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63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张文定可没有拉笼葛盛的意思,更不可能赏他了,在葛盛话落音之后,张副县长脸色猛然一沉,两眼直盯着葛盛,语气冷了下来:“没出任何差错?葛盛同志,我问你,桥脚镇王家垴村的选举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个解释!”
  葛盛心里一慌,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在张文定刚来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想过这位副县长是不是冲着这个事情来的,可是后来张文定一连串的表现,特别是刚才对同志们那情真意切的关怀,让葛盛就放心了,想着他这么一个新来的副县长,自己都是刚得到没多久的消息,他不可能会提前知道。
  于是乎,在出了事情尽力捂盖子不让上级领导知道的习惯支配下,葛局长心存侥幸,终于落进了张文定的语言圈子里。
  “这个事情,是由桥头镇方面主导......”葛盛心慌之下,居然就真的解释了起来。
  “出了事情首先就想瞒着领导,瞒不住了就想着推卸责任!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张文定气势更盛,厉声喝道,“葛盛同志,我看你的思想认识很有问题!”
  听到这个话,葛盛就不干了,也怕张文定说出向县委建议要他去党校学习的话来,赶紧打断道:“张县长,你对我们的工作还不了解......”
  “不了解就没有发言权对不对?葛盛同志,你这个态度,怎么让县政府放心把全县的民政工作继续交给你负责?”张文定得理不饶人,杀机毕露。
  按正常说法,张文定后面这句问话应该是“怎么让县里放心把全县的民政工作继续交给你负责?”。但张文定没说“县里”,而是很不顺口地说了“县政府”三个字。
  这不是张副县长不会说话,而是有他自己的考虑。
  因为他刚才话里的意思,很容易就让人理解为他想撤了民政局长葛盛的职,他既不是纪委书记,又不是组织部长,如果说“县里”二字,那就容易让纪委和组织部那边心里不舒服了——你一个副县长,是想代替纪委查人,还是想代表组织部管人事啊?
  直接用“县政府”这三个字嘛,那从表面上来讲,就仅仅只是谈论工作了——作为分管副县长,我只是对下属的工作很不满,跟纪检监察和人事都没关系哈。
  不管张文定真实的意思是什么,在这么多人面前,他已经占据了主动,说话自然会考虑进去许多东西了,不会给人留下话柄。
  葛盛知道,张文定这是摆明了来挑自己的刺了,就算是自己认错,也不可能改变张县长的想法。于是乎,他脸色也就冷了下来,直直地看着张文定,淡淡然说:“我没有那么说,我对自己的工作,问心无愧!”
  哼,徐波老子都不怕,你这么个毛头小子就对我葛盛吹胡子瞪眼,当我葛盛是软泥巴捏的不成?
  出了民政局,张文定看看时间,已经下班了,也只好等下午上班后再跟姜慈沟通一下,一定要拿下这个民政局长!
  闹得这么不愉快了,他自然不可能吃民政局安排的饭,心想着要去哪儿吃中饭的时候,邓经纬打来电话:“这几天忙得差不多了吧?几个老同学打电话,说要给你庆祝庆祝,你看什么时候方便?”

  张文定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庆祝自然是庆祝他当了副县长,老同学,自然不是他中学大学时的同学,而是在市委党校学习时的同学。
  这次张文定是突然间被市委放下来的,从组织部到旅游局,再到安青县政府,由于种种原因,这中间并没有去党校学习,而且看样子,他上副处之后的学习,恐怕也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张文定就只有一次在党校学习的经历,那还是在开发区的时候,那次学习,邓经纬是班长,汪秀琴是临时支部书记。那次学习期间,全班同学还到开发区考察过呢。
  他知道,邓经纬打这个电话之前,肯定是跟不少同学都联系过的。
  这是一番好意,也是个促进同学感情的好办法,不容拒绝,张文定也不想拒绝,笑着道:“你是班长,听你的。”
  邓经纬就笑着道:“孟冬寒还在越南考察,星期天回来,就下周一怎么样?”
  这个孟冬寒,当初在党校学习的时候,还是安青县附阳镇的镇长,现在已经坐上了镇丨党丨委书记的位子,虽然不像邓经纬高配了个县委常委那么威猛,可手里掌着一镇,也是个人物了。而且,当初在学习的时候,孟冬寒对张文定可是很客气的,二人之间交情或许不是很深,但比一般的同学来讲,又要亲近一些了。
  现在张文定在安青分管农林水,下面要是有几个相当配合的乡镇,那对工作是很有帮助的。像孟冬寒这种乡镇一把手,他还是很看重的。
  他不得不感慨,邓经纬这人做事吧,真的很会替别人考虑啊!
  心里一下闪过许多,张文定嘴里却毫不犹豫地说道:“嗯,行,那就下周一,你现在在哪儿?”
  邓经纬没回答,笑着反问道:“怎么?请我吃饭啊?”
  张文定道:“嗯,说地方吧,我过去。”

  “哈哈,下村了,晚上吧。”邓经纬笑着道,“晚上我带两只水鸭子回来,咱们尝尝农家放养的好东西。”
  张文定本是突然想到跟邓经纬坐一坐,从他嘴里探探民政局长葛盛的底,但既然他没时间,那就算了。不管葛盛底子有多厚,张文定今天已经在民政局放了话,那就必须要做到,否则脸就丢大了,今后下面恐怕没一个人会听他的了。
  下午刚一上班,张文定很意外地接到市旅游局张程强的电话,语气还格外亲热:“文定,工作都理顺了吧?”
  张文定可是记得,张程强一般都叫自己文定同志的,这么亲热地称呼文定二字,好像还只有那次在紫霞山上下悬崖救人的时候有过这待遇。
  今天,这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
  不过,张文定现在城府已经颇深,再加上又和张程强不在同一个单位了,恩怨一下子就显得淡了许多,就笑着道:“工作嘛,慢慢理吧,领导,有什么指示吗?”
  日期:2016-11-06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