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5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想到这儿的时候,姜慈就从里面走了出来,热情地说:“文定同志来了。”
  张文定赶紧起身,抢上前两步,当先伸出手:“打扰县长工作了。”

  他没有自来熟地叫姜慈同志,也没有叫姜县长,而是用了县长这个很客气又很尊重的称呼,位置摆得很正。
  姜慈握住张文定的手,用力摆了摆,然后松开,大声招呼道:“坐,坐。小黄啊,到我里面取茶。”
  黄木岗本已经要动手泡茶了,听到这个话,赶紧又转身进了姜慈的办公间,暗想老板对这个新来的年轻副县长,很客气啊,居然用他自己的茶了。进去泡茶的时候,他颇为庆幸自己任何时候都没有大意,庆幸自己这泡尿时间并不长,要不然的话,恐怕在老板心里就会留下个不太好的印象了。
  他跟了姜慈两年,明白姜慈这个人脾气相当大,有时候一点小事都会大发雷霆,还好自己平时伺候得他很满意,这才在前不久给自己解决了副科级,县政府八个副县长的秘书,到现在都没一个上副科的呢!

  也不知道外面怎么会有那么个让人哭笑不得的传言,说是副县长的秘书个个都是办公室副主任,真以为办公室副主任就那么不值钱?
  在外面去了,每个副县长的秘书都有一个头衔——办公室副主任。但黄木岗对这内情是很清楚的,那个副主任是对外面人而言,其实在内部,是虚的,并非正直的办公室副主任,仅仅只是那么叫一叫,好听一点,也让副县长显得更有面子一点。
  他对于副科是有着很深的感触的,自己要不是每天都担心吊胆地过日子,每一个细节都做到让老板满意,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上副科呢!
  今天看到张文定这个比他年纪小的人当了县领导而自己却还只是个小秘书,黄木岗就在心里微微感慨了一下,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很快便把茶端了出去。
  姜慈挑着张文定以前的成绩说了几句,等到黄木岗带上门出去后,他才话锋一转,道:“文定同志啊,县里不比市里,条件比较艰苦......啊,有什么需要,就跟办公室讲。”
  “谢谢县长关心,能来安青工作,我是打从心里高兴啊。”张文定笑着点头,也没讲条件很好的话,毕竟这是县里嘛,姜慈才讲了县里不如市里,他马上就说县里很好,那不合适。
  姜慈听他话说到工作上了,也没装作没听懂,只是笑着道:“高兴就好,心情好了干工作都会事半功倍呀......你先熟悉熟悉环境,工作方面有什么想法,可以跟大龙同志沟通沟通......”
  大龙同志全名叫赵大龙,是安青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县政府的二把手。
  听到姜慈这么说话,张文定就颇为奇怪,不怎么理解了。
  班子分工,这个权力在那儿都是一把手把持着的,可姜慈居然让他熟悉环境之后找赵大龙,这是个什么意思呢?在张文定看来,不论哪个单位,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恐怕是没那么容易尿到一个壶里去的。
  张文定一个时候猜不透姜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把疑问压在心里,又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便告辞而去。
  出了姜慈办公室,张文定本来是准备去魏本雄那儿坐一坐的,可转念一想,自己今天刚刚到,又还才给一把手汇报了工作,这马上就到别的副县长那儿去串门,不合适。可是自己先前又打电话问过魏本雄的办公室在哪儿了,如果不去见个面,也说不过去。
  啧,为难啊!
  这***第一天,啥工作都没干,就净为这些鸟事头痛了,舅舅说得对啊,现在需要考虑的东西,比在旅游局果然要复杂不知道多少倍呢。
  正在张文定为难之际,手机微信提示音响起,他拿出来一看,是魏本雄发过来的微信:晚上为你接风。
  收到这条微信,张文定也就不用为难了。
  他回了个好字,也没去管魏本雄是突然有工作要忙了呢,还是跟他有同样的顾虑。酒意这时候一阵阵袭来,他想着反正没什么事可干,干脆到宾馆的房间去休息一会儿算了——晚上还要喝酒呢,能休息一会儿是一会儿。
  等张文定下了楼,却发现县政府大门口围了至少一百人,堵得这大门进不能进出不能出,乱哄哄的。虽然没打横幅,可那紧张的气氛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
  张文定猛眨了几下眼睛,连吞了两口唾沫,满脑子的酒意顿时醒了不少,然后他发现,魏本雄这会儿正在人群中说着什么......
  虽然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张文定心里就已经冒出了四个字:**!
  对领导们来说,**是一个相当头疼的事情。哪怕是张文定这种实干型又有能力的人,遇到**也相当头疼。
  望着大门口,只有两个身着警服的人,看来这些人可能也是刚刚到,县公丨安丨局的警力还没赶到——这种情况下,县公丨安丨局不可能不出警的,只能是时间太短没赶到。
  张文定很郁闷,到安青上任的第一天,工作都还没任何头绪,就碰到了这种**。尽管这**跟他没关系,可也还是很影响心情的。而且,他还不能马上转身就走,因为这事儿看上去貌似是魏本雄分管的摊子出问题了,他跟魏本雄还是有些交情的。
  现在他初到安青县政府,在县政府里,就魏本雄这么一个熟人,就算在这个事情他帮不上什么忙,但如果转身就走的话,那也太不够意思了。
  所以,张文定只是略一停顿,就迈步往大门口走去,却是没想过找人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初来乍到的,他这个副县长又特别年轻,可不能随便抓个人就问,那样会显得他不够稳重。反正他也不能装作没看见,倒不如走近一点听一听具体是怎么回事,好在他今天才来,这些围着县政府大门的人也不可能认识他,倒是不会惹麻烦上身的。
  走到大门口,嘈杂的声音猛然加大,甚至有人怒吼有人尖叫。
  他眼神一凝,看到原本还算有点秩序的人群突然混乱了,打起来了,魏本雄好像还挨了两下!
  靠,这些人还真够威武的啊,县政府门前也敢动手?就不怕攻击政府机关的罪名吗?
  张文定心里奇怪着,脚下却没停,反而加快了步伐,因为魏本雄挨打了,那两个丨警丨察和魏本雄身边两个人根本抵不住,他这时候如果再返身往回跑,那就太不仗义了——魏本雄不止是他的同僚,还是他的老领导呢。
  这么多人一乱打起来,虽然大部分人在外围没有动手,可是情绪激动之下,只要有十几个人头脑发热浑身用劲,就是一个人打上两拳踩上两脚,魏本雄处在中间,那都极可能会危及生命的。在这种时候,没有时间让张文定去仔细思索这里面的利益得失,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救人!
  张文定一往里面冲,那些人就发现这个年轻人不是他们的同伙,顿时有几个人就冲张文定动手了。可是,他们还没打到张文定身上,就被张文定给放倒了。
  这种时候,只能先放倒这些围攻魏本雄的人,这是在救双方的人。一方面,他要救魏本雄,另一方面,他也救这些围攻魏本雄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