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算你说的有理,也不能把他弄到那么远的地方啊!回来一趟都不容易。”薛寒梅犹自不满。
  包国强看妻子不能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只好亮开手中的底牌:“西北省远是远了一点,老领导不是在西北省工作吗?”
  “田书记去了西北省,他不是在北江省工作吗?”薛寒梅惊奇地问道。
  “一个月前就调到了西北省,担任省委副书记。”包国强笑着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这下子我就放心了!”薛寒梅笑着白了包国强一眼,“你这个埋伏打得可真好啊,连我都骗过了呢!”

  田书记是中天市老市委书记田刚强,他不但是包国强的老领导,也是发掘和提拔包国强的伯乐。三年前调到北江省担任副省长。包国强刚被省里撤销市长候选人提名时,薛寒梅也曾建议包国强去找一下田刚强,但是包国强根本不同意,说什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而且老领导已经离开中江省这么久了,再过去找他,不是给老领导添麻烦吗?不想这次为了包飞扬,包国强竟然开了窍,看他话里的意思,在关键的时刻,是会为了包飞扬动用田刚强这个关系的。看来真是不吃一堑,不长一智啊!在吃了前面那个大亏之后,包国强也开始放弃原来刻板的做人原则,慢慢学会利用人脉关系了。

  ***********************************************
  一辆带棚的机动三轮车停在了天源市政府大院的门口。包飞扬跳下车来,从里面拿出自己的行李  。七月份的太阳毒得吓人,才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包飞扬晒得汗流浃背。
  在大院门口站岗的武警战士早已经注意到包飞扬了,见他提着行李准备往大院里走,就厉声喝道:“干什么的?”
  包飞扬就停下脚步,对武警战士说道:“我是分到市政府的大学生,今天来报到的。”
  保卫科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值班干部闻声就从门卫室走了出来,打量了包飞扬两眼,显然有点不怎么相信包飞扬的话。眼前这个年轻人明明才十**岁的年龄,怎么可能就大学毕业,分到市政府了呢?
  “派遣证呢?”他冷冷地说道。
  包飞扬就放下行李,从口袋里拿出派遣证,递给这个值班干部。
  值班干部接到手里仔细看了两眼,还真的分到市政府工作的大学生,再看年龄一栏,填的是十九岁,心中暗自惊叹包飞扬的年轻。十九岁本科毕业,那岂不是十五岁就上了大学?自己十五岁那阵,还在初中瞎混呢!

  他换上一副笑脸,把派遣证还给包飞扬,用手指着包飞扬的行李说道:“小包,你可以把行李先放在这里,报到手续办完了,再来取啊!”语气已然亲切许多。
  “那就谢谢你了!”包飞扬带的行李其实不多,但是值班干部既然这样说了,无论如何都要承人家一个人情。以后大家都在市政府大院工作,也算是同事了。
  把行李放进值班室,包飞扬又给值班干部让了一根红塔山,弄清楚值班干部姓张,保卫科的干事,又道一声谢这才向市政府办公大楼走去。
  办公大楼的一楼大厅空旷而又凉爽,包飞扬一走进去,身上的热汗就退下去一大截,浑身也清爽了起来,脚步也就轻快很多。
  按照张干事的指点,包飞扬来到了三楼的政工人事科。门是半掩着的,透过打开的大半个门缝,包飞扬可以看到几个人在扎堆闲聊。
  包飞扬抬头轻轻敲了敲门,微笑着问道:“请问,哪一位是政工人事科的科长?”
  一位中年大姐就抬起头来,望向包飞扬:“什么事?”
  “我是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分到咱们市政府工作。”包飞扬走上去,把自己的毕业证和派遣证递给中年大姐,“这是我的毕业证和派遣证。”
  趁着中年大姐审视他的派遣证和毕业证的时候。包飞扬又拉开身上的挎包,从里面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瓜子花生还能奶糖,往几个人面前放,“各位领导老师,我初来乍到,很多规矩都不懂,这是一点小小心意,以后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各位领导多多对我进行批评教育。”中年大姐的面前,他放得格外多一些,以体现出领导和普通干部的区别。
  科里的这几个人,还有中年大姐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呢!虽然年纪不大,可是真会来事。不像是前面分来的大学生,个个傻呆呆彪呼呼的,往屋里一杵,就跟个木桩子似的,连个老师都不会叫。

  看过包飞扬的派遣证和毕业证,中年大姐又还给了包飞扬,对他说道:“小包,按照咱们市府内部的规定,新分配过来的人报到,需要到咱们市府办公室去盖一个公章,然后政工人事科才能够办理报到手续。”
  她又用手指了指上面,热心地告诉包飞扬:“办公室在四楼,你上楼梯往左拐,就能看到牌子了。”
  包飞扬谢过中年大姐,又问清楚了中年大姐姓张,叫张流云,是政工人事科的科长,这才又向张流云鞠了一躬,出门往市府办公室去了。
  看包飞扬出门,张流云就连连感叹,“多懂事的年轻人啊,不愧是大城市来的。”相比起天源市这种西北小城市,中江省省会中天市绝对可是算是一个大城市。
  “他是中天市人啊?”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接口说道,“怎么不想办法留在中天市,偏偏跑到咱这山旮旯里来?”

  张流云捏着一个花生正要剥壳,听到这话就把手里的花生放了下来,沉着脸说道:“小刘,咱这山旮旯怎么了?嫌不好,你可以打一个请调报告,我绝对签字!”
  小刘就知道自己触动了张科长那颗地域自豪感极强的敏感心脏,只好讪讪一笑,低头不敢再说话。
  来到四楼,包飞扬在挂着办公室牌子的门前停下,他伸手正要敲门,却不想房门只是虚掩着,被他轻轻一碰,就自动打开了。
  办公室里坐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油头粉面的,正在接电话。看到房门忽然间打开,包飞扬站在门外,不由得眉头皱了一皱,很不耐烦地问道:“你谁啊?”
  “我叫包飞扬,是……”
  包飞扬快步走到年轻人的面前,正欲继续往下说,却被那年轻人劈头打断:“你有什么事?”
  “我是新分过来的毕业生,来办理报到手续的。”虽然年轻人的态度很差,但是包飞扬却不在意,伸手从挎包里把花生瓜子奶糖等小零食放在年轻人的桌面上,这才又拿出毕业证和派遣证,友好地说道,“这是我的毕业证和派遣证。政工人事科张科长说,需要办公室这边盖一个公章。”

  那个年轻人扫了一眼桌面上的零食,瞥了瞥嘴巴,也不看包飞扬递过来的毕业证和派遣证,手里握着话筒,大刺刺地问道:“哪个大学的?”
  “中天工业大学。”
  “你下午再来吧,现在没有时间!”年轻人摆了摆手,让包飞扬出去。
  中天工大毕业的,不留在中天市,反而分配到天源市来,一看都是没有背景的小人物,能分到天源市政府,就算是祖宗的坟上冒青烟了。对于这种小人物,自然用不着多理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