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44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丫头,这么早跑哪儿去了?”张文定主动打招呼道。
  武云停下脚步,冷冷地看了张文定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抬步往里走去。
  张文定不明白自己哪儿得罪她了,继续问道:“你小姑呢?”
  武云这一次就像是没长耳朵似的,没有什么反应,几步进了门,往楼上去了,那冷漠的背影,看得张文定一头雾水。
  不过,对于武云那时冷时热的性子,张文定早就已经习惯了,见她不答话,以为她是刚才在外面遇到什么事情了心情不爽,所以也没在意。摇摇头,看了看远方,然后转过身,用比武云慢了好几倍的速度,返身进屋了。
  回到房间,张文定就给武玲打了个电话,想问她今天准备去哪儿玩,却不料武玲却说她已经上了高速,正往白漳赶,她要回京城有事。张文定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生自己的气,却也不好多问有什么事情,只是关心了几句,见她情绪不错,便又说了几句情话,然后便带着几分后悔和遗憾挂断了电话。
  他真的很后悔,昨天晚上不应该用那种语气和武玲说话,啧,以后要对她好一些才是。
  武玲既然已经离开,张文定自然也不愿在这儿多呆,回了一趟家,换了身衣服,到局里之后,去了一趟张程强的办公室。

  最近张文定大出风头,张程强心里颇为不爽,但看到张文定进来,他还是很客气地起身:“文定,你可是稀客啊。”
  张文定伸出手,笑着道:“程强同志,没打扰到你的工作吧?”
  “打扰什么呀。”张程强跟张文定握了一下手,另一只手指了指沙发道,“请坐,我给你倒茶。”
  “不用麻烦了,我说两句话就走。”张文定摆摆手,屁股却是坐了下来。
  张程强本就不想给张文定倒茶喝,听到这个话,便顺水推舟坐了下来,没有硬要去倒茶,而是带着点官腔直奔主题:“哦,你说。”

  你还只是主持工作的副局长,不是局长,别动不动就摆官架子好不好?
  张文定对张程强这装模作样装深沉的搞法很是不以为然,但他脸上自然不会表现出什么来,用公事公办的语气道:“宣传部那边让我配合好石盘卫视的访谈,电视台方面希望我早点过去,就访谈的的内容详细讨论一下......”
  张程强巴不得这小子从此不要在旅游局出现,听到这个话,不等张文定说完,便打断道:“嗯,这个事情要引起重视,要做好准备。文定同志啊,你这次可是为我们旅游局,为整个随江市都争了光啊。啊,放心去吧,局里的事情有我,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配合电视台的宣传。啊,这个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这关系到整个随江的旅游发展呀......”
  什么叫我放心去吧,局里的事情有你?组织部还没找我正式谈话,市委还没下文调整我的工作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抓权了?
  张文定心里不舒服得很,嘴上也就不客气了:“程强同志,你可不能撂挑子呀,现在你主持局里的工作,随江的旅游发展,可不能往我一个人身上压啊。”
  张程强差点被他这个话给抵死,偏偏还没法发火,对张文定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层。

  张文定到白漳之后,并没有马上联系雷贞玉急着去电视台,而是给徐莹打了个电话,约了个吃饭的地方,便直接驱车前往。
  吃过饭,二人便回家,将彼此的思念和爱意都毫无保留地给了对方。
  温存过后,徐莹问起他有关这次在网上出名的事情。
  张文定简单说了一下,然后提到了自己目前所面临的郁闷和困局。

  徐莹听了之后,轻轻一笑道:“看你以后还出不出风头。”
  “我那是想救人,不是想出风头。”张文定挺郁闷地来了一句,然后眉毛一扬,“哎我说我都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是不是早就猜到会市委想调整我了?”
  “还用猜吗?这不是明摆的。”徐莹翻了个白眼,说得理所当然,“紫霞山现在那么大块肥肉,谁看了都眼红,正愁没有好机会,你倒好,主动送上门了......”
  张文定没好气地说:“你早知道会这样,也不提醒我?”
  “提醒你什么?提醒了市委就在不会调整你的工作了?”徐莹脸色一正,道,“我能提醒你一次两次,总不能次次都提醒你吧?你想在这条路上走得远,就要自己时时小心,遇到事情了要自己动脑子想,不要总是想着依靠别人,这次,也算是个教训吧。”
  听到她这么说,张文定顿时就反驳不了了,是啊,总不能时时靠别人吧?
  他叹了口气,道:“这个教训够深刻的,原来还想等紫霞山的工作上轨道之后下区县去的,现在也没希望了,都不知道市委会把我扔到哪儿坐冷板凳去。”
  徐莹淡淡然道:“你也别灰心,只要木槿花肯帮你说话,下区县,不进常委班子,仅仅当个副区长或者副县长,还是问题不大的。”
  自从心里生出了下区县的想法之后,张文定就一直想着找个机会在木槿花面前说一说这个事情,然而计划不如变化,等他找到机会说的时候,却偏偏是被市领导所不喜的时候。
  所以,尽管他跟木槿花提起过,却也是压根就没抱什么希望,甚至都说出了愿意去市委党校打杂的话来。
  木槿花兼着随江市委党校的校长,张文定如果提到副处级之后调到市委党校工作的话,虽说不会有什么实权位置,但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至少避开了许多争端,可以好好修心养性了,等到机会合适,再缠着木槿花说说情,还是可以重出江湖的嘛。
  他已经深藏了下区县的欲念,做好了清闲几年的心理准备。
  可徐莹一句话,便让他内心深处被压抑住了的欲念翻腾了起来,眼冒精光问道:“问题不大?我现在这个情况,市里不把我打发到党史办去就已经是开恩了,就算是木部长帮我说话,最多把我调整到科技局环保局这类地方,怎么可能同意让我下区县?区县的人大政协还差不多,政府?哼哼,他们有那个好心?”
  徐莹笑了起来:“不管他们有没有那个好心,只要木槿花提出来,应该没人会反对。”
  张文定听得心痒痒的,腹肌一用力,身子就坐了起来,道:“莹姐,这里面有什么说道?你给我讲一讲。”
  “这么明白的事情,还用我讲?”徐莹也坐起身子,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张文定急得心如猫抓,摇头道:“莹姐,你就别卖关子了,我心里闷着呢。”
  “你这是当局者迷啊。”徐莹也摇了摇头,懒洋洋地说,“想想你女朋友是谁?不看僧面看佛面,随江市委那帮人,就算是对你意见再大,只要你没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来,谁又敢真的一脚把你踩到底?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啊,至少在明面上,你还是随江市委市政府需要的一个正面形象。要能力有能力,要成绩有成绩,你这样的人,如果直接冷藏起来,那陈继恩和高洪怎么向省里解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