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时间大家都笑了起来,连薛寒梅也在一旁白了周书刚一眼,笑骂他贫嘴。
  骂过周书刚,薛寒梅目光就落在包飞扬身上,亲切地拉着他的手埋怨道:“飞扬,你这孩子天天说想你伯父,怎么你伯父回来了,却一句话都不说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薛寒梅内心很是紧张。她现在知道,包飞扬可是扳倒路忠诚使丈夫官复原职的最大功臣。一个还在读书的孩子家,冒着那么大风险,站出来和路忠诚这个市委副书记斗,又想出那么多绝妙的主意,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最后拿到路忠诚的证据送到中J委专案组,而自己不但误会了他,骂他是白眼狼,而且还打电话到包国胜家里,把他们夫妇好生数落了一顿。这点事情就是放在一个成年人身上,气量稍微小一点都承受不住,更何况包飞扬还是一个学生呢?因此,薛寒梅非常担心包飞扬不肯原谅她,给她脸色看。虽然说也算她咎由自取,她这个做伯母的脸面还真不知道往哪里搁。

  显然,丈夫包国强和秘书周书刚都知道她的顾虑,也实在难为了包国强,以他严肃朴实的作风,竟然也会故意插科打诨开着玩笑,目的还不是怕气氛太尴尬,她不好开口吗?
  包飞扬自然不会那么小肚鸡肠,虽然说薛寒江父子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但是上一世的时候,伯母薛寒梅为了伯父可是吃尽了苦头,甚至怒闯市长办公室和路忠诚叫板,在自己父母都过世后,对自己也是百般照顾,每年都要到粤海去看自己好几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说是包飞扬的半个母亲。包飞扬又岂能因为一点点小误会,就和薛寒梅过不去呢?更何况薛寒梅虽然没有直接开口向他道歉,但是话里话外都在曲意讨好他,这未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道歉啊!

  “伯母,你们长辈们没有说完话,我这个做晚辈的,哪能随便插口呢?”包飞扬用恳切而又不失尊重的语调回答道。
  以一个女性的敏感,薛寒梅自然能够感受地出,包飞扬对她完全没有丝毫芥蒂,心内就更是愧疚,拉着包飞扬的手更是不肯放开,嘴里感叹道:“哎,到底是国胜教育出来的孩子,就是这么讲规矩!回头啊,把你两个姐姐也送到你家,让你爸爸好好帮我教育教育!”
  包文婕和包文芳在一旁听着就不乐意了。
  “妈!你说你的,好好地干嘛又扯到我们身上!”
  “扯到你们身上不行啊?臭丫头,还学会跟你妈顶嘴了!”包国强板着脸训了包文婕包文芳一句,伸手拉着包飞扬另一只手道:“走,咱们上楼去,别让客人们都等急了。”
  从看到包飞扬到现在,包国强一句话都没有和包飞扬说,但是这么一个简单地动作,却把他的内心世界完全暴露了出来。
  作为包国强身边最亲近的两个人,周书刚和闫红发不由自主地碰了一个眼神。以后在市长家里,恐怕包文婕包文颖两姐妹都赶不上包飞扬有地位了!

  来到顶楼,包国强和薛寒梅牵着包飞扬的手迈出电梯,老部下们早已经得到消息,都簇拥在外面恭候着他们。看见包国强和薛寒梅出来,他们纷纷露出灿烂地笑容,热情地向包国强夫妇问好。
  包国强微笑着点头,目光却在人群中逡巡着,终于发现,躲着在人群最外面的包国胜两夫妻的身影。
  包国强就拉着包飞扬,目光注视着包国胜周晓芳,大步向他们走去。挡在前面的人群,自觉地闪到两旁,让开一条笔直的道路。薛寒梅自然是紧紧跟随。
  包国强走到包国胜跟前,强压着内心的激动,凝视了包国胜足足有一分钟,这才伸出大手重重地拍了一下包国胜棱角方正的肩膀,感慨道:“国胜啊,你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啊!”一双眼睛中已经腾起一片雾气。
  “国强,看你这话说的怎么跟外人一样!”薛寒梅瞥了包国强一眼,不满地说道:“国胜的儿子,还不就是咱们的儿子吗?你说是吧晓芳?”她最后一句话,却是对周晓芳说的。
  “嫂子说的对,飞扬是我们的儿子,也是你们的儿子。”
  周晓芳不得不承认,薛寒梅举动漂亮!不但轻而易举地化解掉前面因为误会而产生的芥蒂,而且迅速地把两家的关系更拉近了一步。当着包国强这么多老部下说这一句话,无疑是确立包飞扬地位的一种宣言,这可远远比一句正儿八经的道歉来得更为实在。以后这些人再看到包飞扬,纵使不会真的把包飞扬当成包国强的亲儿子,但是也绝对不敢把包飞扬当做包国强一个普通的子侄看待。
  “是啊,飞扬也是咱们的儿子!”包国强畅怀地笑了起来,伸手摸了一下包飞扬的脑袋,说道:“能养这么一个儿子,真是咱们老包家的福气。”
  “大哥,这臭小子不过运气好,胆子大,误打误撞干了一些事罢了。”包国胜瞪了包飞扬一眼,说道,“可经不得你这样夸。你看看,这个臭小子尾巴,现在就要翘到天上去了!”
  包飞扬连忙垂下眼帘,心中腹诽道:老爸,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成色么?不就是约孟爽出来吃顿饭被你老人家撞到了么?值得你记挂到现在?

  李逸风见包国胜又要出来唱黑脸,连忙站出来打哈哈,笑着对包国强说道:“市长,等了这么久,我老李的肚子可是有点饿了。咱们是不是先开席,边吃边说?”
  “好好,大家都入席,咱们边吃边说  。”包国强挥了挥手,让大家伙跟着都进去了。
  薛寒江阴着脸跟着众人一起走进中心餐厅,心中嫉恨的几乎要发狂了!本来这一切都是明祖的,可是却被包飞扬这小王八羔子抢了去。以后包家的资源如果都倾斜到这个小王八羔子身上,明祖岂不是只能吃到一些残羹剩肴?
  安排座位的时候,李逸风方学文是扳倒路忠诚的两大功臣,肯定是要跟包国强坐在一桌的。包国胜夫妇就更不用说,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他们都有资格和包国强同席。当然,既然他们都坐在主桌了,出于平衡的考虑,薛寒江自然也在主桌混得一席资格。至于其他几个,也都是包国强倚重的部下,虽然说在这次事件中,他们没有出什么力,但是包国强在当选市长后要想有一番作为,也离不开这些部下们的帮衬。打天下的功臣固然非常重要,但是坐天下的人才也不能或缺。

  至于说闫红发、梅立峰、蒋亚芳三个,在这次事件中也是立下大功的功臣,按照包国强的意思,也是要请他们在主桌入座的,可是他们三个自然不会这么没有眼力见儿,真的去和主桌的那些领导们坐在一起。其实位置坐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领导心中有没有你这个人的位置。
  当然,还有扳倒路忠诚的最大功臣包飞扬同学,不管他怎么推辞,薛寒梅都硬要把他安排在自己的身边就坐。最后包飞扬无奈,只好指了指旁边和梅立峰、蒋亚芳坐在一桌的孟爽,小声说道自己要陪同学。薛寒梅往孟爽那边看了好几眼,顿时眉开眼笑,嘴里埋怨着包飞扬交了女朋友也不告诉她这个伯母说一声,手上却放包飞扬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