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6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路忠诚丑陋的表演,刘怀远也深感没有面子。路忠诚是中天市的干部,他一个人出丑,丢可是整个中天市人。刘怀远也实在是不敢相信,他竟然和这么一个东西共事了几年,想一想就汗颜。这时候面对着白长峰,刘怀远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怀远同志,”白长峰严肃地说道,“现在不是做检讨的时间。我建议你们暂时休会,把各代表团团长召集起来,认真学习省委的最新决定,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省委指示精神上来,确保省委关于中天市两会的安排部署得到顺利实现!”
  刘怀远一下子就听明白了,白长峰这是要求中天市市委出面统一各个代表团的思想,确保市长选举时不出岔子,保证让包国强当选市长啊!
  “请白书记放心,中天市五大班子一定全力以赴,保证完成省委布置下来的任务!”刘怀远旗帜鲜明地亮明了态度。
  “那好,你们开会,我旁听!”白长峰说道。
  刘怀远一下子就愣住了。省委一号降尊屈贵,旁听中天市人大的会议,这在中天市历史上可是头一次吧?这虽然是中天市的荣耀,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说,何尝不是白长峰担心再出什么问题,所以要亲自留在现场监军呢?

  哎!包国强这次还真是因祸得福,竟然搭上了白长峰这尊中江省第一大菩萨。看来自己以后和包国强共事时要注意一点,不然惊动了白长峰,事情就麻烦了。
  当下,刘怀远宣布大会临时休会半天,各代表团团长马上到二楼小会议室开会。白长峰既然留下旁听,省委组织部长牛向阳自然也要陪同。而省纪委书记洪江水,则陪着赵根红一起,回专案组驻地,讨论下一步的办案措施。
  C
  包飞扬刚走出省委小招的大门,目光就被立在门口的一个中年妇人的身影所吸引。这个中年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包飞扬的母亲周晓芳,包飞扬虽然重生了五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老妈的身影。一时间他痴痴地把视线聚焦在周晓芳身上,眼里除了老妈,再无别人。

  老妈,您可知道,您和老爸是儿子重生之后最想见到的人。但是因为形势危急,儿子却连一分一秒的时候都抽不出来回去看望您和老爸,您心中对儿子可有埋怨?
  老妈啊老妈,不是儿子不想见您,而是儿子曾经失去过您,失去过老爸,所以这一世才如此拼命,想尽一切办法扳倒路忠诚,目的就是保住您和老爸不被路忠诚伤害,保住咱们小家庭的完整!
  现在,儿子可以自豪地告诉您,老妈,这一切儿子都做到了,儿子把路忠诚扳倒了,儿子让伯父官复原职,儿子保住了咱们的家庭!
  纵使包飞扬经过两世的锤炼,心性坚如钢铁,这时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狂涌而出,在脸上奔流两条小河,这一刻,包飞扬委屈的就是像是一个孩子。

  “妈!”
  他嘴唇哆嗦着,喊出了上一辈子在梦中叫过无数次的字眼,双脚已经不受控制,向周晓芳狂奔了过去,不管不顾地把周晓芳紧紧抱在怀里,就像抱住了世上最最珍贵的东西  !
  这一刻,包飞扬幸福得有些眩晕。眩晕的有些耳疼,不是普通的疼,而是一种耳朵将要被撕裂的疼痛。
  “小兔崽子,你做得好事啊!我包国胜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怎么生养出你这么一个东西?”
  一只大手紧紧地揪住包飞扬的耳朵,大手的主人是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和包飞扬有几分酷肖面容因为生气变得有些扭曲。
  “哎哟……哎哟,老爸,疼死了,您轻点好不好?”包飞扬脸上的泪奔涌地更欢畅了,不过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因为疼的。重生之后,他曾经设想过无数次和老爸父子团聚的场景,那种温馨感人的画面,只是想一想就令人感动。但是包飞扬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和老爸见的第一面竟然会如此悲惨,整只耳朵都差点被老爸拧下来了。
  哎呀,老爸!您下手也太黑了吧?虽然说儿子我外表英俊、才华横溢、风度翩翩,用即将红起来的那个香港笑星的话来说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可是少了一只耳朵,也很难找到对象吧?
  “老包,你干什么?”
  周晓芳心疼儿子,连忙伸手把包国胜的手拉开。

  “飞扬年龄小,不懂事,就算犯了错,你好好批评他就是,下这么大狠手干什么?”
  “年龄小?是啊,还没有满一百岁!”包国胜气得胸膛一鼓一鼓的,用手指着包飞扬说道:“小兔崽子,你跟我老实交代,是受了谁的指使,去诬陷你大伯的?”
  包国胜得知儿子包飞扬竟然到了中J委专案组去举报大哥包国强,当时气得心脏病都差点发作出来。他立刻叫上周晓芳,第一时间赶到了省委小招,可是小招的警卫根本不让他们进去。还是周晓芳说尽了好话,保卫处的人才给了一个中J委专案组的办公电话,让他们打进去问问。
  他们把电话打到了专案组,专案组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包飞扬因为要协助专案组调查案件,暂时需要留在专案组。
  听到周晓芳吓得在电话里声调就变了,专案组的工作人员就安慰周晓芳道,小包同志只是暂时留下来协助调查,没有什么事的,顶多一两天就回去了,让周晓芳和包国胜安心等待,不要担心。
  可是周晓芳和包国胜能不担心吧?纵使他们心中再恼恨包飞扬不懂事,竟然去举报包国强,但是父子情重,母子连心,包飞扬纵使有千般不是,总是他们生他们养的亲儿子吧?现在被中J委专案组扣下来协助调查案子,谁知道后面还会不会发生其他事情?
  所以周晓芳和包国胜班也不上了,都向单位请了假,两个人一起在省委小招门口守着。昨天晚上守到夜里十二点,见包飞扬还没有出来,两个人只好回家休息。今天早上一大早就赶过来,在小招门口守到八点半,估计专案组上班了,周晓芳又给专案组打了电话,问包飞扬的情况。专案组的工作人员和颜悦色地告诉他们,包飞扬协助专案组调查任务已经完成,一会儿就会离开,让周晓芳和包国胜安心在外面等着。

  两个人一颗心这才放进了肚子里,不再担心包飞扬的安危。只是包国胜心中对包飞扬的担忧一去掉,恼恨的情绪就又浮了上来,心中琢磨着等这个小兔崽子出来,一定要好好教训一顿,然后拖着这小兔崽子到包国强家里向大嫂薛寒梅请罪。
  所以当包国胜看着包飞扬流着眼泪委屈万分地扑向周晓芳时,心中没有丝毫怜悯,反而认为这个小兔崽子想用鳄鱼的眼泪骗取同情蒙混过关  !
  哼!
  想过关?
  哪有那么容易!
  今天老子不好好教训你一顿,你这个小兔崽子就记不住这个教训,以后还不知道要闯下什么大祸出来!
  包国胜揪向包飞扬耳朵的大手分外有力,若不是限于他患有心脏病,体力不太好,说不定这一拧之下,真的把包飞扬的耳朵给拽掉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