来,一步步从办事员到股级干部到副科,再到水利局局长、农业局局长,可算是经历过了许多许多。
  这中间,对他帮助最大的就是他老婆,因为他老婆总会为了他的事情去求哥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