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5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邓经纬将车开动,道:“我们两兄弟,还怕别人传怪话?”
  “我怎么听着这话那么暧昧呢?”张文定一脸狐疑,“你不会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吧?”
  “草!”邓经纬张嘴吐了个艺术字,愤愤道,“我正常得很!老弟,今天晚上请你尝尝安青的特色。”

  张文定问是什么特色,邓经纬就是不说,直等到了地方,他才明白邓经纬说的特色是什么。
  这特色跟安青隔壁一个叫榕林的县有些关联,说起来就是一句:榕林的妹子屁股高,安青的嫂子不睡觉。
  这句话,就是说这两个县的美女的,榕林的女孩子腿普遍长得长,所以就是屁股高,这个高,指的是离地高度;安青的女孩子嫁为人妇之后,据说都很狂野,可以征战通宵不睡觉。
  邓经纬要请张文定见识一番安青县的嫂子,却还有几分情调,带他到一处安静的山庄吃饭,那里有很多服务员都是嫂子来着。
  在吃饭的时候,嫂子们会伺候客人吃,吃完之后,如果客人满意了,可以开个房间。用邓经纬的话来说,这叫不会玩的玩表子,会玩的玩嫂子。
  靠,就这,也好意思称作玩嫂子?
  对这种事情,张文定没什么兴趣,只是不好扫邓经纬的兴,跟他吃了两个小时的饭,喝了不少酒,其中又接了不少祝贺他当副县长的电话,这其中,除了在随江的一些熟人外,还有徐莹和武玲。

  在接了武玲的电话之后,张文定就笑着对邓经纬说女朋友打电话让他少喝点酒多休息。邓经纬有几分失望,却已经明白了张文定的意思,知道今天晚上是别想跟张文定把关系拉得更亲近了,只能在吃完饭后送他回了安青宾馆。
  回到安青宾馆,张文定就觉得今后跟邓经纬还是要适当保持点距离,邓经纬的个人生活是怎么样的他不管,但像今天晚上这样,想把他拉下水的搞法,他心里是有些不痛快的。
  原以为有魏本雄和邓经纬帮衬,自己来安青县应该能够比较容易打开局面的,现在看来,有些天真了。
  第二天上午,张文定让郑举拿了些安青县农业林业这两方面的资料过来,细细地看着。在正式明确分工之前,他想先有个心理准备。
  快下班的时候,常务副县长赵大龙带着个人走了进来:“张县长在忙啊......介绍一下,这是桥脚镇伍大海同志。伍镇长,现在农林水方面的工作都由张县长负责,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跟张县长汇报。”
  张文定站起身跟赵大龙握了一下手,心想这昨天才征求了一下意见,都还没正式确定分工,怎么就有事情找上门了啊。
  两位副县长的手刚一松开,桥脚镇镇长伍大海的手就见缝插针般到了张文定的面前,一脸笑意道:“张县长好。”

  “伍镇长,你好。”张文定跟伍大海握了一下手,话说得简单客气,却又不失威严,脸上有一丝微笑,请这两位坐。
  赵大龙没有坐,他过来就是送伍大海的,现在人送到了,自然不会多呆。
  其实以他的身份,完全可以打个电话叫张文定去他办公室,只不过,赵大龙这人虽然是县政府的二把手,可性子一向谨慎,把徐波那个烂摊子都推给了张文定,现在下面乡镇的人找上门来,求的又是农村工作方面的事情,他觉得自己亲自走一趟,串串门,比较合适一点——这个,姜老板对你有什么要求我不清楚,可是我赵大龙还是相当团结同志的。
  张文定猜不到赵大龙心里那些弯七拐八的念头,只是对常务副县长同志带着个人亲自往自己办公室走这么一趟感到奇怪,这个奇怪就导致了他对事情的判断出了点偏差。
  他觉得,以赵副县长堂堂县政府二把手之尊,却为了一个镇长而亲自出马,来给自己这么个新任的、排名靠后的副县长作介绍,十有**,这个伍大海应该是赵大龙的人,或者,是赵大龙比较亲近的人。
  这一点,却是张文定猜错了,伍大海不是赵大龙的人,却是赵大龙比较头痛的人,甚至是政府里好几个副县长都头痛的人。
  郑举这时候刚好出现在门口,张文定就吩咐他泡茶。
  虽然对于徐波留下来的烂推子很是郁闷,可赵大龙所表现出来的善意,张文定也还是感觉到了的,伍大海又是赵大龙领过来的人,他自然不会吝啬一杯茶。
  再说了,他这么做,也是向别人表示出他虽然年轻,但对老同志还是很尊重的,对下面的同志,也是不怎么摆架子的。
  伍大海没有喝茶,等到郑举出去之后,他就对张文定道:“张县长,我这次来,是想把我们镇的农村经济发展情况,向您作个汇报。”
  张文定眼皮子一翻,这个镇长说话很直接啊,说是汇报,但透出来的感觉,哪儿有半点汇报工作的味道,倒像是一个副县长过来平等地讨论工作。
  就算你是赵大龙的人,也太不懂尊重领导了点吧?哼,赵大龙是二把手不错,可他跟我说话也没像你这么硬邦邦!
  张文定脸上表情淡然,心里已经有了点微微的不爽,看着眼前这个应该在五十岁左右的镇长,不轻不重地吐出一个字:“哦。”
  这一个字,既可以理解为张文定愿意听伍大海的汇报,也可以理解为他不想听。

  伍大海心里很不舒服,这个副县长也太年轻了,自己为党和人民工作了几十年也才是个科级干部,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就当副县长了?他当得好吗?
  哼,一看就是有背景没能力的主儿,这样的人,除了会摆架子耍威风之外,还能干什么?老子这么大年纪都可以做你爹了,这么低声下气过来向你汇报工作,你就给老子一个“哦”字?
  张文定在随江市直各机关单位里还是有一定名气的,但下面县里,知道他经历的人就不多了,再下到各个乡镇,还真没几个人听说过。
  甚至于,昨天下午发生在县政府大门口的事情,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传遍全县所有乡镇。所以,伍大海不知道张文定的厉害,看张文定不顺眼,也是很正常的。
  实际上,就算是伍大海听说过张文定的种种事迹,也还是不会看得起张文定的——面对着一个跟自己儿子一般大的领导,换作谁也会在心里不爽快。
  可是,不痛快也没办法,谁叫人家是领导呢?
  伍大海强忍着心里的不爽,汇报了起来。
  说起来,伍大海汇报的这个事情,还跟那位跑到南粤去挂职了的副县长徐波颇有关联。
  徐波发起的养母猪养山羊的致富路子,桥脚镇都积极地响应了,也很郁闷地悲剧了。当然,这个悲剧只是农户,镇里面还是落得了不少好处的——虽然养殖业的大部分成本都是农户自己出,但县里还是给了一些补贴的,只是这些补贴有很大一部分被镇里截留了。
  自从徐波去了南粤挂职之后,他所分管的那一摊子,就由常务副县长赵大龙暂时兼管着。倒不是说别的副县长对那一摊子没兴趣就分不下去,而是徐波去南粤的时间毕竟还不长,并且是挂职,县里这么着急就将其分管的工作给拿下了,显得太没人情味了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