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77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不是,可是我想过去见你,但我不能出现。”
  我说:“为什么你不能出现。”
  她说:“因为有人曾经跟踪过你,就是那些要抓我的人。如果我出现了和你见面,他们就能找到我。”
  我说:“我被跟踪,那我怎么不知道?”
  她说道:“哪有那么容易让你知道,那我经常跟踪你,你知道吗。”
  我问:“你跟踪我干嘛。”
  她说道:“看谁跟踪你,实施反跟踪,跟踪到底是谁派人跟你。”
  我问:“那是谁派人跟踪我。”
  她说:“康雪。”
  我一惊,说:“我和她是有仇,她也怀疑我和你在联系,但是,如果她让人跟踪我,我都无法发现,那她要是杀我,岂不是很容易。”

  她说:“杀人很难,没那么容易。她们有很多办法可以让你无声息的死,不必那么招摇的杀人。”
  我说:“这点我领教过很多次了,上次在监狱里,被人下毒,我就怀疑是她干的。”
  她说:“那就是她了,错不了。”
  我说:“我搞不懂她怎么突然间就跳楼死了。”
  柳智慧说:“是我。”
  我问:“是你推她下去的啊?”

  柳智慧说:“不是,她自己跳下去。”
  我问:“她干嘛呢,她心理不是很坚强吗,她整个就是一个很厉害的心机女人,居然会跳楼?我还想过,是她的人逼她的吗,你说是你,那,是你引导了她跳下去。”
  柳智慧说:“对,我引燃了她的病,让她在痛苦之下,自杀了。”
  我问:“什么病?”
  柳智慧说:“她有严重的抑郁症。”
  我说:“不是吧,没看的出来啊。也没见她吃药啊。”
  柳智慧说:“她不吃药,她有很强的心理暗示,暗示自己这并不是什么能难倒她的疾病。”

  我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柳智慧说:“对我来说那太简单了。”
  我问:“那你为什么要杀她啊?是不是为了报复。因为她在监狱里曾经那么对你。还想杀你。”
  柳智慧说:“她一直要杀我,我出来了外面,她作为别人的狗,找人抓我最积极。如果被她弄在手里,我死定了。”
  我说:“她到底给谁办事的啊。”

  柳智慧说:“凶手,就是我爸的那朋友!”
  我说:“竟然真的是他啊。”
  柳智慧说:“对。我是查到了,但是,我想要对付那凶手,还很难,因为靠我一个人,没有帮我,我很难报仇。他还找了人来对付我,跟我一样,也是心理学的高手。”
  我说:“这么复杂啊。”
  柳智慧说:“我要让康雪死,不仅仅是为了报复而已,像她那么聪明的人,她活着就是我一个很大的威胁了。我必须要除掉这威胁。还有一个原因,我想看她葬礼上,来悼念她的人,有谁行为表情比较古怪,找出那个高手。”
  我问:“能找到吗。如果康雪死了,他应该根本不会来吧。”
  柳智慧说:“这很难说。我刚才就发现了一些人,和别人的不同。例如,你!”
  柳智慧竟然发现我和别人的不同,难道,怀疑我来对付她吗,我问:“例如我什么。”
  柳智慧说:“你来悼念,看起来就和别人不同。你表情上,有一些惋惜,但是更多的,是高兴的表情。虽然你掩饰得很好,但是细看,还是发现你和别人的不同的。”
  我说:“的确是,我真的挺高兴,这强敌死了。”
  柳智慧说:“别高兴太早,康雪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提线木偶,她只是一条帮人办事的狗。”
  我说道:“那幕后呢?就是你的那个爸爸的朋友吗。”
  柳智慧说:“康雪不止为一个人做事,为了钱,她替不少人做事。我查到,她另外的一张卡上,存款超过八百万,她已经想着要移民,作恶多端的她,知道不少雇主的秘密,她不离开的话,不知道哪天就会被雇主杀了灭口,所以,她唯一的办法,只能离开,她最大的梦想,也就是移民,可是,她野心太大,几百万她还不满足,移民需要不少钱,到了那边,除外剩下的这些钱根本无法供她挥霍,她害怕着挣扎继续做下去,但心里又纠结的早点走。”

  我说道:“是,的确是作恶多端,真的是早就该死了。”
  柳智慧说:“我只查到了她为我爸的那个朋友做事,至于其他人,我还没查出来,我在她的葬礼上看,看哪个人奇怪。”
  我说:“找到吗?别说是我。”
  柳智慧说:“有几个人,我已经拍了照片和视频,我就好好跟踪这几个人。接近他们。”
  我说:“我觉得,你很危险。”
  柳智慧说:“我也没有办法。我没有人可以依靠,没人帮得了我,我的行踪不能被任何人知道。我其实,也需要和人交往,有交往的情感需求,这点我在监狱也和你说过了。”

  我说:“在我心里,你不用何人交往,没有感情,也可以活得很好。”
  柳智慧轻轻摇了摇头:“我有时候,想找个人聊天,不知道找谁,给你打过电话。”
  我说:“但是你不说话,对吧。”
  柳智慧嗯了一声:“在过来跟踪你的时候,发现你活得很舒服,很快乐,身边的女孩子,换了一个又一个。”
  她瞪着我。
  我尴尬的低下头。

  她说道:“你也没有什么好内疚的,你和我,原本就不会是般配的,我也不会很好的成为你的女朋友。像之前那样的那个女孩子就很不错,可以把你照顾得很好。”
  我说:“她被我仇人找人给毁了。”
  柳智慧说道:“她不会回来了。”
  我说:“不会了。”
  我心想,是不是能让柳智慧帮忙,弄死林斌得了,但是想到她自己还一大堆的事,她自己的仇都没报,她本身就身处于危险之中,我还让她帮我,那是不是太无耻了。
  万一她仇还没的报,就去帮我弄林斌,反而被整死了,我这辈子,更是要活在悔恨之中。
  我说:“你跟踪着我,怪不得我发现了你几次!是吧。那就是你吧。”
  柳智慧说:“有次你看到的马路对面那个人,你跟着过来看的人是我。还有一次火灾中,你出来,牵着一个外国女孩子的手,那也是我。”
  我问:“对了,第一次见,你身穿那裙子的什么的,然后,第二天就见到新闻,跳桥了,跟你的背影一模一样,那是你?”
  柳智慧说:“那也是我。”

  我问:“怎么了?你怎么跳桥了?”
  柳智慧说:“有人跟踪我,到了桥上,我逃不了,如果被抓到,我只有被他们折磨死。所以,我跳了下去。放心了,我会游泳。”
  我紧紧攥住她的手,这可怜的女孩子啊。
  我说道:“要不,你直接离开这里算了,太危险了。我不想你丢了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