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4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传言有鼻子有眼,真假难辨,不过有一点却是很确定的——碧天华酒店最大的股东,是那位副省长的同胞弟弟。
  所以看到苗玉珊这么说话了,他们也不想继续留在这儿继续看下去了,一个个出声告辞,就连雷贞玉都不例外。
  张文定和苗玉珊一起,将他们送到大门口,等到他们的车离开之后,苗玉珊看着张文定道:“走吧,我带你去房间。”
  张文定眉毛一扬,刚想拒绝的时候,苗玉珊又笑着道:“还怕我吃了你呀?”
  不等张文定回话,她笑容一敛,又有几分娇气地说:“回随江了我可没跟你客气,到白漳了你还跟我客气?”
  “行吧。”张文定也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点点头道,“谢谢了,下次回随江,我安排。”
  苗玉珊就露出了笑脸,引着张文定去房间了。
  张文定一路走着,一边时不时看一看旁边的苗玉珊。这女人确实很漂亮,属于那种年龄越大魅力越大的类型,这样的女人,如果还不能混得风生水起,那也对不住那份天生丽质了。
  记得这女人还有个跟她长得极像的妹妹吧?
  张文定很想问问她妹妹是不是也在白漳,但又怕她误会自己取笑她,只好把这个问题憋在肚子里了。

  打开房门,苗玉珊毫不见外地当先走了进去,优雅地在沙发上坐下,仰起脸看着张文定道:“刚才只顾着喝酒,都没看到你吃什么东西,我已经让餐厅送吃的家伙上来了。”
  张文定笑道:“苗总啊,还搞这么客气。”
  “你现在可是咱们随江的英雄,我要不把你招待好,随江全市人民都不会答应。”苗玉珊笑嘻嘻地说,这时候,她来了电话,接通讲了两句之后,便站起身道,“我有点事去,你吃了早点休息,今天录节目应该是累了的。”
  张文定也笑着回了一句:“你也早点休息。”
  等到苗玉珊出去之后,张文定坐在床上,越想越觉得奇怪,这个苗玉珊,怎么会对自己这么好呢?没那份交情啊!
  不过今天酒喝得不少,他这个念头冒出之后,也没有怎么去细想,反正现在自己要睡觉才是真的,苗玉珊也不可能会胆大到给自己饭菜里下毒药吧?
  苗玉珊当然不可能在饭菜里下毒药,第二天早上还亲自陪张文定用了早餐,热情得不得了,只差再给张文定塞上一后备箱白漳特产了。
  回到随江,张文定都没去旅游局,直接就奔向了市委——这小子见市委组织部长都不需要预约的,只要木槿花在办公室,基本上都会见他。
  木槿花今天在办公室,而且也没什么人向她汇报工作,便宜了张文定,一进办公室就见到了领导。
  “节目录完了?”木槿花稳稳地坐着,屁股没有离开椅子的意思,抬了一下眼皮子,淡淡地发问。
  “录完了。”张文定乖宝宝似的回答,“电视台那帮人还真狠,变着法子给我下套子。”
  木槿花不接他这个话,自顾自地说:“节目录完了,也该收收心了,工作上......不能放松!”

  张文定一来就挨了批评,心里也不恼,他既然知道了下区县还有希望,当然不会在意这个批评了。
  “请领导放心。”张文定站得笔直地回答,这站法跟委屈的时候一样,不过脸上表情却是天差地别了。
  “哼,你就没让我放过心!”木槿花冷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
  “所以我要经常来向领导汇报思想,要多聆听领导的教诲,我一定要努力学习,脚踏实地,扎根基层......争取早日让部长放心。”张文定嘴上认错,心里乐开了花,木部长对自己真的很不错,嘴里说得凶,可话里话外,透出来的那就是浓浓的关爱之情。
  好领导,值得追随!

  木槿花听到他这么说,心想这小子终于反应过来了,市委夺了他在紫霞山上的话语权,也还是会有一定补偿的。
  把这小子放到哪儿去呢?哼哼,脚踏实地扎根基层,基层的根是那么好扎的吗?
  不过,既然他想下区县,那就下吧。一个非常委的副县长,木槿花如果都拿不下来,那她也太愧对市委组织部长这顶帽子了。
  临去之际,张文定很想趁着木槿花心情好的时候给张程强上点眼药,可最终还是没干出那么冲动的事儿。现在自己给木部长的印象还不错,可别因为一句话又惹得她不快,那就得不偿失了。
  从市委一出来,张文定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国内某门户网站邀请他开通微博的,他才不愿意呢,几句话之后就果断挂断了——他可不想再被市领导给惦记上。
  这边电话一挂,马上邓经纬又打来电话了,说中午就会到市里来,要他安排中饭。
  对这个要求,张文定回答得相当痛快,这次的事情,宣传部汪部长对他还是比较关照的,他知道这其中恐怕也有邓经纬的一丝关系。
  中午的饭,就只有张文定和邓经纬两个人,连发改委高云凤都没叫,看来邓经纬是有事情要说了。
  邓经纬确实有事情要说,才喝了两杯酒,他就主动扯开了话题:“老弟,到木部长那儿去过没?”
  张文定笑着道:“咱们两兄弟,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这儿又不怕别人听到。”
  邓经纬也笑了起来:“紫霞山的旅游开发,你居功至伟,市委总要有所表示吧?我觉得,你加把劲,干脆一步到位,接田金贵的班得了。你这条件,符合破格提拔的相关规定。”
  “挖苦我还是笑话我啊?外面是不是有什么风声了?”张文定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
  “外面倒是没听到什么风声。”邓经纬摇了摇头,筷子往头顶上指了指,压低声音道,“上面好像有些说法,你自己是个什么想法?”
  张文定也没问他上面到底有什么说法,那样就显得太不耿直了,他苦笑了一下,道:“我能有什么想法?听从组织安排......”
  “要不,你跟木部长说说,干脆到安青来吧,市里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还是县里自在。”邓经纬看着张文定,一脸诚恳地说,“老弟啊,总是在市里转来转去,接不了地气。到下面就不一样了,跟群众打成一片,工作又有不同的乐趣嘛,上次魏县长还说起你......”
  张文定听出邓经纬话里的好意了,如果他下到安青县,有邓经纬和魏本雄的帮助,会比较容易打开局面的。魏本雄是副县长,邓经纬虽然实职是巨木镇丨党丨委书记,可他还兼着县委常委呢,在安青县来讲,也算是一方豪强了。
  邓经纬盼着张文定下安青县去,当然也是希望能够多一个朋友,以后在县里就更多了一份助力了。
  他是汪晴的侄女婿,知道张文定会从旅游局出来,只是不知道会去往哪里,但这并不妨碍他打一打小算盘——不管张文定这次是不是栽了跟头,人家始终跟常务副省长武贤齐有关系,并且还是市委组织部长木槿花的心腹爱将,这种角色拉到县里去,绝对有好处。

  邓经纬说得这么直白,张文定也不再客气,直接道:“安青......政府班子要小调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