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6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笑声是骆长财发出的,这哪像是一个农民、一个普通百姓发出的,这分明就是混社会的做派。要是在平时,有人在自己面前这么张狂,楚天齐早大拳头上去,让对方满地找牙了。可现在不行,现在对方是百姓代表,虽然他不像好老百姓。
  “分三步?一下子又支出了一年,一年以后什么样,谁知道?”骆长财站起身,咬牙道,“一年以后你在哪,你们又在哪?开发区还在不在?别以为我们傻,我们都听说了,开发区马上就要撤了,也许根本等不到过年就没有开发区了,到时我们的钱向谁去要?”
  开发区要撤?这可是头一次听说。但看对方气焰如此嚣张,讲的如此肯定,楚天齐不由得看向邹英涛。
  邹英涛注意到了楚天齐的目光,先是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

  楚天齐不明白邹英涛什么意思。既然不明白,那就暂时放在一边,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上丨访丨。可现在竟然越谈越崩,难道真的非要采取下下策不可?楚天齐不由得又看了一眼手表,此时时间已经是三*点过十分了。时间不等人,看来只有……
  就在楚天齐还没考虑好的时候,会议室门“咣当”一下开了,两个人“蹭”的蹿了进来,一左一右站在了门口。
  又是这两人?今天这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他们到底是谁?
  就在楚天齐正疑惑的时候,一个高大的壮汉走了进来。看到此人的时候,楚天齐才恍然大悟,怪不得看那两人眼熟呢,原来在几个月前见过。

  当壮汉看到楚天齐的时候,忍不住眯起眼睛,盯住楚天齐,牙缝里蹦出两个字:“是你?”
  楚天齐轻蔑回道:“是你?”
  听到楚天齐和壮汉的话,双方众人都疑惑不已,疑惑这两人怎么会认识。
  骆长财看到壮汉,马上趋步向前,哈着腰,叫了一声:“于哥。”
  壮汉鼻子“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他没有理会骆长财,而是径直向楚天齐那方走去。在离楚天齐还有两步距离的地方,站了下来,指着楚天齐道:“你是开发区的主任?”
  “你是谁?”楚天齐侧身看着壮汉。
  壮汉左脸肌肉动了动,狂傲的说:“人们都叫我大鸭梨。”

  楚天齐拉着长音“哦”了一声,然后才说道:“不认识。”
  大鸭梨听对方拉着长音“哦”了半天,以为听说过自己,没想到竟然给出了三个字——不认识,这不是在蔑视自己吗?他竖起中指勾了勾:“小子,不认识是吧,那我就让你认识认识。”
  一看对方的德性,楚天齐暗暗把气运到右掌,但仍淡淡的说:“怎么认识?还像上次那样?”
  听着刚才两人的对话,好多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听起来两人好像认识,但似乎并不友好。只有两个当事人心知肚明。

  楚天齐和这个壮汉上次见面,是在老幺峰抗战旧址。当时楚天齐被孔方二哥刁难,与对方发生了争执,正赶上壮汉带着四个随从赶到。壮汉在经过楚天齐身边时,故意撞了楚天齐的肩膀,但却没有占到便宜。所以壮汉还特意回头,记住了楚天齐的样子。楚天齐之所以见大鸭梨那两个跟班面熟,也是基于上次的一面之缘。可能谁都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场合再次遇到对方。
  听到楚天齐提到“上次”,大鸭梨已经抬起的手,又慢慢放了下去。他脸上肌肉抖动了几下,好似还挤出了一丝笑容,语气平缓的说:“你到底是不是开发区主任?”
  楚天齐不屑道:“是又怎样?”
  “那你就是了。”大鸭梨说着,返身走回到刚才骆长财让开的位置,坐了下来。又说道,“我们谈谈。”
  “我好像和你谈不着吧?”楚天齐冷笑着。

  “谈不着?怎么谈不着,政府欠我的钱,我当然有权利谈。”大鸭梨说着,看向骆二成,“二叔,你给证明一下呗!”
  听到大鸭梨的话,楚天齐把目光投向骆二成。
  骆二成此时也抬起了头,正看到楚天齐投来的目光,他向楚天齐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听到了吧?二叔给我证明了。”大鸭梨接着又说,“你要不相信的话,可以问你们的人。”说着,他向王文祥扬了扬下巴。
  还没等楚天齐目光过来,王文祥已经抢先道:“小楚主任,对,他就是开发区的人,他家的菜地和房子都被征用了,他叫于……”
  大鸭梨不客气的打断了王文祥的话:“老王,行了,证明我的身份就行了,又不是丨警丨察查户口,说那么多干什么?”
  被对方打断说话,王文祥没有一丝不快,只是冲着大鸭梨尴尬的笑了笑。
  “主任,我俩谈吧,我们的条件我早已经知道,你就说说政府开出的条件吧。”大鸭梨大咧咧的说道。
  楚天齐没有理会大鸭梨,而是看向那八位代表:“他能代表你们吗?”
  “能”,几乎是异口同声,只有骆二成没有吭声。
  看着刚才大鸭梨的做派,再看着那几人的表现,楚天齐恍然大悟:哦,怪不得看那几个人一直是那种表现呢,原来他们穿一条裤子,裤子的主人就是这个大鸭梨。看来他就是今天的正主了。自己正愁找他不到,他自己倒送上门来了。楚天齐心中暗道:希望你不要挑衅,否则,哼哼……
  “主任,没有什么疑问了吧,你就说说你们开出的条件吧?”大鸭梨再次追问。

  明知道对方肯定不会同意,但对方以村民总代表的身份询问,自己又不能不说,于是楚天齐又把刚才说的分三步,讲了一遍。
  没有想象中的大声吵嚷,大鸭梨听完稍微楞了一下,然后才说:“我想,就你这条件,刚才我们的人肯定不会同意。现在既然我来了,那我就拿出一点诚意,可以答应你的条件。”
  听到这里,屋里好多人都楞了,有的人甚至以为听错了。
  楚天齐听的清清楚楚,也知道对方肯定不会说错,但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大鸭梨在把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以后,又接着说:“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希望主任能够考虑。”说到这里,他又停了下来。
  尽管对方的话说的很平静,但楚天齐绝不相信“小小”二字。
  “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请县里支付我们欠款利息,利率就按银行利息,怎么样?”大鸭梨说完,目光扫视着屋里众人。
  虽然大鸭梨提出了附加条件,但听在大家耳朵里,都觉得那么合乎规矩,债权人适当要点利息很正常,何况还是按银行利息计算。

  连楚天齐也觉得不可思异,忍不住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大鸭梨“嘿嘿”一笑:“当然是真的,不过我再说的详细一点,计算时间是从三年前应付款之日计算。而且按照月结的方式,把未付的利息加入本金,再次计算,以此类推。当然,按银行的做法,还要收取罚息。”
  啊?此时大家才恍然大悟:什么按银行利息?这不过是偷换概念,其实这是利滚利。更让大家无语的是,大鸭梨竟然还套用了所谓的“银行罚息”。
  日期:2016-11-07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