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523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尸鬼不一样,虽然魂体也是僵尸,但必要时候,鬼魂能够离开身体,像普通鬼魂一样变化多端,甚至能远行几百里,知识需要不断吸收阴气和阳气,用一种特殊的魂力方式,传给尸身。刚才那个士兵的亡魂就是这样,他的肉身,必定在某个地方呆着,可惜被弄死了,不然倒是可以用炼魂术把它肉身找回来。”
  听完他的侃侃而谈,宋玉婷当场惊呆,一句话都说不出。

  瓜瓜也感到不解,问道:“它的魂魄都死了,肉身自然也不能移动,慢慢会枯萎腐蚀,你找它干什么?” 
  叶少阳摇了摇头,说道:“真要是能慢慢腐蚀,那还好了,我就怕鸠占鹊巢,有外来的鬼魂发现他的肉身,侵占进去。”
  瓜瓜听到这感到好笑,“他本来是找人夺舍来的,结果魂魄消亡,自己的肉身却要被别人夺舍了,真是讽刺。”
  宋玉婷追问道:“为什么他要夺舍呢,有什么好处吗?”

  “没好处谁不知道守着自己的肉身?夺舍,是为了有一具肉身来不断生成和吸收阳气,还能利用这具肉身,做一些只有人类才能做的事。”
  叶少阳解释道,再次把刘红艳扶起来,朝她身上看去,身体变得通红和膨胀起来,用手在肩膀上搓了一下,立刻掉了一层皮,于是把她放回去,对宋玉婷说道:
  “我回去了,拜托你待会用搓澡巾什么的,在她全身上下搓一遍,把已经角质化的老皮搓掉,如果想要恢复再快点,给她来个牛奶浴,之后放到床上,喂一点蜂蜜水,躺一天一夜,就会醒了,到时候最多身体虚弱点,慢慢就恢复了。”
  说完来到宋玉婷的卧室,把地上洒落的法器收起来,跟宋玉婷道了别,转身要走。

  宋玉婷突然一把拉住他,可怜巴巴的说道:“你就这么走了啊!”
  “不走怎么样?这大半夜的,我难道在你这过夜啊?”
  “这……万一你走了之后,有鬼什么的来了怎么办,总之我好害怕啊,不敢一个人呆着,今晚你在这睡怎么样?”
  “呃……”叶少阳挠了挠头,她说的这种感觉,自己完全理解:别说是刚见过鬼,哪怕是刚看完一部吓人的恐怖片,一般人也不敢独自过夜。
  “不然你睡沙发,实在不行你睡我房间,我睡沙发。”宋玉婷一脸讨好的看着他。
  叶少阳笑了笑,从背包里拿出一串护身符,递给她,“这是我茅山护身符,你带在身上,一般的小鬼绝对不敢碰你。”

  “那要不是一般的鬼呢,厉鬼什么的。”
  “哪有那么多厉鬼,放心吧,绝不会有事的。”叶少阳不顾她的挽留,转身朝房门走去,突然想到什么,又折回头,询问她的电话号码。
  “别误会,主要是刘红艳跟我说了你们学校闹鬼的事,我打算过阵子去看看,你不是假期结束要回去学校吗,到时候假如有什么需要,我会找你帮忙。”
  宋玉婷点点头,答应下来。
  没等她多说,叶少阳打开房门,大步走出去,然后反身关上门,下楼离开。
  瓜瓜跳到他肩膀上,说道:“老大,你真要去他们学校?”

  “嗯,刘红艳是因为去了学校一个闹鬼的地方,才惹上这件事,这背后有怪异。我是法师,既然知道了,总要去走一趟。”而且,钢城好像就在石城边上,离的很近,突然想到,小马的家好像就在钢城?等回去之后,倒是可以找他问问情况。
  叶少阳回到自己白天开房间的旅馆,打开房门,刚要进去,隔壁门开了,小白走出来,看到是叶少阳,立刻不满的崛起嘴巴,抱怨道:“老大,你说过送走芮姐姐就回来找我们一起走的,怎么现在才来啊,我都睡了一觉了。”
  叶少阳很抱歉的跟她解释,遇到点事情耽误了,看看表,已经十点多钟,今天去是没火车了,不过可以把事情先办完,于是让小白进屋继续睡觉,明天一早离开,然后进房间拿了东西,一个人出门,来到汽车站,这时候回隐仙集的大车是没有了,黑车还是有的。
  于是让小白把张诗明叫出来,一起到火车站去
  一起来到汽车站,找到一辆黑车,谈起价格。
  “一人四十,你这两个人,一共八十。”
  “按人算?”叶少阳瞪大眼睛,“除了我你还能拉到别人吗?”

  “那不一定,反正得按人头算,这是规矩。”司机狡猾的说道。
  叶少阳无语,道:“行,我去个厕所。”说完钻进车站的卫生间,让瓜瓜钻进瓷娃娃里,然后才出来,回到黑车前,对司机道:“这下是三个人了吧?”
  司机大哥左右看了一会,道:“那孩子呢?”
  叶少阳耸耸肩,“他不走了。”
  司机大哥那个郁闷,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让他上车。

  省了四十块钱,叶少阳心情大爽。
  本来这次回家乡来作法,从头到尾都是义务的,一分钱没赚到,之前找老郭买那些法器法药,钱还没给他,现在是能省则省,麻雀小也是肉。
  司机又拉了两个到中途的人,便开车出发。快到隐仙集的时候,叶少阳跟司机商量了一下,让他到地方后,在路边等一个小时左右,然后还回县城。
  这也是他一个花招假如来之前就说,司机肯定会加价,现在再说,就算司机不同意,也只能开空车回去,所以价格没法要的太多。一番讨价还价后,叶少阳把价格讲到十五,司机没办法也答应了。

  车开到牛头山下,叶少阳让司机停车等着,自己拎着两捆买好的草纸,和一把雨伞下车。
  “这又没下雨,你带伞干什么?”司机大哥纳闷道。
  “一会就下了。”
  看着叶少阳走远,司机抬头看天,天色晴朗,月明星稀,怎么看也不像会下雨的样子,暗暗骂了声神经病,把车门锁好,靠在位置上睡起来。

  叶少阳先来到叶家祠堂,在叶法善的神像前点起一对红烛,以三叩九拜之理正式祭拜,之后抬头仰望着叶法善的神像,在心里默默说道:
  老祖宗,不管是命运,还是偶然,既然我继承了你的衣钵,成为叶家当世唯一的天师,我不敢说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更不敢说能达到你的成就,但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对得起天师二字。
  在神像前静默片刻,叶少阳下山来到叶家祖茔,烧纸祭拜了五服之内的祖先,然后找了一块高地,从背包里陆续拿出一些法器,在地上布置成法坛,取出桃木剑,舞了个剑花,然后画出一张灵符,串在剑锋上,念了一遍咒语,符火燃烧起来。
  接着把灵符丢入法坛前面一只盛满法水的海碗里,法水立刻燃烧起来。

  叶少阳单手持剑,凌空舞动,开始进行今天晚上的最后一件事求雨。 
  人力所为,对于自然事物,无法做到从无到有的变化,所以求雨实际上是移雨,只是将一年之内应该下的雨水,部分挪到现下来,雨水的数量没有变化,只是为解燃眉之急。
  日期:2016-02-11 06:4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