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238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敬书记心知王耀中和秦书凯之间的不一般关系,也知道秦书凯上面的关系很是强硬,尽管心里有些想法,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交代王耀中说,这次的行贿案子,案值比较大,一定要认真办理,争取把这个案子办扎实了,出点实实在在的成绩。
  王耀中听敬书记这么一说,倒也正好顺了心意,于是连连点头说,放心吧,敬书记,我一定遵照相关规定,严肃处理此事,争取把这个苟老板这些年行贿的官员都给弄出来。
  敬书记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一个干部不出成绩,那么是很难得到重用的,要重用就要有成绩,作为纪委书记,出成绩那就是多抓几个**的干部。

  再说,秦书凯从王耀中的办公室出来后,竟然接到了电台小冰的电话。
  小冰说,我是电台的小冰,秦主任,还记得我吧。
  秦书凯就想到苟老板带过来的那个女人,很是漂亮,简直是男人的克星,如果不是自己经历了很多的女人,一定会经受不住诱啊惑,爬上这个身体日一次的。
  秦书凯就说,对美女怎能忘记呢,那是一直恋恋不忘啊。
  小冰在电话里就说,是吗,如果真是这样,自己的电话打的正是时候啊,自从上次跟秦书凯跳舞后,一直对秦书凯也是念念不忘,总觉的两人之间缘分未尽,今晚想要请秦书凯吃饭。

  小冰说话的口气,柔媚至极,只要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听到女人如此矫揉的声音都有种控制不住的冲动,秦书凯的心里却明啊镜似的,在这个节骨眼上小冰竟然主动请自己吃饭,其幕后必定少不了苟老板的指使。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既然已经跟苟老板斗到这种不可开交的地步了,苟老板的小秦人主动约会,根本就没必要搭理她,秦书凯却反其道而行之,笑眯眯的说,能够和美女共进晚餐,那是我的荣幸,后来问小冰,准备到什么地方请自己吃饭。
  小冰没有想到秦书凯如此爽快的答应,说了几个地方后,秦书凯都说不妥当,那不是约会的地点,后来而是秦书凯挑选了一个比较高档的场所,跟小冰约好了见面时间。
  秦书凯心里清楚,苟老板不会平白无故的指使小冰请自己吃饭,只怕他今晚必定有重头戏要演出,既然他想要演戏,自己也就陪着他演一出好了,这最后的疯狂,自己又何须阻止苟老板尽情发挥呢?

  又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仿佛连天上的月亮也知道这人间今晚必定要发生些什么丑恶的事件,早早的就藏起了自己的整张脸,化工园区工地附近新栽的几株梧桐树在秋风的吹拂下,时而晃动几片叶子,发出轻微的声响。
  这一次苟老板亲自出马了,不是他不相信自己手下,而是他想要亲眼看看,自己接连派出的人都被那些混账王八蛋给绑走了,正好趁着这次机会,摸对方的底,看看秦书凯到底给了这帮人多少钱,自己完全可以出更多的钱,把前两天晚上绑走的几个人给赎回来,不就是钱吗?自己或许没有秦书凯那个愣头青在官场里头人脉广,但是要说到钱,他就不信了,自己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板会拼不过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

  在苟老板的安排下,一路人马已经进入工地开始动手,苟老板则和一帮人找了个制高点,静静的躲在暗处观察着工地现场的动静。
  那伙人进了工地后,按照苟老板的吩咐,开始挖掘,凌晨两点左右,苟老板猛然发现工地大门口有两个年轻人鬼鬼祟祟的往里头仔细的看了一眼,转瞬离开了。
  苟老板想,***,肯定是去找人了,看来自己要下小心的应付了,于是吩咐挖掘的人主意周围的动静,如果有什么人过来阻碍,立即动手把来人控制起来。
  吩咐过后,也就不过半小时的时间,竟然有两辆警车呼啸而来,瞧着警车行驶的方向,倒像是奔着工地的方向来的。苟老板心里不由犯起了嘀咕,怎么会这么巧?这种时候,竟然有警车过来。
  容不得苟老板多想,眼看着警车已经越来越近,在工地大门口停了下来,而自己安排几个正在挖洞的人听到警车的鸣叫声,早就停止了挖掘,现在看到丨警丨察过来,慌不择路的想要逃走。
  丨警丨察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们早就从四面包围,根本无法逃跑,几个想抵抗的人被丨警丨察用警棍狠狠地打倒在地,还有一个人被电啊警棍电击当场倒地,被如狗一样的扔进警车里。
  等到很快的制服这些人,丨警丨察很快就把这些人进了一辆随同而来的警车,很快而去。
  也就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工地上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躲在暗处的苟老板和两个随身的侍从,竟然半天都没讲出话来,这件事真是越来越古怪了,丨警丨察怎么会插手工地上盗墓的事情?到底是谁报的警?难不成是秦书凯?
  不对,苟老板在心里摇摇头,他猜想着,秦书凯为了得到底下的财宝跟自己撕破脸一般的的硬干,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也是一心想要得到底下的宝贝,既然他有心挖宝贝,自然不会把这件事捅到丨警丨察面前,可是,如果不是秦书凯通知了丨警丨察,到底还有谁在关注着工地上挖古墓的事情呢?

  苟老板的脑袋快要想破了,也没想出个理所然来,万般无奈之下也只能先回去再说。
  回到家里,苟老板立即让下面的人看看是公丨安丨局的谁带队把自己的人带走,只要是丨警丨察带走,那么也就是多花点钱的事情,根本就不用多考虑。
  再说,在湖州市委卢书记的住处,面对秦书凯带来的一个所谓的精品古董,卢书记的两只眼睛此时显然是有些不够用了,尽管他不懂古玩,也不明白摆在自己眼前的东西,到底能值多少钱,可是即便是外行人也能看得出来,这个东西是稀罕物。
  秦书凯见卢书记一副盯着的眼神,笑眯眯的把带来的古色古香的小碗介绍说,大师兄,您看好了,据说这碗宫廷御制的,看着花纹颜色好像不太出众,其实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东西金贵着呢。
  卢书记说,一个破碗,能值什么钱?
  秦书凯说,我听人说,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圆碗
  当初拍卖的时候,成交价:1.5亿港元呢,咱们这碗年代比那个还就,我虽然不能胡说抵上那珐琅彩杏林春燕圆碗珍贵,到底也是御制,做工好,质地也好,在地下埋了这么多年,这颜色和花纹能保存这么好,估计价格一定不会低。
  卢书记有些惊愕的看着秦书凯说,***,你刚才说那什么乾隆御制的什么碗卖了多少钱,1.5亿?还是港元?这只碗比那个年代还要久?

  秦书凯用力的点点头。
  卢书记从秦书凯的手里小心的接过那看起来不起眼的灰色莲纹小碗,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说,***,天哪,这一个碗的价值岂不是要跟上欠发达地区一年的政府收入总和都不止了吗?
  日期:2016-11-0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