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8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1-05 11:33:00
  ———————更新线———————
  老二听了那老婆子的话,就更害怕了,对我说道:“哥啊,放着有人的屋子你不去睡,要睡外面那不是成心找罪受吗?要是在外面睡觉,睡到半夜里,迷迷糊糊的时候,被啥毒虫咬一口,那不是死的不明不白了?现在这五月大热天的,可正巧是毒蛇蜈蚣出没的时候,这又是在深山里,咱们可还无后着呢。”
  我道:“就冲她说的,这村子里的人逃的逃,死的死,没了个精光,就剩下她一家,更是可疑。”
  老二道:“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难道这村子里的人全都得饿死完,或者说都跑完,那才叫不可疑?有些人啊,他就是命大,那是没办法的。再说了,哥,我咋觉得你本事越大,胆子就越小?一个老太婆,咋能把你吓成这样?”
  我道:“我可不是怕,你又不是不知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要非得去住,那半夜真出什么事情了,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老二一听我松了口,大喜道:“就算是真出了啥事前,有你在,我也不怕。”
  “你啊……”我无奈的摇摇头,道:“你就是个惹事的行家!”
  “走吧,走吧。”老二道:“还不是你带着我走到这山里来,又跳到高处找的这户人家?可别事事儿赖我。”
  这话说的我倒是无言以对,便和老二又走了回去。

  那老婆子看见,笑眯眯的说:“我老婆子好心,你们还不领情,这可真是怎么说的……快进来,快进来吧。”
  我们跟着那老婆子进了院子,左右看看,又入了屋门。屋子里也没有电,只是点着油灯,那灯油闻着有点古怪,既有股异常的香味,又隐隐有点异常的臭味,火苗却是十分的明亮。
  日期:2016-11-05 11:33:00
  我心头疑惑,便问那老婆子,道:“大娘,你这灯油是用什么做的?不是松油吧?”
  “不是。”那老婆子道:“是我那儿子弄的,在山里有时候打死头狼,弄死头猪,熬出来的油。”

  我便不吭声了。
  又嗅到一股肉香味飘过来,老二咽了口口水,说:“大娘,你们家里还有肉?”
  “有啊。”那老婆子道:“锅里正炖着呢。你们俩赶得也是时候,肉都快炖熟了,炖的稀烂的一锅。”
  老二又咽了口口水,道:“这肉味儿也闻不出来是啥肉啊?狼肉?还是野猪肉?”
  “狼肉太粗实,野猪肉太骚,都不爽口。”那老婆子说:“锅里煮的是蛇肉,又香又滑又嫩,好吃的能把自己舌头吞进去。”

  那老婆子说着话,盯着老二,嘴角都溢出了涎水,“嘿嘿”笑了两声,伸着舌头又舔了去。
  我听见说是蛇肉,便觉有些恶心了,老二听见说是蛇肉,也吓了一跳,不再咽口水了。
  那老婆子道:“你们俩饿不饿?”
  我道:“不饿。”
  老二道:“我们带的有吃的东西,就算饿,也不敢吃蛇肉啊。大娘家里有热水没有,我们带的干馍,就着热水吃喝,也不噎着。”
  日期:2016-11-05 11:34:00
  那老婆子道:“蛇肉有什么不好的,你们真是不懂好赖。你们瞧瞧大娘的这牙口,就是吃蛇肉吃出来的,到现在七十多岁了,还整整齐齐,一个不歪,一个没掉。”
  我道:“那蛇也是你儿子抓来的?”
  那老婆子说:“是啊,这时候正是蛇多的节气。”
  我道:“怎么不见你儿子?”

  那老婆子一笑,道:“我儿子啊,他太懒,在里屋床上躺着呢,得等到肉熟了,他才出来吃。这肉我看是熟了,我去端来,顺便叫儿子出来。”
  那屋子是破烂木头房,一排三间,中间算是堂屋,左右各一间里屋,屋子外面有个棚屋,就是正在煮肉的灶火房。
  那老太婆进到右侧的里屋,喊了一声:“孩儿啊,出来吧,肉熟了,家里也来客人啦!”
  屋里有个男人的声音懒洋洋的应了一声。
  那老太婆又冲我们笑笑,便出了堂屋,往灶火房去了。
  里屋里“窸窸窣窣”的乱响,想是那个儿子从床上起来的动静。
  老二低声说道:“比我还懒。”又说:“哥,我刚才约莫着那个老太婆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大一样啊。”
  我道:“我也觉得她看我有些不大一样。”

  老二道:“是不是我长得太齐整了?”
  日期:2016-11-05 11:34:00
  我正想骂他,便见里屋的布帘子一掀,有个男人走了出来,我抬眼一看,见是个大约三十岁出头的男人,身材高大,与我相仿,面皮白净,没有胡须,肤色细腻,几乎不差明瑶,模样也十分秀美,上下穿的整整齐齐,与这木头屋子,分外的不搭。
  但我仔细一看他的模样,顿觉熟悉,猛然间想起来,此人我见过!正是两年前被祁门老三设计,骗到嵩山上大闹一场,遇到的那个人品极坏的人!

