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8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海这样殷勤,我更觉不好意思,要出去帮着一起,那老婆婆又不肯,非要留我们兄弟在屋里说话。
  周海先是端来四个海碗,又提着水壶过来,倒了四碗热茶,说道:“这山里长着一种野茶,喝起来味儿粗些,不过却是特别能提气养神的。你们二位也尝尝。”
  那老太婆先端起来一碗茶,呷了一口,砸砸嘴,道:“是啊,这野茶我喝了几十年了,到现在精神头还足的很,茶能明目,我这一双老眼,到现在也不昏花。”
  日期:2016-11-05 23:58:00
  我看了看那海碗中的茶叶,都被热水泡的展开,很是宽大,如同槐树叶子一般,只边缘处参差不齐,又像是锯齿草。
  那周海也端起端起茶来,喝了一口,道:“刚开始喝,还有些不习惯,喝得多了,哪天不喝,反倒不习惯了。两位快尝尝吧?”
  我见那老太婆和周海都入了口,便也端起碗来,嗅了一口,果然是茶的味道,可心中还是狐疑着,不敢喝。我道:“还有些热,等凉些了再喝。”
  老二也道:“我这会儿还不渴,也等会儿再喝。”

  那老太婆一笑,对周海说道:“孩儿啊,你去给两位客人把洗脚水打来吧。”
  周海点头道:“水想必已经烧开了,我这就去。”
  那老太婆道:“我去里屋把床铺一下。”
  两人都站起来走了,堂屋里只剩下我们兄弟二人,老二看了看那茶水,又看了看我,道:“哥,我真是有点渴了,你说这茶里会不会有毒?他们俩都喝了,好像也没事儿。”

  我左右看了一眼,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小瓶子,宁开来,倒出两颗小小的药丸,递给老二一颗,道:“用这个丢进去试试。”
  老二奇道:“这是什么?”
  我把那药丸丢进海碗里,那药丸立即漂了起来,我道:“这是去年张熙岳老爷子研制出来的试毒丸,要是茶里有毒,这试毒丸就会变质,会沉下去的。”
  老二也把药丸丢进海碗里,却又问道:“不是都用银针试毒吗?怎么改了?”
  我道:“我也问过张老爷子,他说银针试毒其实并不准。古时候的毒主要是砒霜,那时候砒霜的提纯工艺不如现在,会含有一些硫,银针遇到硫会变黑,所以能试验出来。但是就是鸡蛋里也会有硫,用银针去试鸡蛋,银针也会变黑。也就是说,银针变黑的,未必是毒,银针不变黑的,未必不是毒。所以,张老爷子才特意弄出来这种试毒丸。”
  日期:2016-11-05 23:58:00
  “厉害呀。”老二看着那试毒丸在海碗里漂浮着,道:“那这就是说,茶里没毒?”
  我道:“应该是没了。”
  老二道:“咱们还怀疑人家了,那就喝吧?我都干的快枯皱了。”
  老二端起来喝了一大口,道:“真是有股怪味,不过后味儿还是有点甜的。”
  我也早已经口渴难忍,端起来要喝,但是忽然又想到老爹常说的一句话:“不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便喝了一大口,细细咽在喉中,又用气逼着,不让那茶水继续下去。
  此时,周海端着盆子过来,又倒了热水,说让我们洗脚,我便低着头脱鞋,又伸手去拨盆里的水,弄出声音来,趁隙把气一顶,喉中的茶水又出来了,顺着我的胳膊内侧,流进洗脚盆里。

  周海虽然就在跟前,也瞧不出我的动作来,只是看见我和老二都喝了茶,便又倒了些,说:“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吧?”
  我和老二都点头,道:“很好,很好。”
  日期:2016-11-05 23:59:00
  我和老二都烫着脚,那老太婆也出来了,道:“床铺好了,就是床窄,被褥也不是新的,两位将就着睡啊。”
  我道:“大娘客气了。我们明天起来就赶路,没那么多讲究。不过,想跟大娘打听个地方。”
  那老太婆道:“你说。”
  我道:“您知道撂儿洼的娘娘殿吗?”
  那老太婆道:“撂儿洼我是知道的,明天你们从我这里,就往北翻过两道山岭去,就到了。娘娘殿,老太婆可是没有听过。”
  我道:“也是新近传的。”
  那老太婆道:“你们去那里做啥子?”

  我道:“无非是求神拜佛。”
  周海道:“麻衣陈家的道法那样高深,也用得着求神拜佛么?不都说求神不如求己?”
  “咦?”老二忽然摸着额头,道:“哥啊,我咋约莫着有点晕了呢?看东西,有重影……这,这茶,有,有毒……”
  “砰!”

