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7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伍大海一见张文定这不言不语的样子,心里不免打起鼓来。他不怕别的副县长,但现在对这位张县长,可有点畏惧了。
  他自问底气还是没有民政局长葛盛足的,怕张文定一怒之下对他下手。
  在伍大海眼中,这个副县长,不像别的副县长那么讲究,做事情有着年轻人的冲动,不怎么考虑后果。

  连县委组织部长的小舅子都敢下死手,这想想都让人心里不踏实啊。
  民政局长葛盛是因为什么被免职的?就是因为他桥脚镇治下的一个行政村搞村长选举出了事儿被下的,那事儿可是出在他桥脚镇啊!
  单单就村长选举那事儿来说,桥脚镇的责任比民政局大多了!
  好吧,就算他只是镇长,不是一把手丨党丨委书记,这个事情要打板子,应该会落到书记的屁股上,可他之前就在这间办公室里把张副县长给逼得落荒而逃了的,谁知道张县长会不会怀恨在心,从而硬要给自己这个镇长一点颜色看看呢?
  毕竟,桥脚镇的工作,现在基本上都是他这个镇长在主持,镇丨党丨委书记身体不好,已经到省城去住了大半个月的院了——县里真要打板子,他这个镇长还真是避无可避。
  伍大海平时敢在别的副县长面前耍赖,是摸准了第一个领导的性子,然后一个接一个地耍赖,摆出一副不要脸没素质的模样,几个被他骚扰过的副县长都不肯先出头,免得被人说自己的素质和伍大海一样低。
  毕竟伍大海也没什么大错,谁也不愿对这么个家伙出手坏了自己的名声,反正受骚扰的又不是自己一个人。
  大家都这么想,甚至就连张文定在没搞明白伍大海为什么那么大胆子之前,都没和他较真。在听到伍大海是个出了名的狗皮膏药之后,他心里也就没有生出一点治一治伍大海的想法了——前面那几位副县长都不出手,我为什么要管这破事儿?
  由着他闹呗,还显得自己这个领导宽宏大量。
  好多单位,其实都有跟伍大海差不多的让领导特别讨厌的的人,这种人往往还没什么大背景,可就是没一个领导愿意真正出手对付这样的人,反而仅仅只是采取不提拔的方式,任其猖狂。
  这些领导并不是不想对付这种人,只是,犯不着。
  其实,张文定也犯不着跟伍大海一般见识。
  他只是很烦这个伍大海,但伍大海不知道张文定心里是个什么想法,眼见自己越汇报张县长的脸色越难看,这话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了,最终那份惶恐隐藏不住了,额头上冒出了点细汗来,汇报工作就变成了承认错误:“张县长,我,我的工作没做到位,辜负了县领导的信任,请您批评。”
  张文定差点就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抬起头看着伍大海那张讨好又慌乱的脸,这才明白狗皮膏药镇长是真的在承认错误呢。
  “请我批评?”张文定嘴角扯了扯,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
  “哎,哎,请您批评。”伍大海点头哈腰地说,两眼满是祈求地望着张文定,仿佛能够得到张文定的批评,那是多大的恩宠似的。

  “批评你什么呀?啊,批评什么呀?”张文定眉头一挑,身子一正,不怒自威道。
  伍大海这一下就不敢说话了,低着头,两条腿都有点哆嗦了。
  看着这家伙这副模样,张文定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这家伙也没有郑举说的那么邪门嘛,面对着自己这么一个分管农业的对乡镇党政一把手没什么威胁的副县长,他就草鸡成这样了,还狗皮膏药呢,真是把狗的脸都丢尽了。
  张文定自己觉得对伍大海没什么威胁,可伍大海不这么认为,他名声是大,可是也只敢跟几位副县长赖皮,从没到县委耍过疯,也从来没在县长姜慈的面前胡闹过。
  这家伙表面上看起来不要脸啥都不怕,其实心里最是敏感小心,眼见民政局长被张文定干翻了,他立马就开始疑神疑鬼了,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生怕张文定惦记上自己。
  张副县长确实在县委常委会上没有发言权,可人家一句话,硬是把个有背景的正科级局长下了——在铁一般的现实面前,规矩什么的,靠不住啊。
  张文定也没想和伍大海就这么沉默是金下去,虽然不清楚武大海内心那么多细微的想法,但也能大致上看出这厮今天的表现,肯定跟自己大发神威斩民政局长于马下有关,正想借这个机会再敲打敲打伍大海,却不料手机响了起来。
  “张县长您先忙,我下次再来……”伍大海被张文定的手机铃声吓得浑身一颤,反应过来之后大感庆幸,也不管张文定是不是想接电话,立马开口告辞,不等张文定回答,动作速度却脚步很轻地退了出去,西装里的衬衫,已然湿透。

  出门后,伍大海只是对郑举不自然地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开了,令那几个等着向张文定汇报工作的家伙有些莫名其妙。
  郑举敲门进去了,发现张文定在打电话,便又退了出去,对那几个人道:“张县长在忙,你们稍等。”
  至于忙什么,当然是没必要解释了。
  张文定这个电话,是武玲打来的。

  他到安青上任也有几天了,除了第一个晚上武玲打过电话之外,这几天都没联系,所以接到武玲的电话,张文定很开心。
  “到县里了,感觉怎么样?”武玲的声音中透出无边的浓情蜜意。
  “感觉跟市里不一样。”张文定自然是挑好听的说,免得让武玲担心,“现在手上分管着好几摊子事,整个人都充满了活力,你就等着为夫大干一场吧。”
  武玲笑骂道:“你都当县领导了还这么不正经。”

  “怎么就不正经了?”张文定莫名其妙,但马上又反应过来,自己说的大干一场,是指在县里大展拳脚,却不料武玲居然想歪了。
  擦,这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果然有差异。
  好在,这想歪了之后,说话就可以说得更轻松了。
  武玲这个电话打得不长,她也是个大忙人,虽然嘴里说着公司的事情交给别人去管,她只管玩,可实际上,她玩的时间真的不多。特别想张文定的时候,就休假,要是在公司,总免不了要管事。

  在电话里,二人又说了几句情话,然后武玲就说这个周末会来随江,祝贺张文定当了副县长。
  张文定自然满口答应下来,挂断电话后,他才想起来,自己是准备周末去省城陪徐莹的。看来,又要到下周了。
  啧,这当了领导,可真是忙啊!
  这个电话接完,邓经纬的电话就过来了:“忙完了没,同学们都已经来了。”

  这个提醒,又让张文定想起了今天还有个大事,当初的党校同学,被邓经纬这个班长号召起来给他张副县长捧场来了。
  一瞬间,张文定就作了个并不艰难的决定。今天外面等的人,他不接见了,见同学去!
  做出这个决定,倒并不是张文定为了私事不顾工作,而是正好有个借口来晾一晾外面等着的几个人,给他们心里再加一点压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