  此人因妒生恨,无端端的要跟麻衣陈家结仇,张口闭口就是“见不得别人比他好”,又说什么“明着打不过你,也要暗地里害你”,后来我放了他,下山的时候,恰遇到我叔父,他不知死活,坑骗我叔父,结果被打了一顿,说是拔光了头发,毁了根基……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又遇上!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
  他也认出了我,诧异道:“是你?陈弘道?”

  我冷笑一声,道:“原来那老太婆是你母亲,你这样的为人,谅你娘也不是什么好人!老二啊,今天,咱们可是进了贼窝!”
  老二吃惊道:“咋了,你们俩以前还有仇?”
  “可不。”我道:“咱大曾经把他的头发都给拔光了,一毛不剩,没想到,他倒是好头皮,居然又长出来了。”
  那人气得咬牙切齿,恨恨的瞪着我,忽然一跺脚,拧身走出去了。
  日期:2016-11-05 11:35:00
  老二看着那人的背影,道:“这人怎么扭扭捏捏,像个娘儿们?”

  我看到他刚才的动作,也觉稍稍诧异,道:“不知道,以前他不是这样式的。难道是没了道行,就不伦不类了?”
  老二道:“那咱们走不走?”
  我往凳子上一坐,道:“本来是不想住在这里的,但是既然是他们家,那我反而就不走了。我倒要看看,这母子俩,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正说话间,那老太婆走了进来,冲我裂开嘴笑道:“原来你跟我那儿子还有仇啊。这我得说说我那儿子,咋能随便跟人结仇呢?不过,你放心,我遇着我这儿子的时候,也知道他不是好人,后来说了他好几次,他也改了些。”
  我听的一头雾水,道:“你遇着你儿子的时候?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老太婆道:“他不是我亲生的儿子,是两年前误打误撞跑来这山里的,迷了路,到了我这里,我收留了他,他又说他受了什么打击,不想再见世上的人了,就想在这山里过后半辈子了,我就认了他当儿子,两个人相依为命。”
  我和老二面面相觑。

  那老太婆又道:“他在灶火屋里吃东西,吃完了我叫他过来给你陪个不是。”说罢,便又出去了。
  日期:2016-11-05 11:35:00
  我和老二对视一眼,老二道:“哥啊,我咋越来越觉得瘆得慌了?要不咱们走吧?”
  我道:“走什么走,如果那人真的改邪归正了,咱们不必走,如果他包藏祸心,又藏着什么坏心眼儿,我就再拔光他一次头发,胳膊腿也一并打折了!”
  老二道:“我这心里头,可是有种不吉利的感觉啊。哎,大哥,你说,这老太婆留个大光棍在家里,说是认了个儿子,其实会不会,会不会是弄那事儿?”
  我道:“弄什么事儿?”
  老二道:“就是床上那事儿啊!”
  我愣了片刻,才醒悟过来,啐了一口,骂老二道:“看把你龌龊的!哪有这么恶心的事情?!”

  片刻之间,那老太婆便引着那人走了进来,老太婆对那人说道:“你以前得罪了人家,我瞧着人家是好人,那肯定是你的不对,现在又遇上了,那就是天定的缘分,你给人家赔个不是。”
  那人点点头,应允了一声,还真个对我深深的作了一揖,道:“弘道兄,之前都是我的不对!我心胸狭隘,存心不良,给弘道兄惹了不小的麻烦,后来被毁了根基,没脸再在世上混迹,也是活该。弘道兄您大人有大量,请务必宽恕。”
  我向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他这一番话说的,我倒是不好意思了。
  日期:2016-11-05 23:57:00
  ———————更新线———————
  那人又说道:“弘道兄是不肯宽恕我吗?那我就跟弘道兄跪下赔罪了。”

  说着,他双膝一弯,真个就要跪下来,我哪里肯,连忙伸手拉住,道:“我不要你跪。以前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
  那老太婆听见,拍手鼓掌道:“好了,好了,这说开了,以后就没什么了。”
  “是,是。”那人也十分欢喜,道:“弘道兄还不知道小弟的贱名,小弟周海”
  我便指着老二,道:“这是我兄弟,陈弘德。”
  周海道:“两位请坐吧,我去弄点热水热茶来。两位兄弟洗洗脸,喝点热茶,等会儿再泡泡脚,走了一路了,也舒坦些。”
  老二便喜道:“那好,多谢你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