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祖明身后还跟着两三个青年,看见包飞扬如此凶悍,谁也不敢往上冲。倒是国际饭店的保安部经理接到餐饮部的电话,领着几个保安赶过来。

  “怎么回事?”保安部经理一赶过来,就严肃地盯着包飞扬,显然是已经在餐饮部电话里知道薛祖明等人的身份。
  包飞扬好整以暇地坐了下来,指着薛祖明几个人说道:“我正坐在这里准备点菜,这几个人过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要赶我走,我不愿意走,他们就要冲上来向我动手。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的场面了。”
  保安部经理知道薛祖明是包国强的娘家侄子,却还不知道包飞扬的身份。此时自然是要护着薛祖明。
  “不管怎么说,打架都是不对的。这位先生,还请你跟我到保安部去说明一下情况。”他一脸严肃地说道。
  包飞扬脸一下就沉下来了,“国际饭店,就是这么一个服务标准吗?VIP钻石贵宾卡的客户,就享受的是这种待遇吗?”
  他拿出VIP钻石贵宾卡在保安部经理面前一晃,说道:“作为你们国际饭店的钻石贵宾卡的客户,我连吃顿饭都要被人骚扰,你们非但不出面保护我的正常人身安全,反而在我正当防卫之后,让我去说明情况,这是什么道理?要说明情况,也得先让这几个骚扰我用餐的家伙去嘛!”

  包飞扬这一发飙,保安经理也有些怕了!毕竟这涉及到国际饭店的声誉,本来国际饭店的VIP钻石贵宾卡推广就不顺利,如果让人知道国际饭店最顶级的VIP钻石贵宾卡客户享受的就是这么一个待遇,那么恐怕连鬼都不愿意花钱买这种钻石贵宾卡了。
  正在僵持之间,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冲了进来,他一看见正在用纸巾塞着鼻孔的薛明祖气都不打一出来,抬手就给了薛明祖一个耳光,嘴里骂道:“你这个小王八蛋,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场合,就敢跑过来给我惹事!”
  包飞扬一看,不由得乐了起来。这不是薛寒江那个老王八蛋吗?果然是老奸巨猾,上来先教训自己的儿子,先牢牢地占住一个理字。
  薛明祖虽然上来先吃了老爹一巴掌,但是他看到老爹就像是看到救星一般,深知老爹是绝对不会让他吃亏的。于是就一脸委屈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自然他先去调戏孟爽的情节是肯定要掠过去的,只是说他看到包飞扬,想起包飞扬出卖姑父的可恶行径,一时间义愤填膺,没有忍得住,就批评了包飞扬几句。没有想到包飞扬不识好歹,反而盛气临人地向他叫板。他害怕等一会儿姑父来了之后,看到包飞扬这种态度生气,就好心好意地让包飞扬先出去冷静冷静,没有想到包飞扬却率先动手,把他和朋友打成这般模样。

  一时间包飞扬似乎成了十恶不赦的恶人,而他薛明祖却成了识大体顾大局忍辱负重的四有新人五好青年。
  知子莫如父,自家儿子是什么德行,薛寒江岂能不清楚?可是看到儿子被包飞扬这个小畜生揍成这样,薛寒江心中的滋味怎么能好受?这个王八蛋,也太嚣张了!你去中J委专案组诬陷国强妹夫的事情还没有和你算账,你可倒好,反而欺上门来,把我儿子揍成这样  。老子今天必须要给你这个小王八蛋一点教训,即使包国胜来了也没有什么话说!
  心中盘算着,薛寒江还是摆出一副一脸正气的模样,问一旁的保安部经理,“事情的经过是不是和薛明祖说的一模一样?他没有说什么假话?”
  保安部经理正要回答说还是有点出入的时候,忽然间看见一个人站在薛寒江背后向他使眼色。正是银河路派出所所长易阳天。国际饭店坐落在银河路上,正属于银河路派出所的辖区。国际饭店这里发生案子,都需要银河路派出所来出警。
  虽然说作为国际饭店保安部经理,他并不见得一定要买易阳天的帐,但是鉴于双方良好的合作关系,保安部经理也不可能为了一个VIP钻石贵宾卡客户,就把双方的关系搞僵。更何况从他在一旁听的情况来看,这个年轻的VIP钻石贵宾卡客户,很可能不是什么好鸟,向什么专案组出卖过代市长包国强。对于这种眼看就要成为落水狗的东西,保安部经理内心中也没有太多顾忌。
  “没错,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薛先生说的完全没有错!”保安部经理迅速做出了权衡,睁大眼睛说起了瞎话。
  “飞扬,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薛寒山转过身来,痛心疾首地望着包飞扬,“你前面到专案组诬告你伯父,还可以说你年龄小,不懂事,上了坏人的当。可是今天是你伯父回中天的大喜日子,老部下们一番好意地过来张罗着为你伯父接风洗尘,你心中究竟对你伯父有多大怨气,非要选这个时刻过来添乱?你看看这都闹成了什么样子?一旦传出去,对你伯父会造成什么影响?现在既然国胜兄弟还没有过来,那只有我来替国胜兄弟教育教育儿子了。我想国胜兄弟知道,也不会说我半个不字!”

  薛寒山简直是太厉害了,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一番话处处扣着一个理字,即使被包国胜知道,闹到包国强跟前,薛寒山也是不怕。
  “不是,根本不是他们所说的情况。”孟爽在一旁见薛明祖和保安部经理颠倒黑白,薛寒山竟然还全部采信,心中非常气愤,忍不住出声为包飞扬分辩道。
  薛寒山不紧不慢地望了孟爽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小姑娘,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一个外人,不要插嘴好吗?”
  “你……你……”孟爽伸手指着薛寒山,被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既然家事,你刚才为什么要让保安部经理说话?怎么轮到我说话了,就成你们的家事了?你这个老东西,亏你还是学校的校办主任呢,真的是太无耻了!

  包飞扬轻轻一拉孟爽的手,示意她不要激动。他用目光冷冷地望着薛寒山,说道:“不知道你打算怎么教育我?”
  薛寒山呵呵笑了起来,说道:“咱们都是亲戚,今天又是国强回国的大喜日子,我也不打算深究你的责任。这样吧,你向明祖鞠个躬,陪个不是,然后带着你的女朋友离开这里。我保证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不让你伯父和你父亲知道,如何?”
  “让我向他道歉?”包飞扬也笑了起来,“做梦!一辈子都别想。就是薛明祖向我道歉,我愿意不愿意接受,还在两可之间。”
  “既然你连道歉都不愿意,那我也没有办法了。即使是国强知道,想来也不会怪我不顾亲戚情面。”薛寒山叹了一口气,扭头对身后的银河路派出所所长易阳天说道,“易所长,我要向你报案。有人在国际饭店餐饮部打伤了我的儿子和同伴,我希望你们警方能够尽快做出处理。”

  对薛寒山来说,一直非常嫉妒包国强对包飞扬的疼爱态度。在他看来,包国强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如果没有包飞扬这个亲侄子的话,包国强会把所有的关爱都投到自己儿子薛明祖身上  。可是因为有包飞扬的存在,包国强对薛明祖的态度总是不冷不热的,远远不如他对包飞扬那样关怀备至,这一点一直让薛寒山嫉妒的发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