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4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跟县长不是一路人,与老书记也只是有些情份,但不浓——老书记让他顺利接班从镇长到镇丨党丨委书记,却又在他高配县委常委的时候卡了一手。
  现在新书记下来,邓经纬却没急着去投靠,新书记要没表现出一点手段来,他是不会轻易下注的。
  就算是新书记表现出能够在安青站稳脚的现象了,他也不急,他希望自己的份量能够再重一些。
  只要把张文定也拉到安青县来,以他和张文定的关系,再加上张文定的惹事能力,就算是他没靠向任何一方,恐怕县委书记和县长在想打他主意的时候,也会好好考虑考虑吧?
  这会儿是中午,木槿花没在办公室,张文定也没去市委,只是边开车边给木槿花打电话,用的借口自然还是想跟着领导混餐中饭吃。
  木槿花没让他如愿,却也很给面子地叫他有事就说。
  张文定这才想到自己有点过份了,上午才跟领导汇报过工作,中午还想见面,真以为市委组织部长是他们家的了。收敛了一下心神,他就把熊浩的事情简单说了说,也透露了自己想去安青的意思。
  木槿花听完之后,只是淡淡地来了一句“我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留给张文定满脑门子官司,心里七上八下的。
  下午一上班,随江市委就上午安青县报上来的副县长熊浩因公殉职一事召开临时常委会。
  会上,由安青县委书记姚雷向众常委作了个情况说明,坐在会议室的常委们都有不同的渠道知道熊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大家都不会说出来,那也太不光彩了。安青县委觉得丢人,随江市委也觉得丢人。
  所以,大家就都认同了因公牺牲,算是定性了。

  这个事情定性之后,木槿花就抛出了个话题:“熊浩同志的意外,我这心里呀,真的不好受。”说着,她还眨了眨眼睛,可演技似乎差了点火候,没把眼泪眨出来,只好接着又说,“啊,心里再不好受,工作还是要干。现在安青正处在撤县建市的关键时刻,各方面工作都不轻松,人员紧张啊。啊,熊浩同志累得倒下了,这是安青的损失,也是随江的损失......我们不能让这种损失再次发生呀,我有想法,就着这个会,干脆咱们讨论一下,尽快把安青县政府班子充实起来!”

  木槿花这个话一说出来,众人就都把目光投向了她。
  有人就心里不爽了,就算你是组织部长,可人家昨天晚上才死个副县长,你今天就想安插人了,这吃相,也太***难看点了吧?
  不过,不爽归不爽,却暂时都还没有说话的意思,只是把目光从木槿花脸上移到了姚雷脸上,想看姚雷如何应对。
  毕竟,姚雷是市委常委,又是安青县的县委书记,木槿花这一手虽说占了大义,可也有点从姚雷手中夺食的意思了。
  姚雷的脸色顿时就相当难看了。
  干部人事问题归组织部管,这个是没错的,但组织部也不能不尊重人吧?
  姚雷心里冒着火,可偏偏却没办法站出来理直气壮地反对——你安青县才出了这种丑事,难不成还不想让市委指派干部下去了?
  不过,不能反对,不代表姚雷不能说话。
  事涉他在安青县的权威,他怎么着也得争取一下,于是乎,拖字诀就使了出来:“木部长的提议很及时,安青县最近的工作确实很繁忙,虽然我到安青的时间还不是很长,但对于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啊!少一位同志,就意味着别的同志们身上的担子更重......就像木部长刚才讲的,我们损失不起呀,所以说,充实县政府班子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啊,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到底充实一个什么样的同志过去,这个还需要认真讨论,仔细斟酌,方方面面的条件都要考虑到位......充实过去的同志,要吃得苦,要能力强,还要身体好精力足......”

  姚雷扬扬洒洒一席话,其实意思就只一个:这个事情不能急,要慢慢来!
  今天这个临时常委会,最难受的就是姚雷,虽然在会上对熊浩的事情已经定性为因公牺牲,可他明白,这些老牌常委们,谁手底下没几个可心人汇报消息?
  别看这些家伙现在脸上都不动声色,可实际上肯定早就收到了消息,了解了真实的情况,都在看自己的笑话呢。
  哼,这安青县的干部素质低得太离谱了!
  跟女下属偷情你在办公室也好在酒店也罢,甚至是去家里都没问题,怎么就能在车里赤条条地被闷死了呢?

  县委县政府的脸,都让熊浩你个***给丢光了啊,还搞得老子在市委常委会上都这么被动。
  姚雷这话一说出来,一众常委心思就都动了起来,有两个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没什么想法的常委就发言说了两不相帮的废话。
  宣传部长汪晴喝了口茶,清清嗓子道:“这个事情吧,尽快解决也好。多等一天,安青县的建设就多耽搁一天,别的时候等几天也不要紧,但现在是撤县建市的关键时刻,等不起呀。吃得苦、能力强、身体好精神足的同志,我相信还是不少的......这个还得槿花部长加加班,尽快把人选定下来,大家讨论讨论嘛。”
  汪晴这个宣传部长,在市委常市中还是较为低调的,但这一次,却是令人大为意外,她居然帮着木槿花说话了?

  木槿花可没管别人怎么看,顺势就把话接了过去:“人选确实有......”
  话还没说完,市委副书记张翠玉翻了翻眼皮子插嘴道:“组织部的工作效率很高嘛,这么快就讨论出人选了。”
  他这个话,就是指责木槿花做事不讲规矩,更是批评她没按组织程序来。
  熊浩昨天半夜里才死,市委现在才开临时常委会,难不成你木槿花上午就在组织部召开部务会讨论了?这个性质,很严重啊。

  这个批评,也可谓是用心险恶到一定程度了——哪怕你木槿花私下里单独跟市委书记陈继恩沟通过了,可这么不把一众常委放在眼里的搞法也是说不过去的。
  木槿花脸色平静,看了张翠玉一眼,像是没听懂张翠玉的批评似的,道:“非常感谢张书记对组织部工作的肯定,对于市管干部,组织部都有定期和不定期的考评,经常关注他们的工作方法和特点,以便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安青这次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也正因为太突然,市委就更应该在这个事情上采取果断措施,马上把人确定下来,用实际行动表明市委是有能力应对任何突发情况的......是能让省委放心,让随江市广大干部群众放心的......啊,部里前两天讨论了一下,认为有些同志年富力强、能力突发,各方面的工作都干得很出色,这样的同志,也应该往区县充实一些嘛。比如说,啊,这个,旅游局的张文定同志。”

  开头第一句,就差点将张翠玉给气吐血,中间又解释了一下自己并没违反程序,正常程序之外,也有特殊情况哈,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最后一句话冒出张文定这个名字,却又让想反对的人说不出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