  一声响,老二仰面栽了下去。
  我心中大惊,急抬头看那老太婆和周海,见两人都起身跑到屋门外,各自都变了脸色,狞毒奸猾,兼而有之。
  我心知不妙,道:“你们这恶人,竟然这样屡教不改!”
  周海狞笑道:“陈弘道,饶你奸似鬼,也要喝洗脚水!你本事再大,运运真气试试?”
  日期:2016-11-05 23:59:00
  我暗中提调真气,畅通无碍,但是不知道老二所中的毒究竟从何处而来——张熙岳曾经信誓旦旦,十分笃定他的试毒丸百无一失,那茶水中应该不会有毒。
  于是我假装身子一软,也学老二,扶着额头,使劲晃了晃脑袋,身子也摇摇欲坠,舌头打结似的说道:“你,你们真的,在茶,茶里下了毒?”
  周海道:“你本事太大,怕你瞧出来,茶里根本没有下毒。”
  那老太婆道:“茶里也不用下毒。这野茶啊,有一桩妙处,就是没有喝过的人,第一次喝了这茶,再用热水泡脚,热气刺激脚底穴道,这茶在胃里就能变成烈酒一样的妙物,喝的人,就像是醉酒了一样,昏沉晕倒。”
  周海笑道:“这叫做醉茶,却比醉酒还要厉害,醉酒的时候,还能提起几把力气,这醉茶了,可就真气涣散,饶你是大罗金仙,也提不起来!”
  那老太婆道:“我们可是事先跟你们提醒过了,第一次喝这种茶,可不大习惯,你们瞧瞧,你们不听,怪得了谁?”
  我这才明白,原来茶中没有毒,只是用热水烫脚,热气逼迫穴道,让那茶在胃里有了反应,让人醉晕过去。
  日期:2016-11-06 00:00:00

  如此的话,我便稍稍放心,但仍然没有立即发作,而是把身子歪在桌子边上,假装即将不支,但还是硬挺着不倒,道:“你,你们要,要杀了我们吗?”
  那老太婆道:“这个陈弘道果然厉害啊,到现在还不倒。”
  周海转身而去,很快提了一把砍刀来,恶狠狠的道:“让我把这兄弟二人的脑袋都砍了,这两人的肉,能吃个把月了!”
  说着,周海提刀就上前而来,我听了更是放心,如果这茶能把人致死,那也不用周海再用刀杀人了,我正要发作,那老太婆忽然伸手一拦,挡住了周海,道:“慢着!杀了那个陈弘德就行,陈弘道得留着!”
  我心中一怔,暗忖道:“杀一人,留一人,这是为什么?”
  周海也是一愣,继而愠怒道:“为什么不让杀陈弘道,你看上他了吗?”
  那老太婆“嘿嘿”一笑,舔了舔嘴唇,道:“这陈弘道长得如此英俊健硕,我可舍不得杀他,得拿药天天灌了他,让他使不出本事,只做我的玩物,那不是妙的很?”
  周海大怒,道:“你有了我一个人还不够?我难道不如他?”

  我听得浑身一颤,惊愕到了极点,这,这话说的,这,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难道竟被老二事前说对了?这两人假说是干娘义子,其实是,其实是床上关系?
  我想的恶心,直欲作呕!
  这个周海,图什么呢?
  日期:2016-11-06 00:00:00
  只听那老太婆道:“你吃哪门子醋?我养你两年了,也没嫌弃过你,还不是天天给你抓蛇,捕狼,捉猪,逮兔子,也出去杀人,变着法的让你吃的高兴,你还有什么不满的?这个陈弘道,我一时新兴,玩个把月,腻了,就一刀宰了,让你吃了。这家里,仍旧只养着你一个。”
  我听得心头一阵恶寒:“原来这个老太婆才是高手!周海,只不过是这老太婆养着的一个无用的男宠!”
  那周海摇了摇头,道:“别的人都可以,只有这个陈弘道,我必须得杀了他!”

  那老太婆有些不高兴了,道:“你不听我的话了?”
  周海道:“麻衣陈家的人之前害我太惨了,我咽不下这口气!我非杀他不可!”
  那老太婆道:“非杀不可?”
  周海固执道:“非杀不可!”
  那老太婆道:“为了我,也不能忍忍?”
  周海道:“这口气,忍不了!”
  那老太婆叹息一声,把身子让开,道:“算了,我也是宠你宠惯了,把你宠成这个样子了,算了算了,你去杀了他吧,你高兴就好。”
  周海大喜,快步走过来,我只等着他提刀砍我的那一刹,就要他好看!
  却不料,周海刚才那老太婆身边经过,那老太婆就把手往前一探,五指并拢,“噗”的一声,直挺挺的从周海的后背戳进去,只插到前胸,又伸出来。
  我吃了一惊,周海也难以置信,他缓缓扭头,去看那老太婆,那老太婆道:“不听话的人,我可没功夫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