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肯定是小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故意想落本少爷的面子!真他妈的不开眼!看本少爷如何收拾你!
  薛明祖正想发作,却又忽然间想起,今天时机不对,姑父马上就要过来召开招待宴会,在这个重要的时刻,如果自己在这里闹了起来,不用姑父发话,就是自己老爹恐怕也不会轻饶自己。
  那怎么办呢?薛祖明这时才注意到孟爽对面还坐了一个人。嗯,原来小丫头带了男伴儿过来啊!
  好好好,本少爷就从你这个男伴儿下手。

  薛祖明目光一转,就落在包飞扬脸上,这么一看不要紧,薛祖明当时就愣了。
  “哈哈,原来是你这个狗东西!”愣了有半秒多钟,薛祖明反应了过来,他神情变得狰狞之极,指着包飞扬的鼻子说道,“你竟然还有脸出现在这里啊?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你是想自己滚出去,还是想被我扔出去?”
  包飞扬本来不想理睬薛明祖,却没有想到薛明祖却蹬鼻子上脸,跑过来找他的麻烦。他强压着心中的厌恶,冷冷地扫了薛明祖一眼,说道:“薛明祖,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这么大一个人了,怎么说话跟刚吃过屎一样,如此臭不可闻?”
  “哟呵,你小子还真有几分种啊?”薛明祖破口大骂道,“**的真的有种的话,会去向路忠诚那个老王八蛋面前诬告姑父?姑姑姑父两个人大人大量,懒得跟你计较,但是这只白眼狼今天撞到我的手里,可没那么容易过关!”
  跟在薛明祖身后的人本来还没有明白薛明祖为什么会跟一个学生装扮的人当场吵起来,这时听了薛明祖的话,登时就反应了过来,原来这个小子就是薛明祖说的那个出卖包市长的白眼狼啊!我靠,本来好琢磨着怎么跟薛少一起去收拾这个白眼狼,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竟然如此胆大包天,硬生生的撞了上来。嘿嘿,这次可要跟薛少一起,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混蛋。

  一时间几个人磨拳搽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就等着薛明祖发出信号就一拥而上,收拾这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听薛明祖理直气壮地指责他是白眼狼,包飞扬差点气乐了!奶奶的,要说天下最正宗的白眼狼,就非薛寒江薛明祖这对无耻父子莫属了  。他们两个的无耻程度,真的让别的白眼狼都拍马难追。现在可倒好,薛明祖这个最最正宗的白眼狼反过来倒打一把,说包飞扬是白眼狼,这岂不是天底下最最好笑的笑话嘛?
  薛祖明见包飞扬不说话,以为自己捉到了包飞扬的痛脚,包飞扬自感理亏,所以才不敢说话,一时间气势不由得更盛起来。
  “哦,你这个白眼狼,前面急着向路忠诚献媚,去诬告姑父。现在看到路忠诚倒台了,姑父回来了,就立马调转方向,跑过来讨好姑父,对不对?”
  “伯父回来了吗?”包飞扬被薛祖明话里透露的这个重要信息所吸引,一时间也顾不上别的。
  “哟呵,你装吧!你这个白眼狼就装吧!你这个白眼狼啊,还他娘的真能装蒜啊!”薛明祖更是来劲,手指几乎要戳到包飞扬鼻子上了,“你不知道姑父回来,干什么要眼巴巴地跑到国际饭店来?还不是因为知道晚上要在这里替姑父举行接风宴会吗?”
  “什么,伯父要在这里召开招待宴会?”包飞扬当下就更是震惊了。没有想到中江省委行动还真够快的,这么快就把伯父从岛国紧急召回国来。既然晚上要在中天国际饭店要替包国强举办接风宴会,那么至少说明一点,包国强的市长候选人资格已经被恢复,否则根本搞不起这个接风宴会嘛!
  一时间包飞扬心中无比的欢喜,虽然他把路忠诚的犯罪证据交上去时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但是预料到某件事情和亲眼看到某件事情成为事实,两种感觉还是有很大差异的。那种亲眼看到自己预料的事情变成了真实的东西所带来的巨大冲击感,是非常强烈的,以至于以包飞扬的两世休养,都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你他娘的还在装啊!”
  在薛明祖眼里,包飞扬的一切表演都是在伪装,他绝对不相信,包飞扬在国际饭店出现只是一种巧合,他心中认定了,包飞扬是打听到要在国际饭店替包国强举办接风宴,才死皮赖脸地混进来的。
  “如果换一个场合,我早就揍地你这个白眼狼连亲爹亲妈都认不出来了。”薛明祖说道,“今天算你运气好,赶上了姑父的接风宴,我不想破坏姑父的好心情,就给你一个机会,立刻从这里给我滚出去,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以后不要再让我碰见你,否则我肯定要揍你个白眼狼个人事不省!”
  纵使包飞扬休养再好,被薛明祖一口一个他娘的骂着,也早就气炸了肺,他冷冷地望着薛明祖道,“薛明祖,你好大的口气。还揍得我亲爹亲妈都认不出来。就你这种货色,我一个人可以单挑三个,你信不信?”

  “我操,不知死活的狗逼玩意儿,你真的是要找死啊!”薛祖明冲他身后的几个狐朋狗友一挥手,说道:“上去,把这只白眼狼给我扔出去!”
  薛明祖身后几个狐朋狗友早就忍不住了,只是鉴于薛明祖没有发话,不好动手。这时薛明祖既然发了话,立刻有两个人一左一右地向包飞扬冲了过来。
  包飞扬看着这两个人小身板精廋,一副被酒色掏空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就这种货色,再来两个也不精揍啊!
  他一个闪身,先躲过左边青年的一拳,一回肘,重重地撞在这个青年的肋骨上。只听哎哟一声,这个青年被撞地几乎岔了气,蜷曲如一只虾米似的躺在地上不住的呻吟。

  这时右边的青年也赶了过来,抬脚向包飞扬腹部踹来。包飞扬轻轻的一侧身,青年的脚从擦着他身子滑了过去。包飞扬搭着青年的脚腕往前一拉,只听哎哟一声,这个青年成了一个标准的大劈叉,结结实实地劈坐在了地上,他的裆部,正好死不死的硌在大理石防滑条上,一种无比蛋疼的感觉,从裆部蔓延开来,瞬间抵达了脑部神经  。
  “哎……哎……哎妈也!”这个青年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比屠宰场的猪还要难听十倍。
  薛明祖顿时吓了一跳,包飞扬这个小白眼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自己这边冲上去两个人竟然连一个照面都没有撑过。
  想到自己距离包飞扬如此之近,一时间不由得害怕起来,缩着身子就想往人后面躲。
  包飞扬又怎么会给他机会?既然已经动了手,包飞扬肯定不会放过薛祖明这个极品人渣。
  他一个迈步,来到薛祖明的面前,左手一伸,就抓住了薛祖明的头发,往后一拉,薛祖明的那张令人厌恶的脸就完全暴露了出来。这时候包飞扬自然是不会客气,抡圆了右拳,狠狠地砸在薛祖明的鼻梁上。只听薛祖明一声惨叫,眼泪横流不说,鼻血也飞溅了出来。
  薛祖明感到鼻孔中有热乎乎地东西流出,伸手一摸,是殷红的血液,顿时手软脚软,一边往后缩着,一边大声呼救:“打人了,打死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