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6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人开了头,七嘴八舌的声音再次响起:
  “就是,你今儿个就是在忽悠我们吧,我们可不上当了。”
  “别来虚的,来点实际的。”
  “我们就要钱,没有钱的话,说出大天来也不行。”
  “实在不行,还去市里。”

  “去什么市里?直接去省里,去中央。”
  “对,对,肯定有说理的地方。”
  “你们去上面,图什么呢?”忽然一个声音响起,盖过了下面众人的话。
  下面的人们正吵哄的起劲,冷不防被一个声音打断,都把目光投向了说话的人。大家发现,此时拿着喇叭的,换成了一个更年轻的人。这个人看上去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身高差不多快有一米九了,留着不太长的平头。他穿着一件灰色带细绒的上衣,下*身是一条蓝色牛仔裤。
  一个妇女扭头对旁边的两个男人说道:“这个人好像挺眼熟。”
  “我也觉得像是见过。”老年男性点点头。

  中年男子道:“挺像那个记者。”
  “不是。”妇女摇摇头,“个头倒差不多,不过衣服不一样,那个人是蓝衣服,这个人是灰衣服。口音也不一样,那个人说话多标准,这个人像是本地口音。”
  老年男性一边点头,一边说:“再听听,再听听。”说完,三人都闭了嘴,看着台阶上的这个人。
  现在手拿扩音喇叭的人,正是楚天齐,衣服是他反穿的,说话也故意说的本地话。
  那三人不说话了,但却有另外的声音响起:“图什么,要钱呗。”
  有人附合:“就是,要钱呀。不要钱的话,我们疯啦?大冷天的花上钱往外跑。”
  楚天齐对着喇叭说:“乡亲们,与其花上钱出去挨冷受冻的,为什么不在当地解决呢?”
  “废话,县里要是把钱给了,我们还出去跑个屌?”瓮声瓮气的一个声音。
  楚天齐一笑:“我们今天就是和大家谈这个事情的。”
  “谈事?你是老几呀,是书记还是县长?”瓮声瓮气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们凭什么信你?”

  又有人跟着起哄:“就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你这黄嘴叉还没褪尽呢,说话能算数?八成又是一个小秘书吧?快回去,让说话顶事的出来。”
  “回去吧,回去吧。”好多人跟着一起起哄。
  面对着众人的嘲讽,楚天齐没有生气,而是问道:“那你们说,什么人能跟你们谈?”
  “书记、县长呗,最次也得是开发区的主任吧?”一个中年妇女道。

  这个说话的妇女楚天齐认识,正是刚才把自己当成记者的那个人。
  妇女旁边的老年男性也接了话:“像你旁边的那个王主任就不行,没一句人话。”
  听到老头的话,王文祥气的牙根痒痒,真想下去扇对方几个大耳刮子,但这只能限于想法。
  楚天齐也觉得老头的话挺好笑,但肯定不能笑,而是大声道:“我就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

  “谁?你?”中年妇女大声道,“你还没我儿子大呢。”
  随着妇女话音刚落,现场响起了哄堂大笑。
  “你不信?我在一个小时前刚刚被宣布为开发区主任。”楚天齐再次说道。
  “楚主任说的对,我可以证明。”邹英涛说着,往前迈出一步,从衣服里拿出一张纸,面向下面,“这是县委刚刚做出的决定,这是任命文件,文件上任命的开发区主任,就是我旁边这位楚主任。”
  尽管看不清楚文件上写的什么,但看着纸张上面红色的文件头,和下面盖着的红色公章。绝大多数人已经相信,相信这个“嘴上没毛”的年轻人就是开发区主任。

  “你是主任?那好啊,现在就谈吧,什么时候给钱?”中年妇女大声道。
  楚天齐摆了摆手:“这里不是谈话之地。换个地方谈,怎么样?”
  “有什么话不能在这谈?背人没好话,好话不背人。”中年妇女回呛道。
  楚天齐平心静气的说:“各位,我是来给大家解决问题的,不是来斗嘴的。大家请听我说。”
  果然,楚天齐的话奏了效,刚才那个妇女不再说话,其他人也没有继续开腔的。

  “大冬天的,谁不想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在家待着,还不是因为没有拿上该得的钱吗?所以大家才结伴到县里来进行咨询,甚至不惜赶上好几百里去市里,目的就是为了要回钱。但是政府也有政府的程序,最终事情还得由县里来解决。”楚天齐尽量用诚恳的词语代替敏感词,“县里为了大家的事,也是多方研究,并把县开发区一直空缺的岗位——开发区主任补齐。说实话,正是为了给大家解决问题,县里也才得以这么短的时间确定了主任人选。”

  楚天齐的话说的是实话,而且本意也是为了告诉百姓,县里为了百姓的事所做的工作。但听在某些人耳朵里,就变了味,觉得楚天齐在埋怨领导让其跳火坑。现场就有这么一个人,他心中暗道:“好小子,你他*妈什么话都说,看我不告你一状。”
  楚天齐的话还在继续:“……现在不用跑远路,就能解决,大家何乐而不为呢?只是要是在这谈的话,什么也谈不成,大家七嘴八舌的,究竟听谁的呢?所以,需要大家推选代表,我们到屋子里坐下来谈。”
  “你这又是花招吧?谁知道你们会不会把人扣下来,做人质。”还是那个瓮声瓮气的声音。
  楚天齐一笑:“大哥,你看警匪片看多了吧?再说了,就是电视上也没有政府把百姓扣为人质的呀。”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大家已经来了很长时间了,如果要想尽快解决,我们只有坐下来谈。我们这方有五个人,你们也选五名代表。”
  “五名代表?太少了,你们政府嘴大,又会说,我们根本说不过你们,怎么也得派五十名吧?”瓮声瓮气的声音继续响起。
  楚天齐忽然问了一句无厘头的话:“大哥,你们家谁说了算?为什么?”
  男子笑了笑,瓮声瓮气的说:“当然是我了?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嘛!”
  “好,一家也不过四、五口人,就是和老人在一起,也超不过十个人。就这么几个人还需要一人说了算,你想想要是好几十人一起谈,那还不得乱了套?”楚天齐大声道:“为了节省时间,还是尽快选代表吧。”
  七嘴八舌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行,就五十人。”
  “最少也得三十人。”
  “最不济也得二十人吧。”
  虽然想尽快谈判,但这些人却在人数上较开了真。经过双方讨价还价,上丨访丨者一共选了八名代表。其中就有把楚天齐当做记者的那三人,还有那个瓮声瓮气的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