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949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张闻言也有几分惊讶,笑着说:“小佳还挺有勇气的嘛,那扎就扎吧,反正我也把针带过来了,过会儿拿打火机烤一下针尖,也就算是消毒了。”
  李睿听得一阵无语,看着纪小佳心想,你个臭丫头不是不怕疼嘛,那过会儿我拿针给你扎,看你哭不哭。
  旁边纪飞、李建民、吕青曼等人笑呵呵的看着兄妹二人,倒没人嫌纪小佳的提议稍嫌血腥。
  老张走到桌前,撕下两片金兰谱,分别交给二人。李睿与纪小佳便伏在桌上,在两张金兰谱上各自写了名姓,随后又分别按上手印,这准备工作就算是做完了。
  老张从随身带来的包里拿出香来,分给两人一人一束。纪飞拿着打火机过来,给二人点燃。兄妹俩手持香束与金兰谱,在老张的引领下走到关公像前,恭恭敬敬的上了香。
  老张那边已经倒了一碗红酒,走到二人身边,先将酒碗放到供桌上,走回去从包里拿出一盒绣花针,从里面取出一枚最尖最细的来,左手捏住针柄,右手打着打火机,烘烤了下针头,算是消毒,再走回兄妹俩身边,笑问道:“你们俩谁先来?小睿是大哥,大哥先来?”
  李睿道:“呃……我还没洗手,怕是有点不干净,我先去洗手,回来再扎。”纪小佳跟着叫道:“哎呀,我也没洗手呢,我也去,呵呵。”
  兄妹俩对视一眼,一起笑出来,转身走向洗手间。这间宴会厅里有内设的洗手间,就在门口,几步就到。
  洗完手回来,李睿从老张手里拿过那跟针,在众目睽睽之下,挑出左手小拇指,右手持针,往小指肚上轻轻一刺,眼看着鲜红的血液就冒了出来。

  纪小佳看得倒吸一口凉气,脸上现出肉疼的表情,似乎有点后悔了。
  李睿把左手小指凑到酒碗上方倒持,用左手拇指往针孔上方一压,就见一滴血液落进酒碗中,缓缓的消融在深红色的酒液里。他呵呵一笑,抬头看向对面的小佳,坏笑道:“该你了,我给你扎吧!”
  纪小佳苦笑道:“能不能不扎啊,看着就疼。”嘴里虽是这么说着,但还是将手指递给他,跟他一样,也是选的平时不怎么用的左手小指。
  李睿刚才心里想的是狠狠扎纪小佳一下,让她知道她这个馊主意的痛苦,但那到底只是个怨念,都是自己妹妹了,哪好意思下那么重的手?因此只是轻轻刺了她一下,保证可以出血就是了。
  兄妹俩取血完毕后,老张端起那碗血酒,按之前说的那样,先洒了三滴在地上,随后交给兄妹俩,等两人一人喝了一口后,将剩余的酒水供在关二爷像前,之后口中说道:“关二爷在上,厚土在下,今日李睿与纪小佳结为兄妹,从此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同心协力,互相扶持……”
  他说完这番场面话,让李睿与纪小佳给关二爷鞠躬,又互相鞠躬八次(八拜之交),这番结拜仪式就算是走完了。其实最后一道程序本该是对拜的,不过老张也自作主张将其认定为老辈子遗留下来的糟粕了,就用现代流行的鞠躬代替了,反正只是走个仪式,重要的是心诚,外在形式并不重要。
  仪式完毕,李睿与纪小佳相视而笑,都是不由自主的觉得,经过这场仪式后,彼此的心靠得更近了,真有点亲人兄妹的感觉了,尤其是肚子里喝下了对方的血,似乎真的从此血脉相融了。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只有当事二人可以感受得到,外围那些看热闹的人是觉不出什么来的。
  眼看仪式已经结束,李睿走回青曼身边,从她手中取过自己的公文包,伸手进去掏弄一阵,摸出一个华美精致的扁盒,抬头对青曼一笑,又把公文包放到旁边一个空着的椅子上,走回小佳身旁,把盒子递过去道:“小佳,拿着,看看喜不喜欢。”
  纪小佳猜到是他送的礼物,笑呵呵的接到手中,解开系带,掀起盒盖,凝目看去,立时喜色上脸,伸手进去将里面那只翡翠手镯拿出来,把玩一番,套到左手手腕上,比划了下正合适,越发的高兴。
  纪飞嗔怪李睿道:“怎么还给小佳买礼物了。”李睿笑道:“好歹也是结拜呢,我当哥哥的不送礼物还行?”
  纪母道:“这镯子一看就是好翡翠做的,不便宜吧?”
  纪小佳闻言也看向李睿。李睿笑道:“只要小佳喜欢,贵点又怕什么?”

  纪小佳听了这话喜欢得不行,开玩笑道:“看吧,还得结拜认干亲吧,要不然我这位小睿哥怎么会送我这么好的手镯?”
  众人听了哄堂大笑,纪飞笑道:“傻丫头,那你以后什么也不用干了,到处认干哥哥去好了,到时候能收更多礼物呢。”
  纪小佳嘿嘿傻笑一阵,半响想到什么,给了老公王杰一个眼色。王杰会意,立即拿出一个长方形小盒来,走过去交给她。
  纪小佳接到手里,转递给李睿,道:“哥呀,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李睿一看就知道是手表,打开一看,果不其然,正是一块西铁城的手表,不锈钢的表链,深蓝色的表盘,内里镶钻,整体造型低调中透着奢华,沉稳中透着年轻,非常的有品位。
  李睿看后就喜欢上了,觉得这块手表比起之前大表姐送的那块江诗丹顿、张子潇送的那块卡地亚,尽管价格上比不了,但好处是自己可以堂堂正正的戴出去,不用担心被谁指摘诟病--“瞧李睿那家伙,到哪儿都戴着块奢华名表招摇过市,肯定是来路不正”。西铁城这个牌子,可以说是亦高端亦普通,旗下有的高端品牌,只有大富大贵之人才买得起,可也有些普通品牌,广大普通民众就都能买得起,因此对于他这样的官员来说,是款很安全的品牌,戴在手上不用担心被人以之说事儿,并且戴出去很有面子。

  李睿当时就做出了决定,以后就戴这块表了,把盒盖盖上,笑对小佳道:“好妹妹,我非常喜欢,打明天开始,我就戴这块表上班了。”纪小佳笑着冲他晃晃腕上的翡翠手镯,道:“我以后也要每天都戴着你送的镯子。”
  李睿呵呵笑出来,转目看向王杰,要看他有没有“吃醋”,眼见他在傻呵呵的笑,面上没有一丁点发酸的表情,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理论上说,一个男人,是不会吃老婆干哥的醋的,但天底下什么样的男人都有,也就有一些心眼很小的男人,看到老婆跟任何男人亲近都会吃醋,如果老婆是个美女的话,那吃醋就吃得更狠了。李睿以前见识过这样的男人,所以现在才会多想一些。
  仪式结束,也就该吃饭了,纪飞招呼众人落座,吩咐服务员开始上菜。众人团团而坐,把酒言欢,气氛热闹而温馨,如同一家人似的。
  吃过晚饭,纪小佳还有些意犹未尽,拉着李睿的手臂道:“哥呀,咱们去KTV唱会儿歌吧,我还没跟嫂子待够呢,你跟王杰也亲近亲近。”
  李睿看看时间,刚八点出头,倒也不晚,便看向青曼,打算让她拿主意。吕青曼笑着点头,道:“那就听小佳的,咱们去唱歌。”
  日期:2016-11-0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