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6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领导,也就是那么随口一叫,不像对木槿花叫领导时的那么尊敬了。
  毕竟张程强年轻比他大,他不可能直呼程强,可要叫程强局长或者程强同志的话,又显得太生份了。所以,干脆用这种最大众化又不伤感情的称呼了。
  同在旅游局的话,他可以叫对方为张局长或者程强同志,可离开了旅游局,他再那么叫,就太生硬。
  二人在旅游局共事相斗了这么长时间,张程强实在记不得张文定称呼过自己一声领导,现在听到了,心头颇多感慨,笑得更是真挚了几分:“文定啊,你这一走,我们肩膀上担子又重了,这几天可是忙坏了。啧,真想跟市委打个报告,把你要回来呀。”
  张文定自然不会把他这客套话当真,笑着道:“领导,你这说得我飘在半空中下不了地可怎么得了啊。”

  张程强就大笑了两声,然后道:“空中那是空军,多少人想当还当不了呢。啊,是这样,局里同志们都很想你呀,大家一致要求,要去安青喝你的酒。想着这几天你工作也差不多理顺了,我跟戴局长商量了一下,看看你今天方不方便......”
  张文定很奇怪今天是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先是邓经纬打电话说要跟同学们一起为他庆祝,现在张程强更是要大张旗鼓带着旅游局的同志们前来,这个,真的是很给他面子啊!
  这种长面子的事情,哪儿有什么不方便的?
  当初到安青县来的当天,是由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亲自相送的,这就让县政府一帮领导对张文定刮目相看了,但如果张文定仅仅只是上面有靠山,却没有什么别的人脉,那县政府这帮子领导最多也就是不轻易招惹他,而不可能会真心和他交好。
  如果在这几天,能够从市里来一些人到安青县喝他的酒,那就是他的人脉和实力的体现了。
  挂断电话后,张文定不禁暗想,旅游局要来人了,以前党校的老同学也要过来了,市委组织部和开发区会不会也来几个人呢?
  这个念头一起,他就有几分渴望了,但马上又冷静了下来。
  组织部这个部门太特殊了,上次出动了常务副部长送他上任,后面不可能再专门来人为他庆祝;而开发区嘛,徐莹不是开发区的一把手了,现在一把手是刘祖良,他跟刘祖良不但没那份交情,而且还有仇,再加上白珊珊也调到了旅游局,没人组织,怎么可能来人呢?
  或许,管委会副主任汪秀琴和副主任兼公丨安丨分局局长石三勇会过来看看,但是,还是那句话,刘祖良是开发区的一把手,这二人就算是过来,也不可能带着许多人过来,很有可能,会单独或者两个人一起过来。
  唔,也不排除汪秀琴下周一来,毕竟当初也是党校同学,而且汪秀琴还是临时党支部书记来着,不跟同学们一起来,不太好。
  至于徐莹嘛,张文定觉得她应该不会来。
  坐在办公室想了几分钟,张文定抛开那些心思,起身往县长姜慈的办公室而去。当务之急,还是要搞定民政局,尽快立威!
  见着姜慈之后,张文定就汇报了一下自己今天到民政局所见到的情况,对民政局局长葛盛的工作态度表示出了一定程度的不满,并且,觉得这个事情一定要引起重视,县里最好能够严肃处理,以儆效尤。
  分工确定了下来之后,两天之内居然没有一个分管单位的一把手到张文定那儿汇报工作,这个事情姜慈是听说了的。现在听着张文定的汇报,他脸上表情沉稳,看不出喜怒,心里在想着,这个张副县长到底年轻,火气旺啊。

  不过,火气旺点也好,反正葛盛又不是自己的人,由着他姓张的去折腾,折腾得越欢,县里的水就搅得越浑,对自己这个颇有根基的政府一把手越有利,对县委那位就越不利。
  想着这个,姜慈就淡淡地说:“唔,这个事情确实要引起重视啊。”稍作停顿,他就直接问道,“你觉得,怎么处理比较合适?”
  张文定略一迟疑,没说自己的意思,态度端正道:“这个,还得您拿主意。”
  姜慈对他这个态度还算满意,摆摆手道:“民政这一块现在是你抓的,说说你的意见。啊。”
  张文定又迟疑了一下,这才道:“那我就谈谈我一点不成熟的看法......”

  一通标准地道德套话只差将葛盛的行为说成十恶不赦之后,张文定这才露出最终目的:“我觉得,葛盛同志在政治觉悟上有待提高,还要加强学习,不从思想上,不从根本上转变工作态度,以后的工作中可能还会出现更严重的问题......有鉴于此,我觉得,葛盛同志还是,不适合继续负责民政部门的工作了。”
  张文定在组织部门呆过,自然知道这种部门一把手的人事任免,肯定是要上县委常委会的,但作为分管副县长,他也有建议权。
  姜慈知道张文定想杀一儆百,以为他会提议给葛盛一个行政警告或者行政记大过的处分,却不料张文定居然是想直接拿下葛盛。
  民政局一把手的任免,可不是他县长大人一个人能说了算的,这个还得上县委常委会讨论。这样一来,事情就闹大了。

  不过,闹得越大,姜慈越喜欢,他深深地看了张文定一眼,沉吟了几秒,点点头道:“是应该严肃处理,此风不可长啊!这样,咱们马上开个会,讨论一下这个事情,统一认识,然后我去县委,跟姚书记沟通沟通。”
  姜慈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那就是摆明了要给张文定卖个大人情了。
  你看看,为了支持你的工作,我帮你拿下民政局的一把手,这个事情,我可是承受了很大压力的啊——为了防止县委常委会上通不过,我马上开会,在政府这边形成统一的认识,用政府决策的大名义去跟县委那帮子人讲道理去!
  张文定知道姜慈肯这么痛快的答应自己,肯定是有别的打算的,但他也必须承这份人情,道过谢之后,便说起了旅游局要来人的事情。

  他跟姜慈说这个事情,不是炫耀,也不是他个人出不起招待费,而是一个对领导尊重不尊重的问题。旅游局那么大的阵势过来是给他助威的,他如果不跟姜慈汇报一下,那就是太不把姜慈,甚至是整个安青县政府放在眼里了。
  姜慈一听市旅游局差不多全局的干部职工都要过来,马上点点头说晚上他是一定要跟市旅游局的同志们认识一下的,并且还让文钟去安排。
  反正这种顺手人情,能送就送呗——市旅游局,也算是上级部门了,下县里来检查工作,县政府接待也是应该的。
  开会的时候,张文定把民政局的事情说了说,也提到了处理意见。
  别的副县长们都是人精,眼见县长大人专门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就把众人叫在一起开会,肯定是力挺张文定的。再说了,那是张文定分管的地盘,他喜欢怎么折腾,由着他折腾就是了,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对张文定份内的事情指手划脚。

  于是乎,一个免职的建议,在政府这边就通过了。是的,只是建议,不是决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