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02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封蕴也在思考着问题,自己已经不能在继续等待了,必须要强势的介入到北江省的权利中心来,自己已经到这里好几个月了,该熟悉的也熟悉了,该了解的也都了解了,现在是时机开始发力 了。
  而目前想要快速的建立自己的一支人马,显然是不可能,不管是时间,还是现实,都有点勉强,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表明自己的态度,让能够靠过来的人自己靠到自己的身边,不管他是那个派系,只要他愿意为北江省出力,这样的人都是可以的。
  秋紫云,或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从自己对她的履历研究,她过去并不是乐书记一手扶持的人,在一个,她现在的位置也很适当,还有进步的希望,如果是做到了副部级的省委和省政府领导,他们现在都应该算是走到了尽头,岁数也都不小了,他们也渐渐的没有了什么太大的理想和希望,所以这样的人只求自保,只求安稳,同时他们也到了什么都不怕的地步,动摇他们是很困难的。
  自己应该转变传统的习惯,从下面开始潜移默化的树立自己的权威,这样的效果会更好,远离省府最高权利机构的人们,更容易接受自己的善意,而一但自己在下面扎住了根,同样的,也能影响到上面来,实力的展示在很多时候并不是地位的高低。
  怎么能影响到秋紫云,让她明白自己的意图和善意,这才是今天王封蕴真实的目的。

  对王封蕴的这些想法,秋紫云是不可能知道的,她只能等待,等待吃完饭的谈话,只有彼此的交流,才能分析出对方最终的思想。
  两人用了10来分钟的时间就吃完 饭,秋紫云对王书记说声抱歉,先到卫生间去用茶水漱了口,才出来坐了下,秘书收拾了桌上的饭菜,又为两人重新泡上了茶水,他们就面对面的坐在了沙发上,王封蕴指了指茶杯,说:“先喝口。”
  秋紫云端起了茶杯,笑笑说:“书记,你还别说,在你这今天吃的挺好的,过去我都吃不了这一碗饭。”
  王封蕴说:“是啊,你们在下面其实也是很辛苦的,就说这吃饭吧,每天你们的应酬是多,可想好好的吃顿饭也不容易的,每次都是喝酒,以后你多到我这来吧,我不让你喝酒,就吃大米饭。”

  秋紫云也笑了起来,当然了,这是书记的客气话,不过听在秋紫云的耳朵里还是很温馨的,书记还不算太官僚吗,知道下面干部的辛苦,说真的,秋紫云一周能好好的吃两三顿饭那都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了。
  两人闲聊了几句,就渐渐的转到了工作上的问题了,王封蕴对北江市的几个重大项目都提出了自己的设想,秋紫云也一一对应的回答了王封蕴的问题和设想,给王封蕴做了较为详细的汇报,要知道,一般以秋紫云他们这个情况,是不可能和省委书记做如此详细和深刻的汇报的,王封蕴能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那已经都是很难得的事情。
  但是今天,显然的,他们已经谈论的不止一个小时了,这越来越让秋紫云费解,她怀揣着坎坷不安的心情,努力的从王封蕴书记的谈话中分析他潜在的话意,但直到现在,秋紫云还是没有分析出来。
  看看两人也谈的差不多了,已经有收尾的模样了,秋紫云就迷惑的很,不过她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就说:“王书记还有什么需要我汇报的情况,干脆借这机会一次给你汇报了。”

  王封蕴说:“怎么,你想打包汇报啊,那不行的,以后要经常来回报工作,不要想偷懒。”
  秋紫云嘻嘻的笑着说:“只要书记你每次管饭,我没事就过来汇报工作。”
  “哈哈哈,你紫云同志啊,想的都是好事情,没听说过革命工作不是请客吃饭吗,还要管饭啊,下午人家李省长来,连饭都没吃呢,你这是特殊待遇了。”
  “我可不能和李省长比,人家一大家人,每天热热闹闹了,有人做饭,我现在就是到处混饭吃,一个人吃了全家饱。”秋紫云说是这样说的,但说到这里,心中还是有点黯然神伤。
  王封蕴没有觉察到秋紫云情绪的变化,他说:“对了,紫云同志啊,下午我和李省长也商议了一下,准备最近对新屏市的全凯靖同志做一下调整,让他到文化厅来,这个虽然还没上会,但今天你既然来了,就先跟你通个气,免得会上出现状况。”
  秋紫云先一听到新屏市这三个字,心里就咚咚的急跳,后来听到王封蕴说的是全凯靖的事情,才放松了一下,连连点头说:“我肯定是跟着书记你的指挥棒走,绝不会节外生枝的。”
  “嗯,嗯,这就好啊,有你们的支持,我这工作也就好做了许多,不过啊,我来北江的时间还是太短,全凯靖同志既然动了,后面新屏市的班子搭建问题,你们也要多给我出出主意,不能让我一个人伤神啊。”
  秋紫云笑着说:“这肯定要你拿主意了,我们参言参语的,那还不成了越俎代庖,我反正是听王书记的,你同意的我就没意见,常委会上一定支持你的决议。”
  王封蕴就如无其事的看了秋紫云一眼,很平淡的说:“你的理解有偏差,我真的需要你们的建议,这和权利没有关系,因为我相信你。”
  秋紫云在这一刹那,就恍然大悟了,不错,这才是今天王封蕴书记找自己来的真真用意,他在试探,也是在暗示着什么,他明明知道自己和华子建的关系,还要对自己说出这样的问题,还要强调让自己提出建议,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试探一下自己的党性,觉悟。
  要么就是在暗示自己,他已经对自己伸出了友谊之手,愿意给自己一个人情。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判断到底他的那种意图呢?
  秋紫云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这不是一个很好判断的事情,自己不能随随便便的回答王封蕴的问题,一旦自己的判断失误,可能会给以后带来麻烦。
  不过这个问题也不是无法判断,但需要时间,只要自己最后提出的建议得到了落实,那么肯定的,王封蕴的意思就是后者了。
  秋紫云思索着说:“行,既然王书记这样信任我,我好好想下,过几天给在汇报一下我的思想。”

  王封蕴点点头,喝了一口水,说:“嗯,好的,只是你的思考时间不能太长,这事情也许很快就要落实的,我们在很多工作上都太过缓慢了,北江省以后的工作要上一个新的局面,敏捷,高效,准确.......。”
  王封蕴巧妙的由刚才一个很重要的现实问题,转化到一个政治思想工作的范畴去了,作为秋紫云,她听到的其实就是王书记前面的那几句话,这个问题她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怎么才能合情合理的应对王书记的问题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秋紫云离开王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坐在自己的专车上,秋紫云看着北江市每当夜晚来临城市中的点点灯光,那织成一身光彩夺目的黄金霓裳,掩去了夜的鬼魅,招展了一座座城市的繁华。
  就算这同样的夜景,有人看到的是灯火璀璨,有人看到的无非更落寞。这话矫情吗?可秋紫云相信,总有那么一刻所有人会明白,它真实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