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23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听出了苟老板话里的意思,这孙子怕是想要过来捞点好处呢。
  秦书凯不知道这个苟老板知道多少。头脑中迅疾闪过一个念头,他正发愁怎么把工地上的古墓被挖一事名正言顺的公之于众,毕竟,工地总要继续建设才行,即便是因为发现了古墓,大不了把工地的位置稍稍移一下位置,现在苟老板竟然也动起了古墓的心思,看来好机会正好主动送上门了。
  秦书凯心底已经翻滚了几个来回,把上下左右的诸多事情详细的考虑过后,一副慎重的口气对苟老板说,苟老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的确有人向我汇报说,工地下面有可能有贵重东西,只不过,那里到底是湖州的地盘,我这心里也没决定下来,到底要不要动这底下的东西呢。
  苟老板听了秦书凯的话,心里不由暗想,***,你当我是傻子,工地已经被你折腾成那样了,你还在这里诳我说,没决定到底要不要动手,真是笑话。
  苟老板说,秦主任,我也是搞建筑多年了,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也做过很多次,按理说,地底下挖出来的东西,见者有份也是大家都该遵守的规矩,那片工地原本就是我承包的,我现在想要跟秦主任一道来搞这件事,相信秦主任不反对吧?
  苟老板以前对秦书凯说话的态度一向是恭敬有加,生怕失去还有他的支持,现在为了能多弄些财宝,也有些顾不上什么顾忌和尊重了,这年头,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秦书凯瞧着苟老板两眼紧盯着自己,逼着自己表态,心里不由骂了一句,***,就你这样的货色,也想要从我的嘴里抢东西,你可真是无知者无畏啊,既然你有这份心,我岂能不成全你。
  秦书凯在心里暗笑了两声后,脸上故意露出些许生气的神情说,苟老板,按理说,和气生财也是对的,可是工地必定是在化工园区的地盘上,我好像没有必要非要请苟老板过来一道合作此事吧?
  苟老板听了这话,立即据理力争说,秦主任,话不能那么说啊,按说工地上可能埋藏宝贝的事情,还是我的人在施工的时候先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后来你却把我支开,单独行动,你这样做根本就不合规矩嘛,不过做什么事情,按照规矩做事,那才能不出事情。
  秦书凯很是不屑,嘴里反问了一句,规矩?按照苟老板的说法,这规矩又有什么说法?
  苟老板说,很简单,大家合作,这个工程我组织人来挖掘,到时候出土的东西大家各一半,秦主任,你可是什么都不出,就坐享其成啊,这样的好事,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秦书凯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说,苟老板,这件事没得商量,原本地下的东西就给该是收归国有的,即便是我的人从地下把东西挖出来,我也还是要说这句话,这件事我认为没有任何跟苟老板合作的空间,毕竟这个事情传出去,对我也没有什么好处。。
  苟老板听了这话,哈哈大笑了几声说,秦主任,你在我的面前,又何苦要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若是真的有心把地底下的东西交给国家,那就直接通知考古部门过来挖掘就是了,为什么要在夜里偷偷的自己找人非法挖掘吗?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是聪明的人。
  秦书凯像是一下子被人揭穿了疮疤,脸色立即变的激动起来,他冲着苟老板叫喊道,我就是不同意你参与此事,你又能怎么样?毕竟这个是在我的地盘,我说话我做主。
  苟老板见秦书凯语气甚是坚决,也态度强硬的说,那秦主任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工地原本就是我承包建设的,依我看,我组织人员进工地挖掘,倒是比秦主任组织人更要名正言顺些,您说是不是呢?
  秦书凯显然是被苟老板气的够呛,他实在是说不出一句反击的话来,只能从嘴里蹦出一句无力的话来,苟老板,如果是这样,那么我随时可以中断合同,阻碍你施工。
  苟老板说,我想秦主任,大家闹成那样,对你我都没有好处吧。

  秦书凯说,我这个人不怕什么威胁,希望你好自为之。
  苟老板见两人谈崩了,也不多说,径直转身离开。
  等到苟老板一离开自己的办公室,秦书凯不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从苟老板的表情可以看出,自己刚才演的还不错,眼下最要紧的是,赶紧把古墓重新回填,只是眼下时间紧急,最迟到今天夜里,苟老板的人必定会进驻工地,自己怎么样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古墓回填呢?
  猛然间,他想到了两个字,炸啊药。

  对,就用炸啊药,只要把古墓的主干炸啊断了,里头的土怎么着也够苟老板挖一阵子的。
  主意打定后,秦书凯立即打通了周德东的电话,吩咐他抓紧时间办好此事,周德东习惯的应着。
  给周德东打完电话后,秦书凯又打了个电话给刘云中的小舅子林家安,这小子在陷害常文怡的儿子那件事上做的相当到位,很得秦书凯的赞赏,因此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秦书凯倒也不必全都要周德东亲自出马,一些小事,这小子也能搞定。
  秦书凯吩咐林家安,带着一帮人注意工地的动静,以及苟老板最近的行踪,有什么事情,自己会再联系。
  林家安有一点特别好,他年轻,嘴巴又紧,只要是给点好处,他愿意干任何事情,这就是他跟周德东最大的不同,周德东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手里也积聚了些财富,家里老婆孩子牵挂着,有时候办事会有些犹豫,这些秦书凯都看在眼里,所以,他这次启用了林家安。
  最重要的是,林家安对自己不像周德东那样知根知底,自己对他说什么,他就信什么,有些事情,自己要是不想让他知道真相,只要花言巧语一番,完全可以做到,从这一点上来说,林家安的确是比周德东用起来要放心些。

  秦书凯一个电话打过去,林家安果然是答应的很爽快,他并不问秦书凯为什么要自己紧盯着苟老板的动静,只是关心报酬的问题,他说自己也要找些人,可能要一些钱,虽然提到这个是不近人情,但是自己没办法。
  而现在对于秦书凯来说,钱是最不成问题的事情了,就说,你尽管去做,我会让人把钱达到你的账户的。
  秦书凯害怕这样的人不要钱,那么以后做事就不好做了。
  再说,苟老板回到自己的公司后,立即开始召集人手准备私下开始挖掘地底下的宝贝。

  前几天,有工人向他汇报说,原先停工的工地上,突然冒出了两座沙子样的山丘,他当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秦书凯当初给他的解释说,这块工地暂时不施工,因为跟湖州方面有些事情没有协调好,怎么又有人在工地上堆放沙子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