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73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这还用你说,不过,我告诉你,丁长生无论怎么说,都是领导了,你以后不能这么做,该有礼貌的要有礼貌,人要脸树要皮,人家虽然心里不说,但是不代表心里不那么想,明白吗?”曹建民教训起自己女儿来。
  “好好,就当我没说,好了吧”。曹晶晶对曹建民的吩咐不屑一顾道。
  “你这孩子,就是要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是不行的,我还能干几年,你看看丁长生,和你以前算是同事吧,你看看他这几年混的,好好学着点”。曹建民虽然知道自己女儿不可能像丁长生那样,但还是忍不住几句  。

  “我才不想做个混混呢”。曹晶晶反驳道。
  “混混?那你告诉我,谁不是混混,可不要小瞧这个混字,说的难听,是混,其实是心里嫉妒,你混一个给我看看,丁长生如果只是在混的话,是丁长生没脑子,还是那些提拔他的领导没脑子?你想过这些吗?”
  “唉,你这么想,干脆让他给你当儿子吧”。曹晶晶这话把曹建民彻底搞的无语了。
  “我是没那个福气了,原本呢,还指望你能给我点希望,哪知道丁书记结婚了,到现在知道的也不多吧,什么叫低调,这就是低调,而且人家娶的还是京城大家族的女孩,这小子,不简单哪”。曹建民摇头表示可惜,可惜什么?当然是可惜自己女儿没能靠上去。

  闫荔开车,丁长生和秦墨坐在后排,他倚在后座上,眯着眼,看似假寐,但是却一直都在想和林一道怎么谈,谈到什么地步,如果做好死扣,防止林一道过河拆桥,到时候反咬之一口,自己怎么再咬回去。
  林一道狡诈,林一道可能不讲信用,这些丁长生都知道,但是如果贪图一时之快,把林一道彻底扯出来,对林一道能够一击而中吗?丁长生没有把握。
  丁长生也就这事请教过石爱国,石爱国也是考虑良久,最后送给丁长生一句话:牙尖而先失,舌柔而后存。意思很简单,就是牙齿尖利,但是却最先掉没了,舌头柔软,可是却能一直到最后,有时候,打倒对方再踏上一脚固然让人感到爽,但是那只是人的臆想,现实中还是要折中,这才是生存之道,才能取得最大的利益,套一句时髦的话说,叫取得双赢。
  如果是一般的事,可以交易,交易完了,各取所需也就散了,可是这件事即使是交易完了,事情就完了?丁先生不可能把那段视频全给林一道,林一道也会永远记着这件事,这就好像是有人始终拿着一把刀藏在暗处,让你干什么都觉的那把刀好像要落下来似得,日夜不得安宁。

  这对丁长生来说也是一种折磨,知道了别人的秘密,还是这种秘密,岂能不防着别人的暗算?
  这就是所谓:人心有所叵测,知人机者,危矣……
  三辆大巴车,疾驰在夜间的高速公路上,车上是一百五十名公丨安丨特警,只说是执行任务,没说去哪里,也不知道是什么任务,但是车上了高速后,一直都是在向白山方向开。
  汽车的一直开到了白山高速路口下了高速,高速路口早有人在接应,此时的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千里马俱乐部正开始上人了  。
  “兰局长,我是曹建民,没想到您亲自过来了”。曹建民一看下车的是湖州市局局长兰晓珊,很是吃了一惊,按说这样的事来个副局长带队就行了,更何况兰晓珊还是个女同志。
  “曹局长你好,这是应该的,再说了,丁长生特意给我打了招呼,他的面子我要是不给,他非得给我找麻烦,我一想,还是算了,自己来吧,免得到时候他有说辞”。兰晓珊很会说话,把这次自己带队的事情都给了的面子都给了丁长生,其实丁长生根本没给她打电话。
  “好,好,兰局长,要不然先让同志们到市郊休息一下,按照唐书记制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才能行动”。()
  “市郊就不用了,往前开开,找个开阔的地方停下休息一下就行了,都到了这里了,千万不能出事”。兰晓珊客气道。
  “那好,就按照兰局长的要求来,兰局长,坐我的车吧”。曹建民邀请道。

  “曹局长,您说错了,到了这个地头了,一切都听你的指挥,这也是上级的要求,我来时,司书记特意嘱托了的”。兰晓珊连忙说道。
  “好说,好说,走吧,上车再说”。曹建民把兰晓珊让到了自己车上。
  此时,高速路上下来一辆白山牌照的汽车,跟着下高速的车出了高速路口。
  “老大,前面有丨警丨察,怎么办?看样子不少人”。开车的人对身后的阿狼说道。
  “不要慌,怕什么,老实开你的车”。阿狼的手摸到了腰里的枪伤,拔出来,上了膛,然后放在了自己身边的座位上,如果被查,不但万不得已,不能开枪,但是如果真是冲着自己来的,这枪就得开了  。
  阿狼看到的只是车下的人,这些人全部都是跟着曹建民来接兰晓珊的,湖州来的特警都在大巴车上呢。
  好在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阿狼松了一口气,可是另外一个人的一句话又把他吓的够呛。
  “老大,这么多丨警丨察到白山来干什么?我看到大巴车上全是丨警丨察,车里的灯开着,里面全是特警吧”。坐在副驾驶上的人从右边的倒车镜里看到了其中一辆车上的特警。
  “你看仔细了?”阿狼问道。
  “看仔细了,全是丨警丨察”。
  阿狼心里感觉惶惶的,但是却又不知道来这么多丨警丨察到底所为何事,他怎么也没有往贺飞身上去想。
  “走吧,去市区,先不管这些事了”。阿狼想着今晚和贺飞把合作的事确定下来,下周就可以把第一批货运过来了。
  柯子华也在联系贺飞,但是却联系不上,自己和贺飞手下也没有联系,所以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贺飞,他找贺飞没有别的事,还是想问问林家的事怎么处理,他和林平南联系过,可是林平南现在不想到白山来了。
  柯子华还是太着急了,这么急着就想从林家手上收利息了,但是却又没有一个好的由头,如果自己一个人去做这件事,没有说服力不说,还可能得罪了林家,但是贺飞不一样,尸体都是这小子处理的,他和贺飞想商量一下到底该怎么办。
  “你们老板呢?”柯子华到了俱乐部,问前台道。

  “没见到回来,你可以去后面看一下”。
  柯子华就去了后面,到了通往地下室的那间屋子,又问守电梯的人:“你们老板在下面吗?”
  “不在,今天没见来呢”。
  柯子华一想,这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呢,怎么就不见了呢,“以前也常这样吗?”
  “经常的事,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日期:2016-01-18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