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吧,”包飞扬说道,“不管他做了什么得罪你的事情,都算到我头上好不好?今天晚上,我到黄河大饭店摆一桌酒,算是代他向你赔罪,然后咱们就揭过这场事情,好不好?”
  到这个时候,薛明祖已经看得出,包飞扬是铁了心要护着这个王八羔子,不然以包飞扬的个性,又怎么向他薛明祖服软,到黄河大饭店摆赔罪酒呢  !真没有想到啊,包飞扬这个小畜生,竟然和这个王八羔子关系好到要穿一条裤子的地步。
  哼哼!不过这样也好,老子现在收拾不了你包飞扬,还收拾不了这个小王八羔子不成?总之,老子是肯定要找回这个场子,还让包飞扬你这个小畜生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既然你这么说,那今天这件事情就算了。晚上我也没有空,这个赔罪酒你也不必摆了。”薛明祖主意已定,也不留在这里多纠缠,撂下一句话,就带着他的狐朋狗友走了。
  “飞扬,你对我真的是太好了,我,我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今天如果不是你,我真不知道会被他们打成什么样!”徐强均见薛明祖走了,以为自己真的逃过了这一劫,不由得拉着包飞扬的手,激动地说道。

  “说这个干吗?强均,就咱俩的关系,我不护着你护着谁?”包飞扬嘴里虚与委蛇,心中却暗笑。
  徐强均,你以为真的躲过了这一劫嘛?薛明祖可是有名的睚眦必报,恨我比恨你更厉害。我越是说关系和你铁,他越是不会放过你。本来你就多就是躲挨一些拳脚,受一些皮肉之苦罢了。不过现在,嘿嘿,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啊!你自己就自求多福吧!既然你上一世坑我那么惨,也别怪我这一世来阴你!
  “强均,没有伤到腿吧?自己能走路吗?”心里想着,包飞扬嘴上却关心地问道。
  徐强均试了一试,说道:“没关系,我自己还是能走的!”
  “能走就好。”包飞扬伸手拿出钱包,摸了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徐强均,“我和孟爽还有点事情,就不陪你到医院了。这钱你拿着,到医院去看一看伤吧。”

  其实当时大学生看病是百分之百报销的,像徐强均这种校医院就能处理的外伤,甚至根本不用拿钱,直接拿着学生证过去,校医院就给处理了。
  “飞扬,那就谢谢你了。”徐强均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包飞扬手中接过那张百元大钞,“那我就先去医院了。”
  望着徐强均一瘸一拐离开的背影,孟爽感慨道:“飞扬,你对徐强均真好啊!”
  “真好么?”包飞扬笑了起来,也不对孟爽说破,只是说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唉,也不知道徐强均怎么得罪薛明祖了,竟然被打成这个样子!”孟爽叹了口气,又说道。

  “谁知道呢?也许他真的摸了薛明祖女朋友的屁股吧!”
  “呸,没正经!”孟爽伸手掐了包飞扬一样,“徐强均蛮老实的,怎么会干那么恶心的事情?‘
  呵呵,呵呵。
  包飞扬摸了摸鼻子,干笑了两声。
  那个混帐东西老实?上一世自己也这样认为,才会被那个混帐东西坑“死”了。这笔烂帐,一定要和这个混帐东西好好算算!
  说服孟爽的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孟爽听说包飞扬姐姐开的公司想让她过去做技术负责人时第一反应不是去不去,而是自己能不能胜任这个工作,毕竟她还是一个只会纸上谈兵的大学生,几乎没有什么实践经验,生怕自己工作中会出现失误,给包文颖的新公司造成不好影响  。至于说什么私营企业啊,待遇问题啊,这些东西反而是孟爽最不在乎的东西。
  “没事,边干边学。”包飞扬笑着给孟爽打气,“反正公司也是刚刚成立,一开始的业务都也比较简单。你有充足的时间去慢慢适应。”
  至于包飞扬所担心孟爽父母态度的问题,在孟爽看来却不是什么大问题。她告诉包飞扬,自己的父母非常开明,只要是她下定决心,父母那边是不会过多干涉的。
  说这个话的时候孟爽颇为得意,意思是看她的父母多好,不像包飞扬,有一个那么顽固的老爸。
  和孟爽把事情说定了之后,包飞扬接到了闫红发的传呼,问他在哪里。包飞扬回了电话说在学校,闫红发就说让包飞扬在学校门口等着,他马上开车过来接包飞扬。

  也许是为了避人耳目,闫红发没有开包国强的三号专车,而是开了一辆值班车过来。当包飞扬上这辆深蓝色的桑塔纳时才发觉,伯父的秘书周书刚也坐在车上。
  “飞扬,有件事情很棘手,需要和你商量一下。”见包飞扬上了车,周书刚开门见山地说道。
  “周哥,有话你就说,不要和我客气。”
  面对着伯父的秘书,包飞扬的姿态也放的很低。

  “后天,人大会议就开始投票选举市长了,可是现在情况有些麻烦。”周书刚忧心忡忡地说道。
  “什么麻烦?”包飞扬心中一惊,难道说事情又出现什么反复了?路忠诚又有可能翻盘不成?
  “还不是昌盛投资公司那档子事情。”周书刚叹一口气,“现在基本上查清楚了,不仅仅是市委市政府很多中层干部在昌盛投资公司投资,省委省政府也有一些干部也涉入了昌盛投资公司的期货业务。”
  “由于绿豆价格节节上涨,按照这个趋势,昌盛投资公司的绿豆空单明天恐怕就会爆仓。”周书刚说道,“这本来是昌盛投资公司的投资决策失误,可是在有心人的传播下,反而把责任都推到市长身上,说是因为市长为了扳倒路忠诚,让中J委专案组抓了吴伟民,导致了昌盛投资公司失去了投资决策人,使大家伙儿的投资都打了水漂。”
  “你也知道,中天市这些县处级干部,要么自己本身就是人大代表,要么亲戚朋友是人大代表,影响力很广,在有心人的拨弄下,很可能把在昌盛投资公司的投资损失算到市长头上。这样一来,后天的人大选举中,市长很可能得不到足够的票数,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那局面就是棘手了……”
  包飞扬本来以为扳倒了路忠诚,让伯父包国强重新拿到市长候选人的提名,就大局已定,却没有想到因为自己重生之后带来的一系列相关效应,尤其是吴伟民被抓,竟然很有可能导致伯父在这次选举中落选。这中间的是非因果,还真的很难算的清楚。
  想到这里,包飞扬心中就暗自检讨自己。他还是太麻痹大意了,以为扳倒了路忠诚,一切困难都解决了,即使有什么困难,伯父已经从岛国回到了中天,以他的政治智慧,也完全可以解决掉。所以他提着的心气就松了下来,没有再去想后面的问题。现在看来,他还是太大意了,竟然连昌盛投资公司这么明显的丨炸丨药包都忽略掉了。
  沉吟了一下,包飞扬开口问道:“省委省政府有哪些干部涉入了昌盛投资公司的期货业务?”
  周书刚就暗自叹服,市长这个十九岁的侄子果然是厉害,一下子就抓到了关键点  。难怪连李逸风和方学文也心甘情愿地听从他的指挥,看来他能够找到证据扳倒路忠诚父子,绝对不是运气好的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