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6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姚雷没提纪委,只说监察局出面,那就表示,这个事情,我尊重你们政府方面的意见,但是,你们做事也别太绝——葛盛不在民政局呆了,但往后还要安排别的岗位的,你更别奢望我马上就为你召开一次常委会,等下周一,且容我这两天安排安排。
  能够取得这个结果,姜慈虽然不是特别满意,但也知足了。

  姚雷要拖几天,肯定是需要时间安抚邹怀义,会给邹怀义补偿,但不管怎么说,第一次大的人事问题,就落了组织部长的面子,总是在书记和组织部长之间插了根钉子了。
  等姜慈一告辞,姚雷就亲自给组织部长邹怀义打了个电话,要他来自己办公室。
  魏本雄人在医院,但县政府里的事情,他还是时刻关心着的,听到政府领导开会的情况之后,他想了想,决定出院了。
  魏本雄是一个没多大野心的人,只想管好自己那一摊子,不怎么愿意掺合进县里的斗争,可是现在事涉张文定,他就不能不站出来撑张文定了——张文定可是救了他的命呢,他要是在这时候装作不知道,那可真就没脸见人了。
  不管魏副县长心里愿不愿意支持张文定,可在行动上,他必须要表现出支持的态度来,而且是旗帜鲜明毫不犹豫地支持。
  当官的脸皮厚归厚,可有些时候,还是要考虑到那张老脸的。
  一出院,魏本雄回家换了身衣服,到县政府之后,他连自己办公室都没去,就直接奔进了张文定的办公室。
  “呀,老主任。”张文定一见魏本雄,赶紧起身相迎,用力握着手道,“您怎么来了?身体都好了吧,还说晚上去跟您聊一会儿呢......快请坐,我给您倒茶。”
  “医院里呆着闷,没什么问题,我就出来了。”魏本雄笑着道,坐下了。
  郑举走进来,张文定就挥手让他出去了,老领导刚出院又到了他办公室,他总得亲自泡杯茶,这才像个样子。
  没等茶水冷下来,几句客气话一过,张文定就主动说起了民政局的事情。
  眼见张文定确实把自己当老领导了,魏本雄也没客气,开门见山道:“民政部门的工作,县委那边,邹部长一直都很是很重视的。”
  “组织部邹......部长?老主任,这里头有什么说道?”张文定眉头跳了跳,虚心求教。
  他虽然来安青县还才几天时间,但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把县委和县政府领导的名字都记了一遍,虽然没有记完全,可所有县委常委的名字,还是一个不落地记住了的,只是还没把名字和真人对应起来而已。
  自己只是想尽快把工作开展起来,干点实事,连县政府内部的恩怨都不愿掺合,怎么这一出手,就惹到县委那边的实权人物了呢?

  啧,这个,运气好像不怎么样啊!
  魏本雄点点头,沉吟了一下,直接说道:“邹部长是葛盛的姐夫,亲姐夫。”
  张文定嘴皮子就情不自禁地歪了歪,操,邹怀义一个外地人,怎么就娶了个安青女子呢?在民政局的时候,他可是听出了葛盛那一口安青口音。
  亲姐夫,这关系可就太不简单了,难怪葛盛拽得二五万八似的,原本有这么足的底气啊。

  在张文定看来,民政局应该不是什么很强大的部门,这种部门的一把手,虽然上面有人,但上面的人应该不是很强悍的,或者上面的人强悍,但葛盛与其关系应该不是特别亲近,要不然的话,怎么只捞到个民政局长而不是交通局长呢?
  其实,张文定有这个念头,也跟通讯员郑举给他汇报的情况有些关联。因为郑举跟他说过,县农业局局长梅林是县委副书记邹长征的妹夫,以前是水利局局长,好像是因为防洪堤出了点什么事情,才调整到农业局去的。
  郑举只提到农业局梅林,却没提过民政局有啥情况,张文定就忽略了。
  他以为郑举对安青县的情况应该是有一定了解的,却不料那个书呆子,打听农业局的情况都费了好大的劲,短时间之内,别的情况还没来得及去想方设想摸底呢——毕竟,张文定分管的工作中,农业可是排在最前面的。
  唉,郑举那小子,办事不力啊!
  张文定心里对郑举的那点好感又飞走了,这时候的他想起在姜慈办公室汇报的细节来,也终于认识到了,姜慈答应得那么痛快,不合情理啊,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呢?
  咂巴了一下嘴皮子,张文定“啧”了一声,看看魏本雄,一时之间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魏本雄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脸上笑着安慰道:“葛盛一向都不怎么尊重领导,很多人看他不顺眼,可一直没什么好理由。这次倒好,他自己要找死,老板都愿意出面,邹部长也没什么好说的。”
  魏本雄嘴里的老板,自然就是姜慈裴老板了。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心里又是一堵,他虽然不是很清楚姜慈想干什么,可他已经能够肯定,自己被姜慈当枪使了一回。
  不过,魏本雄的话,说得确实是相当知心了,所谓掏心窝子的话,便是如此。
  对于老领导没给自己打官腔而是用这种家常话,张文定心里还是有些暖意的,暗想以前自己和魏本雄只能算是有些交情没红过脸,但现在自己救了他一命,这,虽然不说是过命的交情吧,却也很亲密了。
  这么一想,张文定心里又舒服了许多,刚准备说话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他对魏本雄露了个歉意的微笑,接通了电话,从鼻子里简简单单地哼出一个字来:“嗯。”

  手机里传来一个略显低沉的男中音:“文定同志吧?”
  这个声音不熟悉,但在电话里会这么叫的人,应该是体制内的,并且级别不会比他低,张文定想着电话那头是谁,嘴里的回答却是不冷不热:“嗯。我是。”
  得到张文定的确认,那里的声音就有了点笑意:“呵呵,我组织部老邹。”
  “哦,邹部长,你好。”张文定一听这个电话是邹怀义打电过来的,他就明白对方是为了什么事情了,自然不肯表现出什么热情来,别说声音了,脸上都没一点笑意的,平静得跟一杯在办公桌上放了几天都没人碰过的水似的。
  魏本雄听到张文定叫出邹部长三个字,就站了起来,目光看向张文定,做了个要出门的手势。

  张文定一把扯住魏本雄的手臂不让他走,耳中传来邹怀义的声音:“你好。文定同志啊,到县里还习惯吧?”
  听到这个领导对下属说话的语调,张文定心里就很是不爽,虽说你是县委常委,可咱俩都是副处级,而且你是丨党丨委的是我政府的,我又不是你的下属,你跟我打什么官腔啊?
  “还好。”张文定吐出了两个字,然后也笑了,“邹部长,有什么指示?”
  邹怀义就打了声哈哈,然后道:“什么指示不指示的,见外了啊,文定同志,你是市委组织部出来的干部,咱们也算一家人了......晚上有空吗?一起坐坐。”
  张文定就火了,靠,老子跟你很熟吗?说话这么不见外!

  组织部长怎么了?你要搞清楚,你只是县委组织部长,不是市委组织部长,有求于我还他妈架子端得比天高,真以为组织部的见官都大一级吗?
  你刚才不是还说老子是从市委组织部出来的干部吗?一家人,你要把我当一家人,市委组织部池部长送我来的时候,你怎么没见影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