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0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陵一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要比陈留要强上许多,至少质朴豁达,没有什么小心思,而且还热情,通晓准备了货物,然后安排了驼马队,在清晨的时候,叫醒了我们,然后出发,前往华族聚集地汉城。
  他们甚至还抽调出了一匹驼马来给我乘骑,免去了劫一直背负着我的辛苦。
  这驼马是骆驼和马的结合物,背上有一对驼峰,高大,但模样外貌又像骏马,十分神骏,作为驮运货物的畜生,十分得力。
  我瞧见那一大包、一大包的货物,心中疑惑,问这里面都是些啥玩意。
  黑狼风告诉我,说宁陵最大的特长,就是这种带一些酒精浓度的口水酒,采用少女咀嚼处理之后的粘稠食物,在发酵之后会有一股浓烈的酒香,是远近闻名的特产,也是最有价值的货物……
  呃……
  听到他满脸自信地介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谈论下去。
  呃,好恶心。
  悠扬的驼铃声中,我们离开了宁陵一族,然后朝着江水的下游进发,一路上沿着江走,忽而上山,忽而下山,忽而穿林,忽而过江,一路上辛苦无比,还有危险无数。
  荒域之中,虽然散落得有各个部族,但这荒域的主人,其实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生活在其间的种种凶兽。

  这些凶兽是林中的王者,大地的宠儿,而正因为有着这些凶狠猛兽的存在,使得许多部族之间都罕有交流。
  并不是不愿意交流,而是因为这样的交流,成本太高。
  因为在行商的途中,随时随地,都会被路上的凶兽给吃掉,所以只有真正的强者才会在这荒域之间扬下名来。
  华族所在的地方,是开发得比较不错的区域,一般比较凶狠的猛兽,都给清除了去,这才使得族群能够休生繁衍,传承下去。
  而大部分的部族,则都如陈留和宁陵一般,默默无闻。
  从宁陵前往华族,差不多有千里路程,如果能够顺着江水而下,其实说不定会快一些,不过黑狼风告诉我们这条路并不可行,一来是江水之中多有水兽,比陆地之上凶险百倍,而且一旦翻覆,几乎没有逃生的可能;再有一个,那就这江水并非一马平川,而是百折九曲,弯弯绕绕,跌宕起伏。
  如果乘船而下,说不定就给摔死了去。

  从宁陵而走,一路之上凶险许多,不过有着屈胖三随行,倒也不算什么,基本上的小事儿,都由那宁陵一族的战士帮忙料理了去。
  唯一有一回,有一头三头猎豹,一头喷火,一头喷水,一头喷烟,简直凶悍莫名,连黑狼风都无法拿下。
  然后屈胖三出马了。
  然后我换了一坐骑。
  这头被叫做三狗的猎豹被屈胖三一顿狂揍之后,又经过了一顿惨无人道的蹂躏,最终选择了臣服,而屈胖三也拜托了步行的痛苦,当起了老爷来。
  经过这一次的战斗,黑狼风他们瞧向屈胖三的眼神,多了几分个人崇拜。
  这胖小子,简直就是不是人啊。
  凶残得不要不要的。
  在前行的第四天,我们终于碰到了其他部族的商队,两边小心翼翼地进行了交流,终于得知都是去往华族,前去观礼的。
  经过一场盘道之后,双方决定共同搭伙前行。
  新到的部族对于骑在那三头猎豹之上的我和屈胖三都保持着足够的敬畏,他们告诉黑狼风,说这只被我们称呼为“三狗”的畜生,曾经是这一带最为恐怖的凶手,它有一个名字,叫做虺夜,而附近几个部族的小孩儿,听到这个名字,再调皮的夜哭郎,都会吓得直发抖。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畜生,最终刚给人骑在了身下,而且蔫不拉几的,就好像给一百条大汉给轮了大米一般痛苦。
  别的不说,光这一点,就足够让人惊叹了。
  一路之上,劫鞍前马后地伺候着我,而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我对他的传授倒也十分尽力,只要不是涉及敦寨苗蛊的事情,尽可能地有问必答。
  我的康复需要补充大量的能量,而这个过程完全恢复,则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劫在赶路的同时,不断去打猎,帮我找来各种各样的野物,保证我和屈胖三充分的能量需求。
  如此一路,终于在十天之后的一个傍晚,华族的聚集地汉城,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里。
  而这个时候,我们身边已经集齐了五个部族来。
  人越多,就越安全,所以路程的后半段基本上没有什么需要出手的地方,抵达了华族聚居地外围,这儿自有负责引导的礼宾,因为前来汉城观礼和祝贺的部族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不得不在汉城的外围布置营地,然后分片分区的管理。
  我们在内城认识人,所以不想跟着宁陵一族在这片混乱的帐篷区等待,而是提出想要前往内城之中去。
  对方并没有同意,说现在正是人多混乱之时,为了管理上的方便,原则上不建议任何访问,不过如果实在是有这样的需求,他可以帮忙转达信件,而这边则需要内城的人过来领,方才能够放行。
  说起来,我和屈胖三因为消灭了临湖一族,斩杀了钊无姬之事,在荒域之上的名头挺响亮的。
  不过在这样是非不明的情况下,无论是我,还是屈胖三,都不愿意贸然表明身份,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思索一番,我写了一封信,让礼宾帮忙带给医馆的坨老和鹊老。
  或许是坨鹊二老的名声实在不错,那礼宾显得十分郑重,说一定会帮忙转达的,请我们放心,并且在此耐心等待。
  之所以选择坨鹊二老,而不是别人,是因为他们两人的地位超然,不管政权如何更替,都颠覆不到他们这种技术人员去,因为医者在荒域是十分珍惜的存在,没有那一位领导者,会对他们动手。
  也正因为如此,使得我能够从他们哪里,得到我所要知晓的事情。

  那就是此刻的华族,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
  我们之前熟悉的那些人,包括龙云、姜熠和龙不落,他们都还安好么?而若是如此,是否能够帮忙找寻一下我们失落的同伴呢?
  一切都能够得到解决。
  我们在临时安置地耐心等待着,而这期间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部族,加上之前的,有超过二十个部族前来华族这边观礼,而据礼宾跟我们讲,说这一次的新族长登基,最少应该会有百族前来恭贺。
  而这个事儿,必将会成为荒域之上,前所未有的最大盛事。
  说起这件事儿的时候,那礼宾的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自豪感,让人觉得莫名有一些不爽。
  这种不爽不是我心里面反映出来的,而是黑狼风他们这些小部族的人。
  一个庞大而强势的华族,其实并不是人人都希望能够见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