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59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在官场中本就没什么人情味,但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

  现在张文定来当副县长,直接把徐波那一摊子划给他管着,那就跟人情味无关了,而是工作需要。
  今天伍大海到县政府来,是想找常务副县长要项目要支持的,这个项目,还是徐波去南粤之前想打翻身仗的项目——种植!
  只不过,经过了他两次折腾,乡镇里就算是对县里的拨款感兴趣,但各个村里反对的声音太大,他们也没办法支持徐副县长了。这个情况,张文定昨天在医院的时候还从魏本雄嘴里听到了一点点,却不料,今天桥脚镇的镇长就跑了过来说是已经做通了三个村的工作,村民们都很积极,希望能够种葡萄致富。
  听到这个汇报,张文定相当无语,有点比较难以理解这位镇长同志是怎么在体制内混到这一步了的,情商也太那啥了吧?
  徐波搞出来的事情,你拿到我面前来讲,要还我支持,你这是真的一心只为工作,还是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知道了大概是个什么事情之后,张文定眼见伍大海还在喋喋不休地诉说着镇里如果的困难和基层工作如果地难做,张文定就不得不打断他的话了:“伍镇长,这样,我先了解了解情况,啊。”
  伍大海听到张文定这么明显的搪塞之话,眉头就是一皱,不肯罢休:“张县长,这些情况我们都已经详细了解过了,是往县政府报过的,县领导也是支持的......”
  这个话,就太不把张文定当回事了,张文定顿时一阵火起,很想喝一声哪位县领导支持你你就去找他,但还是忍住了,只是冷冷地看着伍大海的眼睛,打断伍大海的话说道:“你们了解过的情况县里就不用再了解了?唔,桥脚镇的工作......很扎实嘛。”
  这个话,可谓是字字诛心。
  伍大海可当不起这顶大帽子,顿时站了起来,面赤耳红地辩解道:“张县长,我不是那个意思......”
  张文定懒得再跟他啰嗦,直接道:“下班了,有什么情况,等上班再说,啊。”
  伍大海还不甘心,道:“张县长,我......”
  张文定不想跟他说话,有意赶他出去,却又觉得那么做有点不合适,毕竟自己昨天才在政府大门口打了架,今天如果再在办公室里跟人下面乡镇的镇长吵闹,实在是有点不像话。

  想着这个,张文定就懒得理他,站起身,取过包直接出门而去,连办公室门都没锁,就把伍大海一个人留在那儿了——反正他办公室里没啥见不得人的东西。
  被伍大海这么一闹,中午张文定就没心情在食堂吃饭了,也没让司机开车,而是叫通迅员郑举带路,找个有点安青特色的小馆子去吃一顿。他特别强调了小馆子,这就是想吃点味道正宗的东西。
  现在他是副县长了,配了通迅员和司机,这两个人可以说,就是他的身边人了。
  不管他满不满意,既然是办公室给他配的,那他短时间内是不好让办公室给他换人的——他只是个新来的排名靠后的副县长,摆不起那份谱啊!
  所以,他就觉得有必要通过一些小事,观察一下这两个人,也和他们稍作沟通,当然了,他不会同时进行的,得一个一个来。
  其实也不一定要一个一个的了解,同时了解还有个对比,效果可能会更好,可是刚才被伍大海坏了心情,司机的年纪很容易让他想到伍大海,所以就只带着郑举一个人了。
  郑举倒是听话,坐着出租车就奔向一家羊肉馆而去,都没问张文定吃不吃羊肉。
  到了地方,张文定发现这不是小馆子,而是个小院子,门上挂着个木牌子,上书郑师傅羊肉五个字。这地方给张文定的感觉,虽然看上去档次不会很高,但也不错了。
  见张文定在打量这院子,郑举就小声解释了一句:“张县长,这是我叔叔开的,他做的羊肉味道很特别。”

  张文定微微一愣,这个郑举看着像根木头似的,原来脑子也挺灵光的嘛,居然不声不响地就找到机会和领导套近乎了。虽然太着痕迹,不过,倒是不让人生厌,手法生涩了一些,却也不算太笨,可以再观察观察。
  “这地方还蛮清净。”张文定边往里走边说。
  郑举不知道张文定这个话是不是另有所指,解释了一句:“这儿晚上来吃饭的人很多,中午没什么人。”
  张文定没再说什么,由郑举和服务员领着往里走去。一路上,郑举和服务员说了些话,但看情形,并没有提前跟他叔叔打招呼说会和副县长一起过来吃饭。
  小院子里有露天的桌台,楼房里,一层也是摆的桌台,二楼上则是包厢。郑举带着领导过来,虽然中午人较少,却也不可能会让领导在下面吃饭,引着上了二楼,进了包厢。
  服务员问吃些什么,郑举就拿眼看向张文定。
  张文定笑着摆摆手:“你带我来的,你点菜。”
  郑举这才开始点菜,点一道,就给张文定解说一道。没有说得太详细,但却把菜的基本材料和做法都讲清楚了,可谓是言简意赅。

  这一个小细节,又让张文定对这个原本很不看好的秘书的多了一丝丝培养的兴趣,但离认可还差得比较远,这个,还需要时间,还需要郑举的进一步的表现与努力。
  由于中午人少,所以菜上得挺快,张文定平时开的奥迪车里倒是常备着茅台酒,只不过这次来安青,他的奥迪没开,自然也就不用去车里取酒。好在这儿酒也不少,茅台和五粮液都有,就是不知道真假了。
  张文定要了随江老酒,那次当作白珊珊的半个娘家人跟戴金花一家人吃饭,喝着白珊珊她妈冷沧水所带的随江老酒,感觉味道是真不错,现在在这儿听到了,看着身边的秘书,想到白珊珊,就对这个酒更有感觉了。
  对于张文定的决定,郑举没有去劝,陪着喝起了随江老酒。

  不得不说,酒这个东西,真的很容易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几杯酒下肚,张文定表现出了其亲近下属的一面,郑举说话也比先前放得开了许多。
  这一放开,郑举的话就多了起来,虽然暂时还不敢对县政府领导多作评价,但谈一谈下面乡镇和县里各部委局办的事情,还是没有压力的。
  当然,他一直都呆在政府办,又不是什么手握实权的人物,跟外面的人打交道不多,对于各种情况,并不是很熟悉。但是呢,刚才到张文定办公室的那个桥脚镇镇长伍大海,他却是不止一次听人说起过。
  于是乎,郑举就跟张文定说起了伍大海。
  要说这个伍大海,在安青县来说,还比较有名,在县政府呢,名气就相当大了。
  这个名气,不是什么好名气——狗皮膏药!这家伙是出了名的缠人,好几个副县长都领导过他缠人的功夫,对这家伙很是头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